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楼诚衍生】庄生晓梦

  我追你,如何?

蔺晨很苦恼,因为景琰总是很嫌弃他,就因为他总是叫他美人,有错吗?郁闷的看着黄志雄,看的黄志雄毛毛的。

蔺晨:“志雄啊,为啥景琰总是嫌弃我啊?”语气那叫一个幽怨啊,活脱脱一个怨妇。

黄志雄被激的打了个哆嗦:“你,你,你,你总是,调戏人人人,人家!”

蔺晨:“你哆嗦什么啊?说话都结巴了!”

黄志雄擦擦汗,不说话了,蔺晨:“最近还想和酒吗?”

黄志雄:“还是想喝!”

蔺晨想了想:“曲和好像会拉大提琴吧!反正你住这里,让他给你拉拉琴吧,有助于舒缓。”

黄志雄忙不迭的点头,硬是把蔺晨给送出房间去了。蔺晨晃晃悠悠的游去找景琰去了。

景琰瞪他:“登徒子,你想干嘛?”

蔺晨从身上的包裹里拿出一个点心盒:“景琰,我新作的榛子酥!”

景琰撇撇嘴:“有心了!”

蔺晨:“景琰啊,为什么总是嫌弃我啊?”

景琰翻了个白眼:“没有嫌弃你!”

蔺晨委屈,蔺晨不说,蔺晨:“你总是不理我!”

景琰:“谁让你叫我美人儿的?”

蔺晨:“那我不叫你美人儿,你是不是就理我了?”

景琰:“在说吧,病看完了就赶紧走。”

蔺晨依依不舍的游到门口,又折回来:“我追你好不好?”

萧景琰觉得自己彻底的红了:“赶紧走啊!”连退带搡的把蔺晨弄到门外,关上门安抚自己的小心脏,这个家伙看自己的眼神让自己的心乱跳。

蔺晨站在门口开始琢磨:“难道这是答应了?”边琢磨边往自己的医院游。

凌远已经往骨科晃了好几圈了,晃的赵启平眼睛疼:“院长,你要干嘛?在我这儿已经晃了好多圈了。”

凌远哼唧了半天:“那个,那个……”

外面传来了乱纷纷的声音,凌远开门出去了,看到医院里面一片混乱,火大极了:“出了什么事情?”

一个小护士:“一个警察被捅了,来到路上又赶上了撞车,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

凌远赶紧游出去主持大局,赵启平加入了抢救的行列,等凌远看到单架上的李熏然的时候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赶紧护着人进到手术室亲自手术。

赵启平得到消息的第一反应是满世界找方孟韦,看到方孟韦缩在一个角落里面,旁边立着杜见锋,游过去拉起方孟韦就是一拳:“我给你说过熏然身体不好,你为什么还是让他出事了?”

杜见锋赶紧抱住赵启平:“启平,冷静,冷静,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孟韦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熏然推开了。”

赵启平用尾巴甩开杜见锋:“你来干嘛?”

杜见峰挨了一下疼的龇牙咧嘴的:“我不是刚好碰上了吗?那个小子已经被我揍趴下了,已经送到警局了。”

赵启平瞪着方孟韦:“要是熏然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看你怎么和大哥交代。”

方孟韦眼泪一直往外流:“我们已经把他制服了,谁知道他就冲了过来。然后熏然就倒在地上了!”

赵启平气的用尾巴摔坏了一个凳子,手术室门口被他弄得一片狼藉。

杜见峰赶紧给明楼打电话,阿诚接到消息后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医院,看到眼睛红红的两个弟弟,很是无语。

可是为什么还有一个被明楼?不对,不是明楼,那是哪个啊?居然被明楼那是几号来着抱在怀里,实在是不能忍。

阿诚最近一看到明楼和谭宗明就生气,看到杜见峰如此更是不乐意了:“瘦胖咂,放开我家孟韦。”

吼得杜见峰直接打了个哆嗦,差点摔倒,游到了阿诚的旁边:“阿,阿诚哥,别吼别吼。”

明楼和谭宗明也一前一后的赶到了医院,阿诚怒视二人:“来干嘛?公司不管了吗?”

明楼和谭宗明打了个哆嗦:“走走走,马上走。”

阿诚冷哼一声守在了手术室门口,明楼和谭宗明对着杜见峰使了个眼色,杜见峰会意游了过去,明楼:“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杜见峰点头,目送二人离去。

手术室的灯灭了,凌远出来了,赵启平拉住了凌远:“院长,我弟弟?”

凌远:“没事了,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了,我让蔺晨去给他开几副药。”

赵启平:“谢谢院长!”

熏然被送到了病房,阿诚和赵启平陪着,方孟韦后面跟着,看着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方孟韦内疚的不行。

杜见峰轻轻的拉了一下方孟韦:“你在这里看着,我回去一趟!”

阿诚拦住杜见峰:“你是准备追我家孟韦了吗?”

杜见峰笑了笑:“阿诚哥,孟韦已经答应了!”

阿诚要吐血了,家里那两对他管不了了,荣石天天围着一霖的屁股转,曲和是天天围着黄志雄转。

可是,这一对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曲和的房间

黄志雄看着曲和在拉大提琴,一脸的温柔,曲和看着他:“怎么了?”

黄志雄:“我想追你可以吗?”曲和愣了。

黄志雄:“我太唐突了,不好意思!”

曲和握住他的手:“志雄,我不希望你以抱恩为目的来做这件事。”

黄志雄:“曲和,和和,我真的喜欢你,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了。不着急答应,你可以先考虑一下,因为我就剩我自己了,什么都给不了你。”

曲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能点头。

荣石拉着一霖的手:“一,一,一霖,我,我,我,可以追,追,追,追你吗?”

一霖看着荣石的模样,笑着点点头,于是荣石今天又冒烟了。

今天的大海依旧波澜壮阔,今天的珊瑚礁依旧牢牢的矗立在海底,不过今天的阿诚是被气的冒烟了,家里的四个弟弟赶紧给他灭火。

评论(2)
热度(4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