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三十章   旧的结束    新的开始

几天之后,我们就被方孟敖送到了香港,住进了方步亭拜托朋友买的房子,方孟敖带着何孝钰和他二十个兄弟一起去了美国。

崔婶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对她的身份起疑过,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论证。孟韦把那十二根金条交给了崔婶,让她供两个孩子上学。

趁着年前我和崔婶一起去银行,用崔婶的名字开了个户头,把金条在银行进行了对换,存到了她的账户里面,准备过完年,去寻个小店面,以备以后的生计。

过春节的时候方步亭和程小云也被秘密送到了香港,只是谢培东没有出现。

我问方步亭:“父亲,我爸爸呢?怎么没有和你们一起出来?”

程小云:“那边逼你们父亲去台湾,徐铁英带着人把家里围了,姑父想办法通知了他们的人,把我和你们父亲先一步送了出来。”

我差点坐到地上,历史对我的报复还真的是不择手段的。孟韦扶住了我:“木木,没事的,我相信父亲一定会没事的。”

过完年,方步亭用尽一切的办法把谢培东弄到了香港。看到谢培东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方步亭交给我一个琥珀的吊坠和两个琥珀指环,授意孟韦带我去银楼。

于是我和孟韦去银楼定了几件首饰,其中一个就是一对一模一样的戒指:一个绿色的碧玉指环,一个黄色的琥珀指环,用白银把两枚指环包了起来。我告诉他:“绿色的碧玉代表三魂,黄色的琥珀代表七魄。代表我的灵魂给了你,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孟韦:“什么啊?一枚戒指这么多的讲究。”

我:“不带拉倒!”

孟韦:“我带,我带!”

然后孟韦给我订制了一条项链,上面是两颗珍珠和那个琥珀吊坠,穿在了一起。我让师傅在安琥珀的座上一边刻了一个M,另一边刻了一个W。

他问我:“为什么选珍珠啊?”

我:“珍珠是我的幸运石啊!”

他:“那MW呢?”

我:“孟韦的缩写呀,M代表我,穆兰。W代表你,孟韦!”

孟韦亲亲我的额头,我:“我在孝钰的脖子上面也见到了一个同样的吊坠。”

孟韦告诉我:“这个方家祖上传下来的琥珀,可以护后代平安。”

方步亭和谢培东被聘为经济系的教授。而方孟韦和我进入了大学学习,孟韦学习金融,我本想学习文学,后来想了想直接报了建筑学院,学习室内装修。

报名的时候,我一口流利的粤语,让孟韦目瞪口呆:“木木,你太牛了。对了你怎么不报文学系?”

我蹙眉小声说:“我可是文学院的博士生,马上就拿到博士学位了。让我重新学本科的内容,你没有搞错吧。”

此时方步亭和文学院的院长来了:“那个就是我的小儿媳妇,文学造诣很高,是个不错的孩子。”方步亭有你这么出卖儿媳妇的吗?

文学院的院长走到跟前问我:“同学,为什么不读我们文学院?”

我:“不太想读。”

文学院院长:“那选修呢?”

我:“我看看!”

很快国内就传来了新中国成立的消息。谢培东一度想回到国内,因为我怀孕了,所以暂缓了行程。

。得知我怀孕了,谢培东就只能留在香港了。因为怀孕了,我开始觉得自己的灵魂躁动不安,我看着孟韦不安的说:“我觉得可能快到我离开的日子了。”

孟韦吓坏了,抱着我不撒手:“木木,不要吓唬我啊。”

我看着他:“真的,我觉得谢木兰就要醒了,我离开的日子也快到了。”

十个月之后我平安的产下一个男婴,或许因为有孩子在,我还离不开吧,但是我一直惴惴不安的,被家里人都查觉到了,但是不知道我出了什么问题。


评论(1)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