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罂粟的情人【上】

罂粟的情人   回魂(中)   赵启平版


再相见是三年之后,三年之后赵启平学成回国,身边跟着一个娇俏的小姑娘,拿着手机:“安迪说来接我的。”电话拨出去了,小姑娘高兴的直蹦跶:“安迪,我们到了。你到了没有?”

挂掉电话回头拉着他的袖子:“嗯~!开心点嘛!安迪说魏大哥今天也到,她不但来接我们还要接魏大哥。”

赵启平搂着她:“所以我们被顺道了对吗?”

小姑娘牵着他的手蹦蹦跳跳的:“我爸爸也来接我!”

赵启平:“小小,好好走,一会摔倒别哭。你给伯父打电话了?你不是说不想你爸爸吗?”

叫小小的姑娘拉着他的胳膊直晃悠:“嗯~!哪有啊。”

赵启平乐了:“是没有,快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两个人推着行李来到了出口看到了安迪和曲父,还有一个意料之外的人,赵启平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谭宗明,他站在远处打电话,没有看这个地方。

安迪看到了赵启平招招手:“启平,小小。”接到人之后话都不多说,推着他们两个就走:“快走,有什么事情回去在给我打电话。”

赵启平拉住了安迪:“安迪姐,事情已经过去了。”

安迪看着他:“是过去了,但是你现在回来了,快点和曲先生走吧。”

小小:“安迪,你怎么了?为什么启平回来你这么急。”

赵启平笑了:“我知道了,小小,走了。你爸爸该等急了。”

曲父瞪着女儿:“这么大了还不让我省心。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曲筱绡:“爸爸,我男朋友赵启平。”

赵启平:“叔叔好!”

曲父笑眯眯的看着赵启平:“谢谢你照顾我们小小。她啊,成天疯疯癫癫的。”

谭宗明站在不远处看着赵启平的一举一动,他突然发现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赵启平这样笑,发自内心的笑容,使他看起来很开朗,不像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笑的时候总带着一丝丝的小心翼翼和讨好,生怕惹他不高兴。

当他准备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魏渭到了,从出口出来了,安迪拽着他迎了过去。

他知道自己不着急,既然猫咪已经回来了,总有一天会回到主人的身边。

赵启平被曲父和曲筱绡送回了家,在家待了几天之后,回医院报道。很快,凭借着高超的技术和实力坐稳了骨科副主任的位置。

这天上午他坐诊,来排专家号的人络绎不绝,很快就到了他该午休的时候,看到最后一个病人的名字从预约系统里面跳出来的时候他差点掰断了自己的笔。

作为一个医生他不能放着自己的病人在外面等他,于是他示意助手叫人。

推门进来的人是安迪,而谭宗明则跟在后面,安迪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和赵启平说话了,她根本不想带谭宗明来看赵启平的诊,不是说他的技术不好,而是她实在太了解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点事情了。

那个时候赵启平找谭宗明的电话有一大半是她接的,到了最后他知道只要是安迪接电话就代表谭宗明不想见他,但是他还必须在别墅等他。

赵启平很平静的看着他们俩个人,冷淡的说:“坐!”

谭宗明坐在了赵启平的对面,赵启平看了看他:“怎么了?”

谭宗明伸出手:“手腕肿了!”

赵启平仔细的看了看:“崴伤,昨天晚上用力过度了?”谭宗明点点头。

赵启平开了药单:“回家冰敷,二十四小时后热敷,做完热敷之后,晚上在用药做热敷。”

谭宗明邪笑着说:“麻烦赵医生帮我做冰敷和热敷。”

赵启平:“要住院吗?”

谭宗明一愣:“住院?”

安迪拉着他就走了:“知道了,谢谢赵医生!”

曲筱绡拎着饭盒跑来了:“安迪姐,咦?这位是?”

安迪:“我老板,我还有事,先走了!”

曲筱绡推门进去了:“赵医生,吃饭喽!”

门关上的瞬间,谭宗明看到赵启平亲了一下曲筱绡:“知道了。”

谭宗明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问安迪:“他们什么关系?”

安迪推着谭宗明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车上看着他:“谭总,他现在和你没有关系,他现在很快乐。”

记得安迪第一次接赵启平的电话:“谭总,今天是我生日,你晚上可以早点回来吗?”

安迪:“你好,谭总现在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听,你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明显的愣住了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麻烦你告诉我,今晚我不等他了。”

安迪:“知道了。”挂掉电话调出来电的显示,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存,她都不知道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谁。

接到的电话次数多了她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叫什么,所以每次接电话的时候她都会说:“你好,我是安迪,谭总现在很忙。”

赵启平就会说:“知道了,谢谢你,安迪姐。”

谭宗明看着安迪:“想什么呢?还不走,约了老魏吃饭,我不想迟到。”

安迪火大的看着他:“我是公司的财务主管,不是你的秘书,你为什么总是让我做一些秘书做的事情,从四年前就是这样。”

谭宗明眨眨眼睛无辜的说:“咱们是朋友,好朋友。”

安迪打着车,油门踩到底,车子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见鬼的好朋友。谭宗明,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说完松了油门,车子平稳的开走了。

赵启平安静的吃着曲筱绡送的爱心午餐:“你总往我这里跑,不管家里了吗?”

曲筱绡:“是我妈妈让我给你送饭的。她说我既然是你的女朋友,就要尽女朋友的义务,给你送午饭。明天想吃什么?”

赵启平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啊,我想吃你做的饭,可以吗?”

曲筱绡撇嘴:“我不想你在进医院啊,太可怕了,不做。”

赵启平:“总的学会吧,慢慢来呗。”

曲筱绡撅嘴巴:“知道了,晚上有时间吗?”

赵启平看了看记事本:“不去,明天白天还是我坐诊。”

曲筱绡:“啊,不要啊,好久没有去了。”

赵启平点点她的鼻子:“过来。”搂着曲筱绡坐在自己的腿上:“下午,我可以早点下班,陪你去逛街好不好?”

曲筱绡搂着他的腰:“你不是不喜欢逛街吗?”

赵启平:“陪你,我乐意!”

曲筱绡:“好啊,好啊,晚上我们出去吃饭!”

赵启平:“小心长胖!”

曲筱绡:“不怕,不怕!”

赵启平:“好,就这么说定了!”

曲筱绡从他腿上蹦下来:“知道了,我在哪里等你。”

赵启平:“回家或者出去玩,不然就在我的休息室等我。”

曲筱绡:“我可不在医院等你,等你下班给我打电话!”

赵启平:“知道了,去吧!”

曲筱绡拎着饭盒快乐的跑了,赵启平在她关上门的一瞬间,一下趴在了桌子上面,自嘲的笑了笑:“谭宗明,你还真的是我的克星。”不可否认,看到谭宗明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还是加快了跳动。

下午下班的时候,谭宗明远远的把车停在了一个可以看到医院门口的地方,看着赵启平开着自己的车出来,在门口停了一下,女孩上了车,车开走了。

谭宗明捏着电话给老严打电话:“帮我查一下,赵启平这三年到底在哪里?干了什么?那个女孩姓曲,也帮我查一下。”

老严:“老谭,你玩真的?”

谭宗明嘴角上挑:“他是第一个把我甩掉的人。”

老严:“好吧,知道了!”

谭宗明:“老价格!”

老严:“OK,成交。”

很快赵启平这三年的资料全都到了谭宗明的手上,三年学了别人五年学的东西,还交了女朋友,他敢交女朋友。竟然敢交女朋友。

谭宗明火大极了,摔了资料,想起那个时候赵启平对他说的话:“我要你的心,你给的起吗?”“谭宗明,你没有心,所以你不懂得爱。”

谭宗明想起和赵启平第一次上床的时候,赵启平说:“你就是一只罂粟,充满致命的诱惑。”

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谭宗明烦躁的砸掉了手里的杯子,踢翻了茶几,屋子里的人被他赶到了别的地方,不许出现在他的跟前,他把他目力范围内的东西砸了个一干二净。

踩着一地的碎片上楼去了,把自己摔进来大床上面,一闭上眼睛就是赵启平的笑和的泪。

该死的,什么时候他的笑容里面掺了些许的哀伤,出现了讨好和小心翼翼。

他烦躁的扔掉了枕头,难道不对吗?他是金主,他不过是他的情人,他应该讨好他才对,他应该对他小心翼翼才对。

他想起来有一次喝多了,赵启平对他说:“我给你伤害我的理由不是吗?你就这样糟蹋我的心?谭宗明,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赵启平对他说:“谭宗明,你行行好,你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他的语气里面为何满满都是绝望。

“是,我怕你!”那是恐惧,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他居然害怕他,他居然会害怕他,太可笑了,他一项是个完美的情人,除了不许自己的情人爱上自己以外,任何时候都堪称完美,只要是他的情人喜欢的东西,他都不吝啬金钱。

而他所有的情人当中,他是唯一一个和他有身体接触的人,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和他上床的人,他甚至用他的名字买了那栋别墅,允许他在那栋别墅里面接待自己的朋友,但是似乎他从来不带他的朋友去那栋别墅。

真是不知足,小猫咪看来是欠调教了。

他起身打开了自己最里面的衣柜,那里面放置的是三年前他买给赵启平的衣服,那些衣服的吊牌都在,他从来没有穿过他买给他的衣服吗?

谭宗明笑了,真是有意思,看来他们之间还有的耗。

几天之后,谭宗明再次挂了赵启平的号,大刺刺的坐在他的办公室里面,盯着他看诊。

而他不为所动,尽职尽责的给病人看诊,到他了,他连叫他都不叫,直接起身,准备走人。

他撑着自己的下巴叫他:“医生就是这样看病的吗?”

他背对着他:“您有病吗?”

他:“有,我手疼!”

他回头看着他,冷漠而且陌生的眼神,是从来没有过的,他关上门,双手插兜站在门口看着他:“谭总,您是故意的吗?不可否认,至今我看到你,我都会心跳加快,请问,谭总,您有心吗?”说完打开门,走了。

谭宗明第一次被人晾在一边,而且那个人还声明他爱他,谭宗明觉得真是太可笑了,他的情人说爱他,还是个男人。

他起身跟了出去,在快到食堂的地方截住了他,他看着他:“谭总有事吗?”

谭宗明挑眉:“不请我吃饭吗?”

他挑着嘴角:“我没有听错吧?唐唐晟瑄的总裁,要我这个小医生请你吃饭?”然后凑进他:“你也不嫌寒颤!”说完转身准备进食堂。

谭宗明怒极反笑,伸手拽住了他:“赵启平。”

他回身看着他:“谭总,有事吗?”

谭宗明:“信不信,今天我就让你脱了这身白大褂。”

赵启平歪着脑袋看着他,抬手脱掉了自己的制服,扔在了他的跟前:“您请便。”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谭宗明也转身走了,边走边打电话给院长,要求必须立刻、马上让赵启平停职。他一定要赵启平投降,妥协,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不意外,赵启平立刻就被停职了,曲筱绡看着笑的一脸褶子的男朋友:“你没有疯吧?被迫停职,你居然能笑成这样。用不用我打电话,求我爸爸帮忙?”

赵启平搂着她亲了一下:“是这样的,本来呢,今天下午有一台手术,那台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病人的家属已经知道了手术的风险了,还是要求给病人动手术。明白了吗?”

赵启平因为“被”停职,成功的躲过了这次失败,正好在家乐得逍遥,天天陪着曲筱绡作天作地。 

曲父看不下去了,叫赵启平去书房谈心:“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赵启平看着眼前这个和父母一样疼爱他的长辈,有些踌躇。

曲父:“我的书房隔音很好,你不用害怕小小会听到我们的对话,而且我也找人查过你,我知道你和谭宗明有一段说不清楚的关系。”

赵启平不惊讶曲父会这样做。

曲父坐在书桌前有节奏的敲着玻璃:“谭宗明,号称大鳄,被他看上的猎物,没有一个会逃出他的手心,他这是在逼你回到他的身边。”

赵启平看着他:“我知道他想做什么,我也知道我一旦回去等待我的是什么。”

曲父:“所以呢?用我帮你吗?”

赵启平:“您帮不了我,我了解他,您要是可以帮我,早帮我了。”

曲父:“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想知道,你对小小是不是真心的。”

赵启平:“是真心的,但是这件事,请让我自己解决。”

曲父:“好,去吧,小小在等你。”

赵启平出了曲父的书房,看到曲筱绡等在门口,撅着嘴巴看着他:“你们说了什么?”

赵启平拉着她:“你爸爸问我什么时候娶你?”

曲筱绡吐着舌头:“我还没有玩够呢。”

赵启平亲了她一下:“是啊,我知道,所以我说等你玩够了,我们就结婚。”

评论(4)
热度(4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