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罂粟的情人【上】

罂粟的情人   回魂 (上)   赵启平版 

谭宗明微黑化。


赵启平被自己的手机闹铃吵醒了,那一瞬间他很茫然: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我会被吵醒。

他伸手揉了揉眼睛,看向了四周,那一瞬间他绝望了,死死的捏着手机,他还是在那栋别墅,那栋称得上是噩梦的别墅。

他起身的一瞬间看到了自己的手机,自己身上穿着衣服,他记得在这栋别墅里面他的手机已经被谭宗明拿走了,衣服被谭宗明当着他的面撕碎后烧掉了,只是最后的几个月,他才有睡衣可以穿。

他捏着自己的手机,在别墅里面转了一圈,窗户上面没有铁栅栏,而大门的钥匙还在自己的手里。

他握住自己的手机,弄了半天才把手机弄亮,看到时间他才确定自己还活着,时间倒退回到了一年半之前。

他看着日期,距离他和谭宗明发生争吵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而今天他下班早,提前来到了这栋别墅,这里发生的一切他记得清楚的很。

他扶着楼梯扶手来到了二楼的卧室,现在这间卧室还没有被改造,他走到了衣柜跟前,拉开衣柜,看到了一柜子的衣服,都是谭宗明给他买的。

正装,休闲装,T恤等等,抽屉里面放着他的内衣,这栋房子里面只有他的衣服,而谭宗明的衣服从来不会出现在这栋别墅里面,即便有,第二天也会出现在垃圾桶里。

他打开旁边的衣柜门,看到了那些让他惧怕的东西,各种跳蛋、肛塞,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是谭宗明买回来的。而他被关在这里的一年,这些全都是他的噩梦。

他惊惧的逃出了这栋别墅,看到了自己的车,他记得他的车已经被谭宗明买了。

他摸着自己的衣服口袋,摸到了车钥匙,他打开车门,坐进去,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栋别墅。

他一脚油门车绝尘而去,没有看到谭宗明的车和他擦身而过。

谭宗明停下来车,看着后视镜,看到了赵启平的车消失在视线之中,他笑了:小猫咪,你又欠收拾了。

谭宗明开着车来到了别墅跟前,令他不悦的是,别墅的门大开着,他恼火的关上了别墅的门,来到了二楼的卧室,看到了一地的衣服和情趣用品。他的小猫咪被吓着了吗?他不是喜欢这些东西吗?

他拿出手机慢悠悠的下楼坐在客厅,松开了自己的领带,开始给赵启平拨电话。

赵启平逃难般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这套一居室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现在还有时间,他还可以得到一线生机。

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谭宗明。

他不敢接,但是他知道他不接谭宗明的电话后果是很可怕的。他壮了一下胆子,才接起来他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已经很不高兴了:“赵启平,你敢让我等这么长时间,看来你又欠调教了。”

赵启平咬着嘴巴,深呼吸,在吐气:“谭宗明,你,有事吗?”

谭宗明:“嗯?小猫咪,你不乖哦,说好了在这里等我的,你居然失约了。”

赵启平看着电话,谭宗明阴阳怪气的语调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了恐惧,那一年的折磨让他从心底里害怕这个男人,看起来无害的男人,整人的手段是一等一的狠毒。

他在抖,他的声音也在抖,从心底里面的上升的恐惧,使他浑身都在抖。电话那头的人已经在生气了,他可以感觉到他散发出来的怒火。

他拿着电话颤抖着说:“谭宗明,你行行好,放过我好不好,我求你了,放过我。”

谭宗明听到这句话愣住了,他的小猫咪在求他放过他,这是何等道理,他收敛了自己的怒火:“你现在在哪儿?”

赵启平实在是不想回答他的问题,还是回答了:“我,我在我自己的房子。”

谭宗明:“很好,哪儿都不许去,半个小时后,我在楼下接你,看来我们需要谈谈了。”说完他挂掉了电话。起身出去了,开着自己的车,来到了赵启平的楼下。

赵启平欲哭无泪的看着电话,他为什么要招惹这么恐怖的男人啊。明明知道那是一只罂粟,还非要去采,去碰,他就像是上了毒瘾一般,而他得到了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得到,还搭上了自己的一条命。

半个小时,很准时的电话响了,代表谭宗明到了,他站在窗户跟前,看向下面,果然谭宗明的车已经停在了那里,而他本人就站在车跟前,看着他所在的位置。

他接通了电话,不是邀约,而是警告:“下来,不要让我等太长时间,你知道后果。”说完电话挂了。

后果吗?在被关一年吗?他攥着窗帘,死死的攥着窗帘。谭宗明一直在看着他,他眯了眼睛,他看着赵启平将窗帘拽脱了一半,他为什么会感觉他的决绝呢?为什么有一丝丝的心疼呢?不,不,不,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感觉:他只是我的情人,一个随时可以换掉的情人。

赵启平还是来到了他的跟前,他打开了副驾驶,赵启平坐了进去。他笑了,不错,还是很听话的。

坐回自己的座位,系好安全带,看到他没有系,觉得心情好,就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探过身去准备帮他系安全带的时候,看到他的身体向后一缩同时有些惧怕的问他:“你要做什么?”

他伸手拉好了安全带,然后捏住他的下巴,看到了他眼里还没有来得及隐藏的恐惧,瞬间他怒了:“你在害怕?你害怕我?”

赵启平开始发抖,谭宗明觉得接下来应该是赵启平圈住他的脖子说:“是,谭叔叔,人家好害怕你哦!”

可是他却听到他的另一个回答:“是,我怕你。”

谭宗明笑了一下就松开了他,系好自己的安全带,不在理他,而是带着他来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他名下的一间咖啡厅,下车他习惯性的要拉他的手,却被他躲开了,退了半步的距离。谭宗明挑了嘴角,有意思,小猫咪今天要和他玩欲擒故纵吗?

来到了一个安静的包房,他看到赵启平坐在了角落里面,本能的觉得不对劲,那里出了问题,他不知道眼前的人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赵启平了,而是死过一次的赵启平,深知他有多可怕的赵启平。

他坐在了他的对面,看着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看着他想到了那个时候他给他打电话说:“今天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的日子,我在别墅等你,你早点回来好不好?”

而他是怎么回答他的,他回答他:“认识一年有什么好庆祝的,我忙着呢。你早点休息吧。”晚上他带着一身的酒味回来,把他按到床上死命的折腾,折腾完了看着他说:“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然后自己去冲澡,冲完,去了另一间卧室睡觉,把他一个人扔在了床上。在往后就是他噩梦的开始。

此刻他平静的看着他:“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你从来不记这些东西,你甚至连我的生日都不知道,而我却必须得记住你的生日。谭宗明,你从来都不知道我要什么?”

谭宗明笑了,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笑话,于是笑着问他:“你想要什么?钱?房子?衣服?车?”说完掏出了支票本,等着他说数字。

他看着他嘴角的讽刺,笑了笑:“钱?”

他挑眉:“多少?”

他:“我有,我有我的工资,够花。”

他愣了,看着他。

他:“衣服,我不缺。房子?”

他嘴角的讽刺加深了,他拿出自己的钥匙,取下别墅的钥匙,放在桌子上面推到他的面前:“那栋别墅,我要不起,而我也不想要。我的房子很好,不大但是够我住。”

谭宗明看着那把钥匙,笑了一下,用笔把它拨到了垃圾桶里:“我送出去的东西,绝对不会收回来。”

他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也只是笑了笑,这一刻,他觉得轻松了,他不用害怕了。他看着他:“我的车不高级,但是我很喜欢。”

他:“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谭宗明,我要的东西,你给不起,今生你都给不起。”

他:“笑话,还没有我谭宗明给不起的东西。说出来,我就给你,说不出来,乖乖的和我回别墅。”

他:“我要你的心,你给的起吗?”

他哈哈大笑,笑够了看着他:“别闹了!说点我给的起的东西。”

他平静的看着他:“谭先生,我知道你有钱,你也可以用钱办成任何你想要办成的事,你可以让我丢掉我的工作,买下我所住的小区,让我没有地方住,成为无业游民。”

他挑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赵启平:“谭宗明,我只是你的情人,可有可无的情人,现在,我想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想当你的情人了。”

谭宗明瞪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信不信我把你关起来?”

赵启平:“我信。”说完起身,对他鞠躬:“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如果您想让我丢掉工作,没有地方住,可以,毕竟钱是你的,那栋别墅也是你的。只是我这个人,我的心,不是你的。你想把我关起来,可以随时来医院找我。”说完他转身离开了这个让他感到恐惧的男人。

谭宗明也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他走出了他的世界,很好不是吗?很有自知之明不是吗?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可是自己为什么会有一丝丝的不舍和难过呢?他不过是我的情人而已。

赵启平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给英国皇家医学院打了个越洋电话,询问学校他一年前的申请还有没有效,那边回答他有效并且要求他尽快来上课,他请学校给单位发一封邀请函,学校同意了,并且答复他会很快见到那封邀请函。

他打开自己的护照,新换的,之后下楼买了点吃的上楼,吃完,洗个澡,窝在床上给父母打电话,听到父母的声音他想哭,母亲告诉他明天有时间回来吃饭,他答应了。

第二天回到家里,他和父母商量搬回家住,那套小房子或租,或卖。父母同意,父亲摸着他的头发:“傻孩子,当初非要搬出去住,没个人心疼,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

他抱住父亲的腰:“爸,当初我傻了,才要搬出去的。”

第三天他从自己的小房子搬回了自己的家,他接到了学校的邀请函,一个月之后他就要离开这里,去留学了。

他把邀请函递到了父母的面前,父母笑眯眯的:“去年就该去的,非要拖到今年。”

临上飞机之前他给谭宗明发了条微信:谭宗明,再见,再也不见。得到的恢复是对方已经不是你的好友了,请添加对方为好友。这样也好,不是吗?

在他离开了咖啡厅之后,谭宗明开着车回到了那栋别墅,摔上门,冲到了二楼,推开卧室的门,看到了那一地的衣服,和一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觉得自己很可笑,情人而已,走了就再找一个呗,何必纠结于一个人。

他推开了另一扇门,打开衣柜吓了一跳,那些被他扔掉的衣服,洗的干干净净的挂在了衣柜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分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应该在的地方。

他不知道他失去了什么,只是看着一柜子的衣服说了一句:“自作多情。”

推开了浴室的门,看着里面空荡荡的,只好折回到旁边的房间。推开浴室门,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东西就觉得烦躁。

冲好了,坐在床上拿着电话,划拉了半天也不知道该给谁打。老严?这个点了,不合适。安迪,算了更不合适了。

划着划着,划到了赵启平的电话。想起他下午的时候他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那么的幸奋:“今天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的日子,我在别墅等你,你早点回来好不好。”

且,无聊,想他干嘛?

关了手机,睡下了,只不过梦里没有了赵启平的身影。

早上起来他打开手机,看了看微信上面,看到了昨天赵启平给他发的一条微信:谭宗明,你没有心,所以你不会懂得爱。

谭宗明一怒之下砸了自己的手机:“混蛋,混蛋,你才没有心呢!”起身穿好衣服,开上车就上班去了。

来到了自己的公司,安排秘书给自己买早饭,买手机。

生活在继续,日子也在继续,没有了赵启平的谭宗明觉得生活充满了乐趣,身边的人换的更勤了,只是再也没有人能爬上他谭总的床了,开天辟地头一个的赵启平也从他的生活里面彻底的消失了。

他甚至懒得去查他消失到了那里,他认为他只要想找他,随时都能把他找回来,他删掉了他的微信,只留下了他的电话。他认为他还会回来找他,就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只要他生气不理他,过几天,他就会打电话找他,想办法哄他高兴。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他觉得不对劲了,他的猫咪似乎和他玩真的了。他本能的拒绝这个自己的这个想法,情人而已,可以随时换掉。

当他再换一个情人,看着眼前这个拼命讨好他的男孩,他笑了,这才对嘛,这才是一个情人应该做的事情,讨好他。

只不过他发现自己除了赵启平,对其他人已经失去了兴趣,哪怕是在床上,对方已经深陷情欲,他依然能扔掉避孕套,穿上衣服,转身走人。

那栋别墅已经被他卖掉了,开发商和物业拼命的讨好他,想留住他,而他还是把它卖掉了,别墅的主人已经不再了,留着何用?

赵启平留住别墅里面的东西,都被他打包带回了自己的房子,那些玩具全部烧掉了。

而他,再也没有找过情人。老严甚至打趣他:“你这是改邪归正还是浪子回头?”

他:“去去去,闲的你了。”

老严:“真的不用我让下面去给你找找!”

他:“不用,迟早我会找到他的。”

评论(2)
热度(5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