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微玄幻】东方异世录

第八章  景琰宝宝告诉你何谓拆东墙补西墙,萧选宠子无下限

六岁的景琰学了一个成语,正在身体力行的实践这个成语,满宫的太监和宫女被他指使的团团转。

原因呢,芷萝宫有一个洞。然后呢?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的景宣哥哥了。

于是呢,带着一群尾巴满宫的找人,终于在贤妃的宫墙外面看到了景宣,紧接着就看到景宣被贤妃关了起来。

就跑去敲门:“贤母妃,开门!”

贤妃的宫女不敢怠慢这位小祖宗,去禀报了贤妃,不待允许就打开了宫门,放了景琰进来,景琰进门就跑到了景宣的宫门口用小胖手拍景宣的殿门:“景宣哥哥,开开门!”

景宣的殿门被贤妃从里面锁死了,景宣只打开了一个小缝看到了小弟,伸手摸摸他的头发:“景琰乖,哥哥过几天就去找你玩,快点回去!”

贤妃拎着戒尺过来了:“哟,七皇子啊,来我这里做什么?”说完就朝景宣的手打下去。

景琰抱住了景宣的手,这一下打在了景琰的背上,景宣:“景琰,疼不疼?快回去让静母妃给你上药!”景琰的眼泪已经下来了。

贤妃不怎么诚心的道歉:“对不起啊,来人送七殿下回宫!”

已经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宸妃,宸妃大怒,但是不知道景琰的情况不敢发作,此时正值景禹的花期,景禹已经被萧选关了两天了,明天才能放出来。

正心烦意乱的时候出了这件事,于是气愤的奔到了芷萝宫,进了正殿就看到林静脱了景琰的外袍,正要脱里衣。

林静看到了影子就知道是姐姐来了,林月瑶:“怎么样?”

景琰:“疼!”

林月瑶:“傻小子,她打你,你为什么不躲啊?”

景琰:“她在打景宣哥哥!”

说话间林静已经脱掉了景琰的里衣,看到儿子背上红红的一道,林静心疼不已,招呼小新去拿化瘀的膏药。

林月瑶:“这个越灵,把景宣接回的时候我就告诉过倩不要同意,倩说毕竟是生母,不好叫人家母子分离。这可好,还连累我们景琰受伤了。真是不知所谓的女人。”

林静:“姐姐,贤妃姐姐毕竟是宣儿的生母,惠妃姐姐说的对啊!”

林月瑶:“对什么对?你没有看到她最近担心的茶饭不思的。毕竟是从小在她膝下养大的。”

景琰:“贤母妃把景宣哥哥关在宫里,不让他出来和我玩。”

林月瑶:“乖,宸母妃想办法叫她把你景宣哥哥放出来好不好?”

林静已经给景琰上完药了:“晾一会再穿衣服!”转头对着林月瑶:“姐姐,这母亲教训儿子是应该的。难不成就因为景琰挨了一下就要去找她算账吗?这是孩子们的事情,让孩子自己解决不好吗?”

景琰已经穿上自己的衣服坐在旁边蹙着小眉毛想折了。突然他笑了,那个笑容让林月瑶和林静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当晚萧选带着三个老婆和几个儿子去皇太后的康居宫用晚膳。

景琰逗小弟玩了好一会,才对萧选行礼:“孩儿有事回禀父皇。”

萧选看得有趣,很少见景琰这样正式的行礼:“说,父皇都准!”话音刚落就被老太后敲了一下。

景琰:“父皇,儿臣发现母妃宫墙有个洞,所以想监督把这个洞补起来。”

萧选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但是被三个老婆齐齐劝住,按照林静的意思让景琰自己解决,所以:“好,就依你。宫里你看哪里合适就去拆哪里吧!”吩咐高湛明天派人跟着,看看七殿下要哪里的砖,来补芷萝宫的墙洞。

高湛捂着嘴巴偷笑:“奴才记下了!”

翌日,高湛派心腹得力的小太监跟着景琰当尾巴,景琰溜达到了贤妃的宫殿跟前指着墙说:“这个砖就可以。”

小太监愣了半天:“殿下,这是贤妃娘娘的宫墙,拆了不太好吧?”

景琰:“这个砖很好!”

小太监明白了合着殿下这是报仇呢,大力的点头,就哄着景琰回去和黎崇太傅学习功课去了。

高湛得知景琰要拆贤妃的宫墙就笑呵呵的进到御书房禀告了此事。

萧选:“知道了!”高湛退了出去。

言阙揪住萧选的袖子:“什么情况?”

萧选:“越灵把景宣关了起来!”

夏江:“这和七殿下有什么关系?”

萧选:“林燮呢?”

夏江:“少顾左右而言他,林将军带着小公子巡边呢!”

萧选看着两个心腹如此这般的说了个清楚。

言阙:“嘶,听着都疼!”

夏江:“嘶,就是,所以七殿下就要拆了贤妃的宫墙补芷萝宫的宫墙?”

萧选点头,言阙斜眼看他:“不是你出的注意?”

萧选翻了个白眼:“静儿说让孩子自己解决,我哪敢插手!”

夏江:“嗯嗯,静妃娘娘的主意不错。”

言阙:“所以,你同意了?”

萧选撑着下巴:“我干嘛不同意!我还想看看这小子能闯出什么祸来找我给他善后呢。”

夏江和言阙齐齐翻了个白眼:“有你这么宠孩子的吗?”

萧选咳嗽了一声:“有,怎么不行吗?我乐意!”

高湛:今天的陛下和两位大人看起来比较正常呢。

——————————

萧景琰篇

评论(4)
热度(2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