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罂粟的情人【上】

罂粟的情人   回魂(下)   赵启平版

从曲家出来,赵启平把车开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趴在方向盘满身疲惫的看着夜景。

自从他回到这座城市,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和他之间藕断丝连。

他笑自己没有出息,都这样了,他的心还是为他悸动,飞蛾扑火不过如此,已经死过一次,再死一次又何妨。

他的电话响了,他看着电话就知道是谭宗明的电话,他不意外谭宗明会知道他的新号码,接上电话,谭宗明得意的问他:“想清楚了没有?回到我身边,我就会让你复职。”

他笑了:“然后呢?把我关起来吗?”

谭宗明一下子愣了,他确实想把他关起来,不让他见任何人。

他继续问他:“是不是准备烧掉我所有的衣服,把窗户封上,窗户和门都已经改造完了吧,就等着关我呢吧,说吧,地点在哪里,我去。”

谭宗明愣愣的看着电话,不可思议的看着电话,他说的都对,他确是已经把他的家改造完了,他确实准备把他关在这里,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赵启平:“谭宗明,说话啊,地点在哪里?告诉我,你准备把我关在哪里?”

谭宗明把地址告诉他了,他驱车来到了谭宗明位于市区的家里,没有和任何人联系。

谭宗明打开门,他进去看了一圈:“不错嘛,改造的很好。”

把车钥匙扔给他,把电话扔给他,踢掉了鞋子,转身上到了二楼,谭宗明站在下面看着沙发上面的钥匙和电话。

过了一会赵启平光着上身下楼,哼着小曲,进到厨房,准备烧一壶水喝,看到煤气还没有掐掉,从厨房探出头来:“怎么?还给我留着煤气啊,不怕我把房子点了。”

谭宗明一脸阴郁的看着他,为什么想让他屈服就这么难呢?他不想这样做,真的不想,为什么他一定要逼他这么做呢?

谭宗明:“不怕,今天你就待在这里吧。”

赵启平挑眉:“就这么简单,你不留在这里?”

谭宗明锁上门:“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留在这里。”

赵启平笑了笑,不在说话了,而是烧水,泡茶,只泡了自己的茶。

谭宗明坐在沙发上面看着他的举动,他端着茶坐在他对面的茶几上:“谭总,准备睡哪里?我看了看,楼上有两间卧室,空调的性能很好,而且窗户密封的也很好,连玻璃都是毛玻璃。看了谭总是不准备让我在这套房子里穿衣服了对吗?”

说完起身脱了自己的裤子,踢开,脱掉了内裤,光着站在他的跟前:“谭总可还满意?不要吗?不要的话,我要休息了,你随意。”

谭宗明一把拽过他:“既然你这么等不急,我怎么拒绝呢。”

和那个时候一样,被他折腾的快要死掉了,被他抱上楼,放进浴缸,谭宗明没有忽略他脸上的泪水,他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被他弄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泪水一直在流;被他弄得高声呻吟,哭啼求饶的时候,泪水一直在流,流进了谭宗明的心。

第二天,谭宗明醒来的时候,发现床上没有第二个人睡过的痕迹,他眯了眼睛,怒火万丈,起身寻找赵启平的踪迹,推开了隔壁的卧室门,看到他睡在床上,哼了一声关上了门,下楼去了。

赵启平早就醒了,听到了门响,知道他出去了,就起身,走进了浴室,看了看浴帘杆,试了试它的承受力,拿出领带,在上面系好,站在浴缸的边缘,听到这边的门开了,就吊了进去,吊在了谭宗明的跟前。

谭宗明慌了,赶紧抱住他,把他放了下来,拼命的晃着他,给他做人工呼吸,给他穿好衣服,抱着他来到楼下,拿手机打电话求救。

他看着他,闭上了眼睛,连死亡都成了一种奢望,他还准备怎么折磨他呢?

在急救车上,谭宗明看着医生给他套上氧气,勒令他不许说话。

谭宗明坐在手术室的门口自责不已,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他爱上了赵启平,爱上了他的情人,可是他们之间所有的可能性被他掐的死死的。

他有心,他不是没有心,只不过他从来不去正视自己的感情。

安迪得到消息,冲到医院,指着鼻子把他骂了一顿,被老魏拉住了,不然安迪真的准备抽他。

安迪对着他吼道:“你会后悔的,谭宗明,你会后悔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他?”老魏把安迪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赵启平还是被救活了,抢救的很及时,但是他不愿意看到谭宗明,赵氏夫妇也不想看到他,只是一个晚上,自己的爱子就躺进了医院。

曲筱绡坐在病房里面哭的昏天黑地。

他甚至连请求原谅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赵氏夫妇轰出了病房。

他求安迪,让安迪和赵启平商量,能不能见他一面。

赵启平看着天花板答应了,安迪和曲筱绡守在门口。

赵启平看着他:“谭宗明,放过我好不好,行行好,你放过我。”

谭宗明:“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做?我只是不想让你离开我而已。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他:“是你逼我的。”

谭宗明看着他,他看着谭宗明:“如果,你是来请我原谅你的,你走吧,我原谅你了。”

谭宗明依旧不愿意离去,赵启平看着他:“谭宗明,你真的知道什么是爱吗?你真的爱我吗?你爱的不是我,你爱的是你自己,你只是得不到我,就像把我绑在你身边而已。”

谭宗明:“不是的,启平,给我一个机会,启平,我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赵启平:“谭宗明,我不爱你了,你走吧,爱你的赵启平已经死了,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门口的曲筱绡惊呆了,她的男朋友,她的未婚夫在对着一个男人说爱他,这个世界要不要这么疯狂。

此时,谭宗明已经意识到自己失去了爱他的资格,但是他还是想争取一下:“启平,给我一个机会,可以补偿你。”

赵启平:“不用了,我不需要你补偿我,我的未婚妻就在门口,我不想她误会我们,谭宗明,最后我在求你一次,行行好,你放过我吧。这么多的男人和女人想对你投怀送抱,你不缺我一个。”

谭宗明苦笑不已:“可是,世上只有一个赵启平啊。我只要你。”

赵启平:“你爱我的方式,就是把我关起来吗?与世隔绝?谭宗明,你不懂爱,所以放过我吧,我不想被关起来了。安迪姐,请你带他走吧。我不想见他!”

安迪推开门,看着他们,摇摇头,带着曲筱绡离开了。去安慰自己的小姐妹去了,把空间留给了这两个人。

赵启平闭上眼睛,不在看他,因为上吊,他的嗓子和颈椎受损严重,医生要求他尽量不要说话。

谭宗明坐在椅子边上看着他:“启平,真的,我爱的人是你,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懂什么是爱,所以我才会那样对你,你应该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男人,而且还是我的情人,你离开的这些年我没有在找情人。你信我,那栋别墅我卖掉了,里面的东西,你的衣服就在卧室的柜子里面,那些玩具被我烧掉了。”

说完自嘲的笑了笑:“我发现,你从来没有穿过那些衣服,也是,当我的情人已经够委屈你的了,你怎么会要我给你买的衣服呢。我是想把你关起来,永远的关在我的身边,那里是我的家,我在这座城市的家。我不想你离开我,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所以我就改造了我的家,那里只有我们两个生活。窗户密封的很好是因为,有一会刮台风,把别墅的窗户吹坏了,吓到你了,所以我让人把窗户加固了。都是毛玻璃,不是不想你不穿衣服,而是我怕别人从窗户上面看到里面。空调的温度刚好是因为你在别墅的第一次就被冻感冒了,躺了好几天,才好。我是想把你关起来,但是,你不会失去自由。这是那套房子的钥匙,你的车钥匙,还有你的手机,电我已经充好了。”东西被一一摆在了床头柜上面。

他继续说:“如果,你不想在国内继续待下去,我会带你走,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如果你不想见到我,我不会在打扰你的生活。启平,对不起,还有,我爱你,是真的。”说完,谭宗明起身离去了。

三个月之后,赵启平出院,医院恢复他的工作,鉴于他受伤需要进行复健,所以中医监督他喝药治疗他受损的气管和声带,复健师监督他复健,他只有半天的坐诊时间。

而谭宗明彻底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他也不去打听他的消息,只是他的手机里面一直留有他的电话和微信。

一年之后,他和曲筱绡的婚礼如期举行,曲筱绡问他:“你后悔和我结婚吗?”

他看着曲筱绡:“不后悔!”

曲筱绡:“可是,你爱的人不是我。”

他笑了,搂曲筱绡入怀:“现在,我爱的人是你就够了。”

谭宗明在远处看着他和曲筱绡的婚礼。安迪:“后悔了吧,活该!”

谭宗明:“后悔了,但是重来一次的话,我还会这样做,但是我会换个方法。”

安迪:“你啊,受不了你。”说完递了一枚钥匙给他:“给你,晚上有人等你,去吧。”

谭宗明看了看那枚钥匙,是那个时候他留给赵启平的钥匙,他不解的瞪着安迪。安迪已经拉着老魏去祝福新郎新娘了。他只得回到办公室。

晚上,谭宗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打开门,地上摆着蜡烛,铺着玫瑰花瓣,他诧异的看着这一切。关上门,脱掉衣服和鞋子,顺着蜡烛和玫瑰花铺成的路,走到了房间的天台上面,意外的看到了今天应该和曲筱绡去度蜜月的人,他站在天台上面,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背对着他。

他走过去搂住他的腰:“后悔吗?”

他:“不后悔!”

他:“我爱你,我的罂粟的情人!”

THE END

————————

本篇完结     依旧是未完   待续

评论(13)
热度(5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