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二十九章   英雄长存

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孟韦和方孟敖嘱咐我和孝钰给两个孩子换身衣服,我愣了一下,看着丈夫:“合适吗?”孟韦点点头:“去吧!”

我抿了一下嘴,拉着孝钰带着伯禽和平阳去了崔婶的房间,给孩子换衣服,孩子很听话的换好了衣服。我和孝钰也换上了厚衣服。

我看着崔婶:“婶儿,穿厚点儿!”

崔婶:“哎,我晓得。”

我能猜到要去哪里,她自然也猜得到。

果然方孟敖拿着通行证,和孟韦开着车,车上放着铁锨和洋镐。

平阳拉着崔婶的衣服:“妈妈,小方叔叔和姐姐要带我们去哪里啊。”崔婶只是搂着他俩什么都不说。

一路的颠簸,来到了荒凉的西山,孟韦抱着平阳,我和牵着伯禽,孝钰扶着崔婶,方孟敖拿着铁锹和洋镐走在了前面。

看到了一个无主的坟,方孟敖:“就这儿了。”

崔婶一下子站住了,我紧紧的拉着伯禽,伯禽看着我:“姐姐你怎么了?”

我深呼吸了一下:“没事,就是这里太荒凉了。”

孟韦放下了平阳,我松手让伯禽去找妹妹。孝钰对着崔婶耳语了几句,崔婶点点头,走到了跟前,扶着裙子跪了下去,两个孩子站在一旁看着,我背过身去,擦掉了眼泪。

孝钰搂住了我的肩膀:“别哭了。”

我:“为什么不告诉孩子那里躺的是他们的父亲?”

孝钰拉着我走了几步:“怎么说?你告诉我,怎么告诉他们,他们还那么小。”

我:“那也不能瞒一辈子啊!”

孝钰:“木兰,现在是非常时期。”

我点点头,非常时期,我懂,我比他们谁都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记得以前看《狼牙》的时候里面有一句话,我始终不理解为什么,但是现在我理解了。

转身我拉着她回到了他们的身边,就听到崔婶哽咽地说:“我们的亲戚!”多么无奈的一句话,不能光明正大的告诉孩子这里躺着他们的父亲。

我看着他们迅速的红了眼眶,我抬头看着天空,仿佛看到了那个带着眼镜的温润的男子。

崔婶擦掉了眼泪对着平阳:“去把哥哥叫来。”平阳转身把伯禽拉倒了母亲的跟前,孟韦握住了我的手,我背过身去,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听着崔婶对着孩子们说:“伯禽,平阳跪下!”

突然之间我觉得很压抑,特别的压抑,我又听见了历史对我的嘲讽,嘲笑我的懦弱无能。

方孟敖对着何孝钰说:“你和木兰在这里照顾一下,孟韦跟我来。”

孟韦站到我跟前,擦去了我的眼泪:“别哭了,你这样,让孩子们怎么办?”

我咬着嘴巴:“知道了,去吧,大哥等你呢。”

孟韦和方孟敖走了,我和何孝钰站在那里看着崔婶祭拜崔叔,而孩子们却不知道母亲在祭拜父亲,也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哭的那么的伤心。

我站在那里,手握成了拳头,丝毫不觉得疼痛,我听到了历史的冷笑,她又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

何孝钰看着我的表情,伸手去拉我的手:“木兰,放开手,快点放开。”我看看她,慢慢的松开了手,她拉起我的手:“你。”

我看着远方轻声说:“大嫂,我们那天就迟了一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我站在崔叔的墓前深深的鞠了三个躬,直起身子:“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何孝钰拉着我:“木兰,心情不好就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我轻轻的拍着胸口:“堵的很,总觉得有块大石头,压得我喘不上气。”

伯禽拉着平阳对着墓磕了三个头,惊呆了崔婶:“你们?”

伯禽:“妈妈,姐姐刚刚念的那句诗讲的是一个英雄。几天前,姐姐才给我和平阳讲过。既然姐姐念这句诗,就代表这里埋的是个英雄。”

方孟敖和孟韦回来了,看到何孝钰和崔婶往我的手上缠手绢,孟韦急走了几步看着何孝钰:“大嫂,崔婶,木兰的手怎么了?”

何孝钰:“木兰心情不好,把手抓烂了。”

我扯了一下嘴角:“没事,回家消消毒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我和孟韦并肩,孝钰依旧扶着崔婶,伯禽和平阳乖乖的跟在方孟敖的身后。

回到家里,何孝钰送崔婶他们回房,我站在客厅看到了谢培东:“爸,外面好冷。”

谢培东看着我们笑了:“船票已经送来了,几天之后孟敖和你们一起走,孝钰也走,先去香港在去美国。”

方孟敖点点头:“好,知道了!姑父,木兰心情不好,还把手弄破了。”

谢培东过来拉起我的手,打开手帕,看着手心里几个月牙形的指痕:“这孩子,怎么学会这样对自己了。孟韦啊,去把药箱拿来。”

孟韦拿过我的大衣就去找药箱了,谢培东看着我:“怎么了?”

我看着他:“爸,还是告诉孩子们吧,不能瞒一辈子啊。”

方孟敖:“是啊,姑父。等去了香港我们就和伯禽平阳说。”

我看着他们:“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功绩与世长存。爸爸,对吗?”

谢培东摸摸我的头:“不愧是我女儿,这么多的书没有白看。”

评论(2)
热度(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