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楼诚衍生】庄生晓梦

(二)咖啡惹得祸

曲和的房间里面

黄志雄看着忙来忙去的曲和拉住他:“别忙和了,我头晕!”把曲和搂在怀里:“谢谢你,把我捡回来!”

曲和:“正好你倒在我家门口了!”

黄志雄松开了他:“我还是要谢谢你!”

曲和:“你先休息吧!我去看看你的药。”说完一下下的游走了。

从阿诚家回来之后,荣石和蔺晨就有些魂不守舍的,一闭上就是红色和天蓝色的小海马在他们的眼前直晃悠。因为蔺晨允诺每天去看看黄志雄的情况,所以每次去带上荣石。

去的次数多了,倒是蔺晨发展到从可以和景琰说两句话不被嫌弃到说十句话不被嫌弃,但是大前提是不许叫他美人。

荣石还在原地踏步,由于一霖还在上大学,被阿初送到海马大学去了(想写幼儿园是什么鬼啊?)

阿诚对着荣石说:“我家一霖还小,不许和他早恋。”

荣石就跑到海马大学的门口去堵一霖,结果把一霖吓哭了好几次之后学乖了,跟着阿诚的后面,天天屁颠屁颠的去接一霖放学。

看的其他人都很嫌弃他,至于吗?

阿诚应聘到了海马进出口公司当总裁助理,于是每天接送小一霖的事情就拜托给了荣石。

结果上任的第一天 就泼了明楼一身的咖啡,原因是谭宗明推开门就喊:“明胖子听说你招了个助理?”

阿诚的手一抖,咖啡就冲着明楼去了,明楼的衣服就喝上了新鲜的咖啡。

谭宗明看到阿诚的时候一愣:“阿诚家的阿诚!”(这又是什么鬼?)

阿诚略嫌弃的看着谭宗明:“谭总,我家的牌子是脸盲协会。”说完转身游出去重新冲咖啡去了。片刻后端着两杯咖啡进来,结果尽数被谭宗明的西服喝掉了。

原因谭宗明和阿诚撞在了一起。

阿诚一下子火了:“谭总今天毁了我三杯咖啡了!”

谭宗明有些愣神的看着阿诚,阿诚把他按到了椅子上面,有重新端了两杯咖啡进来,放到了桌子上面,转身出去做自己的工作去了。

谭宗明拍拍自己的胸口:“吓死我了。”

明楼看着自己的衣服欲哭无泪:“谭宗明,你陪我西服!”

话音刚落就看到阿诚一尾巴把门甩开,气哼哼的游了进来,气哼哼的扔给明楼一件西装,在气哼哼的瞪着他:“快点换掉。”

明楼和谭宗明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哆嗦:好可怕,宝宝怕怕,宝宝什么都不说。

明楼利索的换掉了自己的外衣,谭宗明可怜兮兮的看着阿诚:“阿诚,我的衣服也脏了!”

阿诚一个大大的口亨指了指外面,看到安迪一脸的生无可恋,为什么我的Boos这么呆啊?

谭宗明灰溜溜的游出去抱着衣服拉着安迪赶紧消失了。

明楼:“阿诚,谢啦!”

阿诚一扭脖子消失在办公室里面,明楼惆怅的吐了一串泡泡:阿诚今天的脾气好大哦。

莫名其妙的煮了三次咖啡的阿诚今天依旧很火大,连带的公司业务莫名其妙的增长了一个百分点。

谭宗明对着安迪感叹道:“为毛阿诚今天的脾气这么大捏。”

安迪看着文件:“让你莫名其妙的煮三次咖啡你试试看。”

哦,原来是咖啡惹的祸啊!和我没有关系嘛!谭宗明如是想。

阿诚已经把他列为拒绝来往户了。

今天:小赵医生依旧被曲小海马缠着。

今天:孟韦和熏然抓了一只在逃的海马。

今天:一霖依旧被冒着烟的荣石送回家,气的蔺晨扎了他好几针。

蔺晨对于今天没有被景琰嫌弃很开心,他不知道景琰全程压根就没有理他。

今天的凌远对那天一句话都没有说的熏然表现出了极其强大的好奇心。

今天的杜见锋准备对垂涎了好几年的小师弟下手了。

曲和上完了课就跑回来给黄志雄敖苦兮兮的汤药,黄志雄觉得看到了曲和,在苦的汤药他都觉得甜。

今天的大海依旧波澜壮阔,珊瑚礁依旧安然的立在海底。

————————

人设更改

曲和:海马大学音乐系研究生。

黄志雄:酒精中毒患者。

评论(3)
热度(3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