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二十八章    劝

辽沈战役和淮海战役已经打响了,很快就到平津了,北平城里人心不稳,百姓们纷纷外逃,逃到了北平以外的解放区。孟韦三天有两天在家里待着,我和崔婶学习做上海菜,崔婶夸我聪明,一学就会。

外面在乱,家里的吃穿用度从来不缺。我不得不佩服四个男人对家里的保护,如果不是从后世过来,对这一段历史相当了解,我还真的会被养成不知柴米贵的谢木兰。

我把谢木兰小时候的衣服和孟韦小时候的衣服找出来,给伯禽和平阳换上,带着他们在院子里面玩,教他们念书识字,顺便把拼音给他们教了,他们认识了不少字。气的孟韦天天念叨为啥没有早点碰见我。

我在家里记录了不少我脑袋里面的东西,菜谱啊,点心的做法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记录了下来,连歌词都记录了好几本。孟韦看着我写的字:“你写的这都是什么字啊?怎么看着和树枝似得。”

我瞪他:“方便,好记,我乐意,你管我。”

方孟敖回了几次家,和方步亭商量把何孝钰接来住,一个人在燕大,他不放心。

方步亭看看我,看看程小云,在看看满地乱跑的伯禽和平阳答应了。下午方孟敖就带着我去把何孝钰接来了。

到了九月份,局势越发紧张了,这一天,我和孝钰带着伯禽和平阳在院子里面玩,就看到外面被兵围了起来,孙朝忠就站在门口,我感紧带着孩子拉着孝钰就回到了屋里,看到方步亭穿着正装,站在客厅里面。过了一会我看到孟韦气冲冲的从外面进来,进来就问:“怎么了,怎么了父亲?”

方步亭:“蒋介石来了,正装华北剿总开会,通知我们去看金库。”方步亭招手把我们叫过去:“我在香港银行用木兰的名字开了个户头,里面存了不少金条。等你们去香港上学的时候正好可以用。”临空写了个穆字,我一下愣住了,我没有想到方步亭居然猜的到我的本名。说完就准备和谢培东出去。

孟韦:“怎么,姑父也要去吗?”

方步亭:“北平分行的账都是你姑父经手,金库里面有多少钱,他比我清楚。”

孟韦在家里陪着我们,目送方步亭和谢培东出去。

到了十一月份,全国通报了蒋经国的道歉信,把罪过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何其仓和梁经纶在也没有回来过,何孝钰以方家大媳妇的身份正式住进了方家。我天天逗她叫她大嫂。

这天晚上方孟敖回到了家里,我和谢培东等在方步亭的房间,方孟敖看到我愣了一下,问道:“我爸呢?”

谢培东:“在竹林。”

方孟敖:“信呢?”

谢培东把手里的信封递了出去。

方孟敖看完信问谢培东:“你同意我去吗?”

谢培东:“同意!”

方孟敖:“周副主席同意我去吗?”

谢培东:“同意!”

方孟敖:“那你们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摔了那封信,含着眼泪站在了窗户跟前。

谢培东愤然起身:“你说在质问我,还是在质问周副主席?”

我赶紧扶住他:“爸爸,爸爸,坐下说,别激动。”扶着他坐下。

方孟敖坐在沙发上面,把脸埋进了手里。

谢培东:“说吧,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当我和木兰的面,都说出来。”我坐下,听着方孟敖的诉说。

他说:“崔叔被他们杀了,木兰也出事了。我知道你一直在忍,你们都在忍。我也一直在忍,但是忍到了现在,难道我就是为了让你们去让我当什么美国大使的武官吗?”站起来吼道:“我在你们眼里是不是只是一个爱喝红酒,抽雪茄的人??什么都干不了???”

我:“大哥!”

方孟敖:“你闭嘴!”

我:“父亲,请您先出去,去孟韦的房间或者去竹林里面找舅舅。”谢培东看着我,我很坚决。谢培东出去了。我打开门看着他慢慢的走了下去。

关上门,我站在门口看着方孟敖:“继续说吧。屋子里面就咱俩。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吧。”

他瞪着我:“好,蒋经国利用我来和GCD争民心,GMD的民心已经丧尽了,现在又利用我来和他们挣人心。比谁更叫道义,比谁更讲人情。和他们比这些有什么意义吗?”

我看着他:“大哥,GMD的人心早在一九一八年张学良进关的时候就已经丧失了,再到一九三七年淞沪会战,四个德式师,将近六万官兵,没有得到外援,而血染沙场。整个中国开始了长达八年的对外战争。最后抗战胜利了,又开始打内战,现在内战失败了,准备外逃了,天下已经是红色的了。大哥,我和你说过我不想你死,台湾去不得。我比你们了解这段历史。所以大哥,走吧,去美国吧,当驻外武官,我们还有机会见面,你要是去了台湾,我们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大哥,人心和民心从来都不是用来争得,老百姓图的就是有一口饭吃,有一件衣穿,谁要是连这些都不给,天下就会变。你明白吗?”

方孟敖被我说愣了,呆呆的看着我,我:“你们早都知道我不是真正的谢木兰。但是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还在外人面前给我打掩护,大哥,这就是民心,明白了吗?”

方孟敖看着我,我看着他:“大哥,你知道什么是信仰吗?信仰就是姑父和崔叔叔他们的坚持,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家。冷静了吗?冷静了就下去找我爸爸,他就在下面。”

我打开门,谢培东已经站在了门口,我请他进来,就退了出去。来到孟韦的房间,他看着我:“木木。我们结婚吧?”

我:“好,我答应你,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离开,但是我还是答应你。”

他搂住了我:“木木,不要离开我!”

我:“孟韦,我做不到,我只能答应你陪你到我离开你的那一天。”

我突然觉得这个冬天好冷,彻骨的寒冷,四八年的年底,方家举行了何孝钰和方孟敖,我和方孟韦四个人的婚礼。

评论(1)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