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罂粟的情人(中)

罂粟的情人   回魂   谭宗明版    重新爱你(中)

谭宗明拉着他来到了二楼的卧室,让他坐在床上,拎出一个箱子,打开衣柜,把他的衣服全部打包放进去。这个箱子是他送完赵启平之后买回来放进来的。

赵启平愣了:“你这是做什么?”

谭宗明看着他:“你不是不喜欢这里吗?我也不喜欢这里,带你来是收拾这些衣服的。今天我不会碰你的,你放心。这些衣服,你要是不喜欢,可以送人,也可以通过网络卖掉。”

这些衣服,是他们在一起的头几个月,谭宗明和他一起上街的时候买给他的,每一套他都试过,只要是他点头,他就会刷卡买下来。

而赵启平只是穿过两件T恤,其他的衣服在他们之间变了味道之后再也没有碰过,有的时候,他会抱着其中的一套入睡,回忆他们之间那些美好的点点滴滴。

一个箱子没有装下,好在当时买衣服的袋子都在,谭宗明把衣服全部收好,拎下去放到他的车里,他跟着进进出出好几次,才把那些衣服都拿完。

回到客厅里面,两个人头对头躺在沙发上面,谭宗明似乎睡着了没有任何动静,赵启平悄悄起身,趴在哪里看着他的眉眼,看着、看着眼泪下来了,这一天的变化太大了,大到他无法想象,以他对他的了解,今天他说出那些话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清楚的很,可是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不可否认谭宗明是个完美的情人,帅气多金,器大活好,不吝啬金钱,只不过他的脾气就是个万花筒,说变就变。高兴了捧你入云端,不高兴了送你下地狱。做爱的时候能让你一直在天空飞舞,随着他驰骋于欲望的海洋;但是完事了通常会直接睡下,要是惹他不高兴了,完事了会扔下他一个在别墅;就是他高兴的时候,早上醒来,别墅也是只剩下自己,他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谭宗明睁开眼睛看到他坐在那里流泪,心疼极了,坐到他身边伸手擦掉他的眼泪:“别哭了,是我的错,过去的一切都是我的错。”

赵启平看着他:“我不想离开你,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知道我不想离开你,就拼命折磨我。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谭宗明只能搂着他,他无法解释他的所作所为,他有时候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他们之间本无交集,是他硬让他们之间有了交集,在认识赵启平之前,他谭宗明的床没有一个人可以上的去,认识赵启平之后他谭宗明的床上永远只有一个赵启平。

曾几何时,他对他们之间产生了厌倦,开始变着法子来让他感到难堪和不舒服,所有这一切的基础是赵启平爱上了他,爱上了他这颗有毒的罂粟,他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所以为所欲为的折磨着他。

如果没有死过一次,没有看到他死在自己的眼前,谭宗明可能永远都不会认错。

他把赵启平抱起来,来到了二楼,不是赵启平的卧室,而是二楼属于他的卧室,这间卧室赵启平也很熟悉,因为他会把谭宗明扔掉的衣服洗干净晒干,挂到衣柜里面。

可是这间卧室的床他从来不曾碰过,因为他亲眼看到过谭宗明把一个躺在他床上的模特一巴掌扇出了鼻血,然后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扔到了外面,他的人把她带走了,之后那个模特在也没有出现在电视上面。

赵启平惊惧的看着他,抓着他的衣服拼命的摇头:“我不在这里。”

他把他放在床上,俯身亲着他的额头:“启平,我不会动你的,从今天起,只要你不要,我是不会碰你的。”然后和衣躺在他的身边,把他搂在怀里,亲亲他的头发:“睡吧,明天早上送你回去。”

第二天醒来,他以为自己还是一个人在别墅里面,却意外的看到了旁边坐着谭宗明。

看到他醒了,谭宗明:“醒了,去洗漱吧,我把旁边卧室的东西拿过来了,你弄完去看看,什么要,什么不要。”赵启平起身去了。洗漱完,去了旁边的卧室收自己的东西。

半天见他不过来,谭宗明起身过去了,看着他站在洗手间里面发呆:“启平,你怎么了?”

赵启平抬头看着他:“谭宗明,我们真的要分手吗?”

谭宗明伸手抚着他的唇:“启平,你想分开,我们就分开,你不想分开,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一切都由你来选择。我不会强迫你了。”

赵启平看着他:“谭宗明,你爱我吗?”

谭宗明:“是,我爱你,爱的心都疼了,从前我不懂什么是爱,我甚至不明白我会对你产生悸动的根本是什么。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赵启平不太敢相信他的话:“谭宗明,我们可以先分手吗?给我一点时间。”

谭宗明点点头:“好,走吧,我们去吃饭。”

谭宗明准备拉他的手,被他轻轻的躲开了,这样的谭宗明,还是让赵启平感到害怕,他害怕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谭宗明制造出来的骗局。

谭宗明看着他的反应,想起了那个时候他的反应,无奈的笑了,信任的重建看来太难了。

于是对着他伸出手,看着他,赵启平看看他的手,看看他的眼睛,伸手轻轻的敷在他的手上。

由他牵着走出了那栋别墅,看着两辆车谭宗明犯愁了,打电话叫人过来开车太麻烦了。

看着赵启平:“启平,各自开车,先去你的房子放东西,然后坐我的车出去,你看可以吗?”

赵启平点点头,于是两个人两辆车,驶出了别墅。来到了赵启平的小房子,谭宗明看着那套一居室:“启平,为什么不搬回去和父母一起住?”

赵启平看着他:“因为,你,会随时找我。”

谭宗明再次苦笑不已:“以后不会了,我会提前给你发信息。”

赵启平:“我打电话不会在是安迪姐接吧?”

谭宗明:“启平,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但是我要你知道,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不会在要求你第一时间接我的电话,第一时间给我开门。如果我在开会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放完东西,谭宗明和他吃完饭,就走了,开着车回到了别墅收拾自己的东西。

收拾完了,打包装箱,放到自己的后备箱里,在给搬家公司打电话,派车过来把别墅里的东西都搬走,搬到他的仓库去。之后把这栋别墅卖掉,开发商惊恐万分的给他打电话,请求他不要卖掉,出租都可以,谭宗明以不喜欢为理由退掉了这套别墅。

谭宗明答应赵启平和他先分开一段时间,安迪狐疑的看着他,他是怎么对待赵启平,安迪全看在眼里。

于是趁着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问他:“你不会又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吧?”

谭宗明看着她:“我在你的眼里已经没有信誉了吗?”

安迪:“不是在我眼里没有信誉了,而是你对待启平的方式我受不了,你是不是吃准了他舍不得离开,才这样对他的。”

谭宗明:“我已经放他离开了。”

安迪:“你会这么好心?”

谭宗明:“安迪,你要是在这样我可真的生气了!”

安迪吃完饭当着他的面给赵启平打电话,谭宗明真的是无奈了,原来他已经引起公愤了。

安迪问他:“你们真的分手了?”

赵启平:“是的,他已经答应了!”

安迪:“他没有威胁你吗?”

谭宗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依旧记得那个时候他把赵启平关进别墅的时候,安迪说过:“谭宗明,你会后悔的。你不能这样对待他。”

是的他后悔了,因为他永远的失去了他,在死之前他抱着他冰冷的身体说:“如果可以重新开始,不要再碰到我了,如果我们碰到一起,我会好好的爱你。不会再让你变成现在这样了。”老天爷还是厚待他的,让他可以拟补他犯下的错误。

安迪:“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帮你收拾他!”说完挂了电话,哼了谭宗明一声:“要不是启平和老魏好的和兄弟一样,我才不管你们的事情呢。”谭宗明举手投降。

赵启平搬回了自己父母的家,那套房子他租了出去,他给谭宗明发了条微信:谭宗明,我搬家了,那套房子我租出去了。

谭宗明:好,我知道了。

赵启平:谭宗明,我们真的分手了吗?

谭宗明:是的,我说过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赵启平关掉了手机,坐在窗户上面看着外面,过了好一会,他又给谭宗明发微信:谭宗明,你真的爱我吗?

谭宗明:是,爱你。

赵启平:谭宗明我们真的能在一起吗?

谭宗明:可以,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就去你家和你父母提亲。

赵启平:你不会准备把我关起来,用这些话哄我吧?

谭宗明打电话过来:“启平,我说过我不是以前的我了,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

赵启平:“谭宗明,因为我太了解你了,我对你对付我的手段很清楚。”

谭宗明无语极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挂掉电话,谭宗明郁闷的想哭,他的启平,他的赵启平已经对他产生了恐惧。他要如何才能挽回这段已经破碎的感情。

挂掉谭宗明的电话之后,赵启平给学校打了个越洋电话,学校要求他尽快上课。

几天之后,赵启平接到了学校发了的邀请函,他拿着邀请函看了半天,父母已经同意他去留学了,所以他决定亲自去见谭宗明。


评论(4)
热度(5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