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之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二十七章   一家人

底下的坐钟敲了十下,楼下传来了脚步声,我起身开门,看到了孟韦和谢培东:“爸,舅舅让您上来。”说完我把门完全打开,拉着孟韦回他的房间:“把靴子脱了吧,是挺帅的,脚不捂啊!”

孟韦:“捂啊,可是还得穿啊!”

我:“我给你弄点热水,你泡泡脚,换双鞋在去舅舅屋里,舅舅有事和我们说。”

他:“好!”我去给他打了盆热水,然后就去了方步亭的屋子里。

方步亭:“孟韦呢?”

我:“换衣服呢,一会就来!”

过了一会孟韦敲门进来了,我站在谢培东的身边,孟韦坐在方步亭的对面。

方步亭看着我们:“准备年底送你们去香港,香港大学的申请,我已经让何其仓弄好了,还有木兰的转学申请,也办好了。”

孟韦:“那你们呢?”

方步亭:“我们暂时动不了,你们能动,能出去,安全了,我就放心了!”转头看向程小云:“小云啊,有件事,我想听听你的看法!”程小云点点头。

方步亭:“我想把他们姑爹,调到中国银行,然后安排到纽约办事处。你看如何啊?”

程小云看了看方步亭看了看谢培东,没有办法说话。

谢培东:“不要为我操心了,先安排孟敖出国吧!”

方步亭一愣,看看我们,看看程小云,程小云点点头,还是不说话。

谢培东:“如果你们还是怀疑我是GCD,把我调到哪里都会牵连你们。”

方步亭:“到现在,你还这么说话。我们怕受牵连,怕受牵连还和你坐着这里?二十年前你来到我们家,说我妹妹病死了。你知道你牵连了谁了吗?你牵连了木兰和你老婆,你知道不知道啊!”

程小云:“步亭,你怎么这么和姑父说话啊!”

方步亭:“你让我怎么和他说话啊。非要等到GMD到家里把他抓走。”

程小云无奈的转过来身子,我站到她的跟前,蹲下看着她:“舅妈,这里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先看看舅舅和我爸爸怎么说,好不好?”

谢培东:“内兄,小嫂,我说几句吧。”

程小云叹了口气,拉我起来,对着方步亭:“你就听姑父说吧。”方步亭木着一张脸,不在说话。

谢培东起身,看着方步亭,我看着他,他:“内兄,二十年了,你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是共产党,徐铁英动用了GMD党通局和保密局,也不能证明我是GCD,我如果是GCD,我死的那天,墓碑上也不会刻上GCD三个字。咱们年级都大了,谁送谁还不知道,小嫂比咱们年龄都小,有件事拜托小嫂了。”

程小云:“姑父,你不要这么说。”

谢培东:“人总是要死的,真要是有那么一天,请你将我和我爱人合葬。照顾好木兰和孟韦。”

我:“爸!”

谢培东:“明天我就离开北平分行,回老家去,看看有没有人抓我。”说完三个大人的眼泪都下来了。

孟韦起身搂着我:“不会有事儿的。明天我带你和小妈去接崔婶他们。”

第二天早上,孟韦开车带我和程小云,去了崔中石的家里,推开门,看到崔婶已经把东西打包好了。

我问她:“崔婶,你这是要去哪里?”

崔婶:“换个地方住。”

我:“那正好,我们来接你去方家住,正好教我做本帮菜。”

崔婶:“那怎么好?”

程小云:“您就答应吧。家里刚好有木兰小时候的书,伯禽和平阳也该开蒙了。”

崔婶嗫嚅了半天,孟韦:“崔婶,我答应崔叔照顾好你们的。”

崔婶:“哎,好吧。”两辆车回到了方家,崔婶坚持住在佣人房,因为战乱,方家除了看门的张叔,已经把蔡妈和王妈送回老家了。家里平时就我和程小云在收拾,现在多了崔婶,我感觉轻松了一些。

评论(1)
热度(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