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三十一章   终章(上)第一版

孩子满月的时候,孟韦陪我去了一个特别灵验的寺庙,准备求一个签,因为我最近总是惴惴不安的。

一个老和尚看了看我们俩说:“女施主,从来处来,要回来处去,一切随缘,莫要强求!”说完双手合十,鞠了一躬,就走了。

我瘫倒在了孟韦的怀里,孟韦搂着我:“不,木木不要离开我!”

回到家,程小云看着有些失魂的孟韦问道:“孟韦,你到底怎么了?”

我看向程小云:“母亲,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们,帮我照顾好孟韦和我们的孩子。”程小云愕然,这是怎么了?

在儿子一岁的那天,我告诉孟韦:“孟韦,我好疼,真的好疼!”浑身的疼痛就像是散了架一样,疼的我满床打滚,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孟韦只能干看着,他握住我的手:“木木,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来自灵魂深处的撕扯,让我痛不欲生,我知道在停留下去会两败俱伤,所以只有放手,我回握住他的手,颤抖着说:“孟韦,再见。”

说完我闭上了眼睛,顺着那股力量升到了空中,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人,听着他撕心裂肺的吼叫:“啊~!”,那股力量已拽着已经变成灵魂的我,没有丝毫的停留就飞走了。

门被大力的推开了,方孟敖站在门口看着弟弟跪倒在地上抓着谢木兰的手:“不要离开我,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你为什么还要走。”而谢木兰此时已经停止了呼吸。

方孟敖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送她走吧!”

方孟韦:“送去哪里?火葬场吗?”

方孟敖语塞,半晌叹息道:“那你想送她去哪里?”

方孟韦起身,抱起谢木兰,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了另外一间房间,方孟敖推开门愣住了,这间房间高度的还原了以前在北平的时候谢木兰的房间。

方孟韦将人放到床上,流着眼泪:“这间房间是一年之前,我和木木从寺里回来之后,她亲手布置的。我问她为什么要布置这间房,她说感觉不好。今天我才知道为什么,原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要离开了。”然后亲手取下谢木兰身上的首饰。

方孟敖没有办法安慰他,只能将他搂在怀里拍了拍他的背,告诉他要坚强。然后拉着他转身出来,迎头就撞上了方步亭,方步亭看着他俩,话都没有说,程晓云扶着他就下楼了。

兄弟俩跟在身后,下楼来,看到谢培东坐在沙发上面仿佛老了十岁,青丝变成了白发,神色黯然的坐在那里,看到几个人下来,声音很嘶哑的问:“走了?”

方孟韦点点头,抬起头擦掉了眼泪,何孝钰问:“那穆胜怎么办?”

方孟韦笑了一下:“我养大就行了。”

何孝钰:“可是。哎,算了。”

第二天的清晨,谢木兰醒了,伸了个懒腰,跳下床拉开窗帘,愣了,外面的景色不熟悉。看看房间里面,是自己的房间啊。打开衣柜拿出了自己的衣服,伸手摸了摸,是新的。

打开房门看到了程晓云正准备推开她的门:“小妈!”

程晓云准备招呼她的手放下来了,愣了愣,试探的叫她:“木兰?”

谢木兰拉着她的手:“小妈,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啊?”

程晓云很不自然的笑了一下:“你醒了?”

谢木兰松开她:“是啊,可是为什么你看起来不高兴呢?”

程晓云:“醒了就下去吃饭吧!”

谢木兰下楼,看到了方孟敖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背上:“大哥,大哥,你回家了,你回家了为什么不叫醒我啊?”

方孟敖一愣,记忆中的谢木兰复活了,可是确是分外的不适应,记得几年前自己问过穆兰:“你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往我身上扑了?”

穆兰回答他:“那个时候小,不懂事,现在长大了,就不能往哥哥身上扑了。”

方步亭:“木兰啊,快下来,吃饭了,吃完饭让你舅妈带你去逛逛。”

谢木兰诧异的看着方步亭:“大爸,舅妈?是谁啊?”

一瞬间方步亭的愿望破灭了,他才真正的确定那个喊他舅舅,喊小云舅妈的木兰已经走了,他的开心果永远的离开了。

方孟韦搀扶着谢培东从楼上下来:“木兰,去坐好,准备吃饭了。崔婶,别忙和了,来吃饭吧!”

叶碧玉在厨房擦掉眼泪,看着程晓云:“你去吧,我回房间吃了,伯禽和平阳还不知道呢!”

程晓云:“你好好和孩子们说啊,别吓着孩子了。”

叶碧玉:“我晓得。”

谢木兰看着家里诡异的气氛有些不知道所错,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孝钰抱着方穆胜出来,小家伙看到妈妈就往妈妈怀里扑,被方孟韦拦截了,抱到了怀里:“那个不是你妈妈!那个是姑姑!”

方穆胜瘪瘪嘴巴,对着谢木兰伸手:“妈妈,妈妈!”

方孟韦生气的说:“我说了,那个是姑姑!”小家伙哇的一声哭了。

何孝钰赶紧抱过孩子哄道:“穆胜乖,不哭啊!孟韦,你凶孩子干嘛?”

方孟敖:“吃饭吧,饭都凉了!”说完抱过穆胜开始喂饭。谢培东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

谢木兰看着小家伙:“小哥的儿子?那小嫂呢?”

方孟敖喂饭的手一顿,继续喂饭,穆胜含着眼泪,吃着饭,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妈妈在跟前,不是妈妈喂自己吃饭,连爸爸都不喂自己吃饭了,还把自己和妈妈隔的那么远。

饭桌上的沉默,谢木兰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只好低头吃饭。

吃完饭,方步亭:“木兰啊,你刚醒,对香港不熟悉,让孝钰带着你转转。孟韦和我去学校。培东啊,今天你在家休息吧。”

谢培东:“不,内兄,我和你们一起去学校。”

方孟敖抱着穆胜,领着自己的儿子去隔壁何校长的房子,托他看着两个孩子。告诉自己的儿子照顾好弟弟,小方何点点头,拉着小穆胜去外公的书房了。

方孟敖看着何其仓:“爸,木兰醒了,家里的事情挺多的,孩子先在你这里待几天。”

何其仓:“哎,好,知道了!”

失去了穆兰的方孟韦变得很沉默,他把自己房间里面两个人都合照全部烧掉了。只留下了穆兰画的画和他帮穆兰誊写的笔记。小穆胜对于父亲的举动不是很明白,也不敢说话。只是一脸委屈的看着父亲。

方孟韦抱着他:“儿子,你妈妈走了,去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那个不是妈妈,那个是姑姑知道吗?”看着儿子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方孟韦再度留下了眼泪。

谢木兰敏锐的发现,只要她出现,家里必定沉默,因为谢培东以前总是管她,所以现在看到谢培东就跑,生怕被抓着。

这天她问方步亭:“大爸,为什么我们要搬家啊?”

方步亭:“因为北平太乱了,你得不到好的治疗,所以就搬过来了。还想继续上学吗?”

谢木兰点点头,方步亭拿了几本书递给她:“你先看着,不懂了问你小妈?”

谢木兰看着书:“古典文学,大爸,我不学这个啊!”

方步亭笑了笑:“先看看吧。”

谢木兰:“哦!”抱着书回房间看去了。

半年之后,梁经纶和何其仓说燕京大学召他回去教书,准备去和方步亭辞行,不想被谢木兰撞见,谢木兰开心的又蹦又跳。

陪着他和方步亭说话,他说:“国内召我回去教书,学生已经和恩师请辞,现特来和先生请辞,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我带回的?”

谢木兰眼睛都亮了,巴不得早早离了家,缠着方步亭要和梁经纶一起回到国内。

方步亭不允,说要和谢培东商量。方孟韦得知消息,点头同意了,谢培东大怒:“她走了,木兰就回不来了!”

方孟韦看着谢培东:“爸,木木已经回不来了!”

谢培东:“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方孟韦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浑身都在抖:“爸,木木真的回不来了。”

谢培东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那个永远都懂他的女儿,那个只要是他回来不管多晚都会下楼接他的女儿,真的消失了,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谢培东拉起方孟韦:“孩子啊,苦了你了。”

方孟韦:“有穆胜在,我不苦!”

方步亭最终还是同意谢木兰和梁经纶一起返回北平。

方孟敖发现,失去了穆兰得孟韦和变了一个人一样,他觉得如果没有穆胜,他会失去这个弟弟。

方孟韦已经从经济系转到了文学系,专攻古典文学。四年之后成了著名的古典文学的教授,方步亭和谢培东已经退休,在家教方孟敖的小儿子和女儿,程晓云和叶碧玉开了个小的点心屋。

在穆兰离开的第八年,一九五九年,方孟韦悄然离开了人世,谢培东因为思念过度也走了。

方孟敖搂着穆胜说:“从今天起你就是大伯的儿子了,你母亲的离开就已经带走了你父亲的心和灵魂,如果不是还有你,他和你外公恐怕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穆胜:“大伯,母亲究竟去了那里?父亲告诉我,母亲还活着,活着另外一个世界。”

方孟敖点点头,看着天空:“是啊,你父亲要去找她了!”

方步亭因为方孟韦的离世,伤心不已,举家迁往美国。将孟韦的骨灰和谢培东的骨灰也一并带走了。

一九六二年方步亭病逝,方孟敖送走了弟弟之后又送走了父亲,抱着穆胜:“孩子啊,大伯和你大伯母现在和你一样了,都是没有父母的孤儿了。”

几个孩子围着方孟敖:“父亲,我们还有奶奶和崔奶奶。”

方孟敖:“对,我们还有你们奶奶和崔奶奶!”

四年之后国内传来了文革的消息,梁经纶和谢木兰死于街头,无人收尸,罪名是特务和资本家,很庆幸他们没有子嗣。

三十年后,方家在美国成立了食品集团,集团的创始人就是方孟韦和穆兰的孩子方穆胜。

方孟敖离世前念叨着:“孟韦你和穆兰见面了吗?穆胜现在可厉害了,见到你们,我也有的说了。”说完撒手人寰。


评论(2)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