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罂粟的情人(中)

罂粟的情人    回魂  谭宗明版  重新爱你(上)  

谭宗明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躺了一个晚上,他不能相信自己还活着,从昨天晚上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上面躺着,他的保姆告诉他,他参加了一个晚宴喝的有点多,进门就在沙发上面睡着了,可是他却不记得他参加过什么晚宴。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他看着自己的手机愣了好一会,这部手机和赵启平的是情侣机,除了颜色不一样,其他都一样。好像是他们认识的第二个月赵启平买回来送给他的,当时他不置可否的看着他,看着兴奋的他,给他换上了新手机。

看着时间,看着日期,他确定自己还活着,活在有赵启平的世界,他记得今天是他们认识一周年的日子,不意外的话,中午他会接到赵启平的电话,他记得这个他晚上去了酒吧,喝多了回到别墅,把赵启平折腾了一个晚上,然后把他一个人扔在了床上,自己去了另外一间卧室。

他敲敲自己的脑袋,拿着电话给赵启平拨电话,电话很快被接起来了,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变成了这样,赵启平必须在第一时间接他的电话,不管他是在做什么,都必须接他的电话,这是为什么?他在心里问自己。

他听着电话那头不甚清醒的声音:“谭总,有事吗?”

他问他:“昨晚又乱跑了?没有好好休息吗?”

他迷迷糊糊的说:“你昨天不是忙吗?我就和几个朋友去酒吧了!你不会生气了吧?”

赵启平觉得自己的屁股开始疼了,起身喝了几口水就听电话那头的人说:“喝完酒就喝凉水,你是不是不要你的胃了?去喝点热水在和我说话。”赵启平乖乖的去兑了一杯热水回来喝掉了。躺在床上,听他的电话。

谭宗明:“今天早上不坐诊吗?”

赵启平:“嗯,今天不是我坐诊,下午可以早点下班。”

谭宗明:“下班给我打电话!”

赵启平:“哦,知道了!”

谭宗明:“你的车呢?昨天晚上去酒吧,你的车放哪里了?”

赵启平想了半天:“车好像在酒吧门口。”

谭宗明叹了口气:“在家等我,我送你上班!”

赵启平惊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不用了,不用了,我坐公交车去。”

谭宗明:“听话!”

赵启平愣了愣:“哦,知道了!”他知道不听话的后果什么。

挂掉电话,谭宗明起身去冲了澡,顺便再掐了自己一下,疼的龇牙咧嘴的才确定自己真的还活着。

然后吩咐保姆准备早饭,熬粥,还要用保温桶装,保姆愣了半天点头答应,去准备早饭。

谭宗明换好衣服,吃完饭,拎着保温桶坐到车上,给赵启平打电话:“起来没有,二十分钟后给我开门。”

赵启平:“不用了,不用上来,我下去等你。”

谭宗明笑了:“你准备在车里吃早饭吗?”

赵启平又愣了:“哦,知道了。”依言乖乖的起床,打理自己。二十分钟后,赵启平的电话响了:“我到楼下了,那个单元,几楼!”

赵启平趴窗户上面往下看,看到了谭宗明的车,而他本人站在车跟前,往上看。看到了他,他就挂掉了电话,走进了单元门。

赵启平赶紧跑去开门,站在门口等他,过了一会脚步声传来,谭宗明的身影出现在了楼道里,看到他站在门口,他有些不太高兴的看着他:“这么早就站在这里,万一出现的不是我是别人呢?”

赵启平有些呆滞的看着他,今天太阳这是打西边出来了。

谭宗明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平时自己是怎么对待他的,他有恃无恐的挥霍着他对待自己的真心,让他一次次的失望,又一次次的给他希望,直到他受不了了要逃离他身边的时候他做了什么?把他关起来,折磨了他一年,把他逼死在自己的跟前,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赵启平的痛苦和无奈。

他要的不多,只要他对他好一点点,那怕是给他一点点的回应他都会开心的像个孩子,而他却从来不给他任何的回应。谭宗明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混蛋。

他站在门口看着他,像是隔了一个世纪,伸手把他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柔声说:“没事少去酒吧,酒喝多了,拿着刀子的手会抖,而且对胃也不好。嗯?”

他呆滞的点头,接过他拎在手里的东西,他推着他进屋,用脚跟把门关上:“去吃饭吧,时间还早,不会让你迟到的。”

赵启平开心的拎着保温桶进了厨房,保温桶是两层,上面是鸡蛋和饼,旁边放着凉拌菜。下面是粥,八宝粥。赵启平把里面的粥倒了出来,就听谭宗明说:“粥里加过糖了,应该够甜,你尝尝,不够甜在加点糖。”

赵启平:“哦,你吃了没有?”

谭宗明:“吃过了,你快吃吧。”坐在客厅看着他摆在桌子上面的杂志。

赵启平端着碗,站在门口偷偷的看他,为什么他今天看起来不一样呢?他从来不会关心自己的去向,只是在想起来找他的时候才会找他。而且规定他必须在第一时间接他的电话否则就不用见他了,要是今天有手术,必须提前通知他。他们之间永远隔着天和地的距离,他永远走不进他的世界,他的世界自成一体,拒绝他的进入。可是他今天就站在了他的世界的门口。

吃完饭,和谭宗明一前一后的下楼,谭宗明打开副驾驶,走到了自己的驾驶位,坐进去看着他站在门口:“怎么不上来?”

赵启平:“我还是做公交车去吧!”

谭宗明:“快点上来吧。”

赵启平坐了进来,谭宗明伸手给他拉安全带,他吓的往后缩自己的身子。谭宗明看着他:“启平,你害怕我对吗?”

赵启平看着他的眼睛,不是以往的桀骜不驯和冷酷,而是温暖,满满的温暖,他舔了一下自己的唇,轻轻地说:“是的,我怕你,谭宗明,我真的害怕你。”

谭宗明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抚了一下他的唇,因为害怕,进而准备逃离,他到底做了什么?自责的笑笑:“对不起,让你害怕我,是我的不对。”赵启平觉得天上是不是要下红雨了,今天的谭宗明格外的不对劲。

到了医院门口,谭宗明问他要他的车钥匙,打了把方向走了,回公司安排人去开赵启平的车到公司的地下车库。

赵启平站在门口看着他的驶离他的视线,赵启平握着自己的手机,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今天的谭宗明和以往的谭宗明不一样。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手机开始发愣,他让他下班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他会来接他,他真的会来吗?他可以给他打电话吗?真的可以打电话给他吗?

赵启平看着手机苦笑不已。刚开始的时候,给他打电话都是安迪姐在接,到现在他知道了只要是安迪姐接电话就代表谭宗明不想见他,之后会给他发条微信告诉他晚上在别墅等他,等待他的临幸。高兴了做完会搂着他睡觉,不高兴了做完会告诉他自己休息吧。他从来不会为自己考虑什么,因为自己只是他的情人,只是他的情人而已。

下午五点的时候,谭宗明的电话到了他的手机上面:“启平,我到医院门口了,你下班没有?”

赵启平:“我,我还没有下班。”

谭宗明:“我等你!”

赵启平在办公室里磨叽了好一会才出来,就看到谭宗明靠在自己的车头跟前,打电话安排工作。

看到他出来,打开了副驾驶,赵启平坐了进去,他从口袋里拿出他的车钥匙递给他。继续站在车外打电话,打完电话才回到车里问他:“想去哪里?”

赵启平看着他:“你想去哪里?”

谭宗明开着车想了一会,就带他来到了一个环境很优雅的餐厅。

包房里面就他们两个人,谭宗明点了几个赵启平爱吃的菜。看着对面的人:“启平,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好吗?”

赵启平有些踌躇的问到:“你不会惩罚我吧!”

谭宗明想到自己的那些手段,也只能笑笑:“不会。”赵启平点点头,他们不在说话了,而是等着上菜,等菜上全了,谭宗明倒了一点红酒在杯子里面。

赵启平看看他:“我可以不喝吗?”谭宗明点头。

谭宗明抿了口酒:“启平,你喜欢那栋别墅吗?”

赵启平先摇头,然后点头。谭宗明看着他:“启平,如实说,没有关系的。”

赵启平:“不是很喜欢!”

谭宗明苦笑不已:“启平,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什么叫不是很喜欢。”

赵启平看着他:“我喜欢里面的装修,因为那里面是我找人做的装修,但是我不喜欢那栋别墅。”

谭宗明:“很好,我也不喜欢那栋别墅。”

那栋别墅承载着谭宗明的噩梦,他和赵启平的感情就葬送在那栋别墅里面。

他记得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他对赵启平说不穿衣服的时候最好看,那段时间赵启平只要是在别墅里面就会光着身子,窗帘只能整天拉着。他对赵启平说你的身子只有我能看,他对着他撒娇,耍赖皮,他给他把衣服一件件的重新穿上。

他记得后来有一会他喝多了回到别墅,赵启平对他说:“是我给了你伤害我的理由不是吗?你就这样糟蹋我的心吗?谭宗明,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他捏着他的下巴看着他:“你只是我的情人,你最好记住你的身份。这栋别墅难道不是我送给你的吗?”他不敢再往下想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年里对他做了多少伤害他的事情。

赵启平看着他的脸色千变万化,本能的感觉到了害怕,但是他还是说了:“谭宗明,我们分开吧,我只是你的情人而已,一个可有可无的情人。”

谭宗明愣愣的看着他:“你要离开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赵启平鼓足了勇气,有些颤抖的说:“谭宗明,我只是你的情人,你根本就不爱我,不是吗?在你眼里我恐怕就是你泄欲用的工具吧!”

他看着他,记忆出现了重合,他眼前出现了另外一副画面,是他最害怕的画面,画面里的赵启平也对他说:“我是你什么人?男朋友?包养的情人?你谭总是我什么人啊?在别人眼里我恐怕就是你的情儿吧。我什么都不是,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泄欲用的工具对不对?想起我了,就来找我,高兴了,就哄哄我,想不起我,就把我放到一边,等待你随时的召唤。”

一瞬间谭宗明崩溃了,他伪装了一天的坚强,因为他的一句话破碎了,失去他那种痛苦,那种痛不欲生的痛楚,他不想再去品尝。

他红着眼睛瞪着赵启平:“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我求你,不要再说了。”

赵启平看着他的样子吓了一跳,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谭宗明,此时此刻就像一只受了伤了小动物,他的痛苦显而易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浓烈到让他窒息。

赵启平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看着他:“你怎么了!”

谭宗明一伸手就把他抱在了怀里:“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对你,我不该对你说那些伤害你的话,不要离开我,启平,不要离开我。”抱着他,他哭了,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打湿了赵启平的衣服。

赵启平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他感觉到他似乎要把他揉进身体里面,他的搂抱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轻轻的推推他,他反而搂的更紧了,他:“谭宗明,你抱的太紧了,我喘不过气儿了。”

谭宗明赶紧松开他:“对不起。”又是一句道歉。

赵启平彻底的迷糊了,他到底是怎么了,平时巴不得他不找他,总是他打电话约他,约完了就是上床,除了上床,他什么都不和他做。对他漠不关心。而今天对他的温柔让他感到了恐惧,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他不知道接下来他会用什么招数来对待他,他已经赌不起了,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谭宗明拉他坐在自己的身边,开始平复自己的情绪,两个人长时间的沉默,让赵启平感觉到了害怕。

他说:“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我不会在提了,但是你不能以此为借口来对我进行惩罚。”说完,赵启平明显的感觉到了谭宗明在颤抖。

谭宗明看着自己的手,笑了一下:“我就这么让你感到害怕吗?”说完他看着他:“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赵启平看着他,不敢说话,他当然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是看他今天的情绪很好,对他也不像往常,才敢对他说分手的。

谭宗明再次将他搂进怀里:“让你害怕我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对你,只不过,过了今天我们在来谈分手好吗?过了今天我都答应你,你想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今天,今天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的日子,不管以前我是怎么对你的,我都希望你把它们统统忘记。只要过了今天,你想去留学,想去哪里我都送你去,但是今天别离开我好吗?”他记得那个时候赵启平申请了留学,学校也答复他可以尽快入学。

赵启平点头 ,他带着他起身,招来侍者结账,然后拉着他出去,带着他来到了公司的地下车库,赵启平愣了一下问他:“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谭宗明松开他的安全带:“你的车我让人开到了这里。”

赵启平下车看着他,今天他实在是看不懂他,谭宗明下车走到他跟前:“可以在陪我最后一个晚上吗?”

赵启平看着他:“去哪里?”

谭宗明想了半天:“去我哪里?”

赵启平摇摇头:“去别墅吧!”

谭宗明有些无语:“好,就去别墅。”

两个人开着各自的车,一前一后的来到了这栋别墅,谭宗明站在外面看着别墅的外观,很漂亮的一栋别墅,只可惜埋葬了两个人的一切。

评论(11)
热度(3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