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罂粟的情人 (中)

罂粟的情人   回魂   谭宗明版   重新爱你(下)

他在下班之后给谭宗明打电话,打过去是安迪接的,安迪:“启平,等一下。”就把电话塞到了谭宗明的手里,用眼神示意他出去接电话。

谭宗明拿着电话出来:“启平,你在哪儿?”

赵启平:“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谭宗明:“没事,我这会在和总部开视频会议。可能暂时没有时间和你聊,不介意的话你先到公司楼下等我。”

赵启平:“好,我知道了,我等你。”

谭宗明挂掉了电话,进去和安迪耳语了几句,安迪翻他一个白眼,拿过他的手机就下楼去了。

谭宗明坐在主位上面继续听下面的汇报,眼睛却是看向走廊的另一端的。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安迪领着赵启平出现在了走廊上面,和谭宗明打了个手势,谭宗明点头,安迪把赵启平带进了他的办公室。

这个样子的谭宗明是赵启平熟悉的,这个样子的谭宗明和以前的谭宗明一样都是冷酷无情,但是眉眼之间不在冷厉,而是多了一份温情,这样子的他看起来更加可怕。

安迪安排好了赵启平就回到会议室继续开会和汇报工作。会议进行到了晚上七点才结束。

谭宗明推开自己的办公室,看到赵启平已经倚在沙发上面睡着了,从旁边的休息室里取来了一个毯子,轻轻的盖着他的身上,关上了顶灯,只留一盏台灯,坐下来继续批阅文件。

过了好一会,谭宗明的眼睛从文件上面移到了赵启平的面庞上面,看着他如画的眉眼,起身走到他的身边,轻轻的坐在他的旁边,俯身吻上他的唇,趁着他张嘴呼吸的时候侵入他的唇齿之间。

谭宗明吻的很投入,赵启平已经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人在投入的吻着他,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情事了,于是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情。

谭宗明已经感觉到他醒了,慢慢的结束了这个吻,鼻子蹭着他的鼻子,轻轻的啄着他的唇,他听到了他的呼唤:“平平,我的平平,我真的好想你,真的好爱你。我不想离开你,真的不想离开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怎么才能重新拥有你。”

他起身看着他睁着那双漂亮的眼眸,似乎是在邀请,似乎是在勾引,他拉起他,让他圈住他的脖子,他的双腿夹住了他的腰,他托着他,他吻着他,就这样两个人来到了休息室,谭宗明踢上了门就把他放在了床上看着他:“可以吗?”他轻轻的点点头。

不知道他有多久没有碰过他了,不知道他有多长时间没有好好的亲他了。久违的温情脉脉,久违的耐心,当谭宗明将自己再一次嵌入赵启平的身体里的时候,他才真的确定自己活过来了,自己真的再一次拥有了将他抱在怀里的机会。

不似以往的狂风暴雨,而是和风细雨,弄的赵启平都有点不适应这样的他了。

虽是和风细雨,却也痛快至极,赵启平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性爱,当两个人都爆发出来之后,赵启平彻底的摊在了床上,半天动弹不了,谭宗明抱着他进到浴室里面,耐心的给他做清理,给他做清洗。洗完抱着他回到了休息室的床上,搂着他不在动了,让他趴在他的身上,看着他:“找我什么事儿?”

赵启平:“我是想告诉你,我的留学申请下来了。”

谭宗明亲了一下他的额头:“什么时候走?”

赵启平愣了:“你同意我去吗?”

谭宗明乐了:“为什么不同意?”

赵启平一侧身子躺在了他的怀里:“我以为你不会同意我去呢?”

谭宗明伸手刮他的鼻子:“不同意是傻瓜!去哪里?”

赵启平:“英国皇家医学院!”

谭宗明笑了:“我父母就在英国!”

赵启平翻了白眼:“我饿了!”

谭宗明:“想吃什么?”

赵启平难得的起了都弄他的心思:“烤肠!”

谭宗明开始思考那家的烤肠好吃,想了半天:“走,夜市!”

赵启平一本正经的点头,两个人换好衣服,步入电梯,谭宗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调戏了,于是把他堵在角落里,赵启平:“有监控!”

谭宗明扫视一眼:“敢看!”

电梯的监视被识趣的关了,谭宗明俯身吻上了他的唇:“不是才吃完吗?”

赵启平:“呜,还想吃,嗯,别动了!”

谭宗明点他的鼻子:“明天上班吗?”

赵启平:“明天休息!”

谭宗明:“和爸妈请假了吗?”

赵启平:“说了,去朋友那里,晚上不回家了!”

谭宗明挑眉,拉起他的手亲了一下:“淘气!”

赵启平翻了白眼:“不行吗?”

谭宗明蹭了蹭他的手:“可以,晚上要你吃个够本!”赵启平伸手掐他。

这个晚上,谭宗明带着他回到了他位于市区的家。

于是这个晚上,赵启平真的是如意吃了个够。

翌日,赵启平从谭宗明的怀里醒了过来,刚想起床,就被圈了回来:“我还没有睡醒呢,继续睡!”

赵启平:“谭宗明,我还没有答应你和你重新开始呢?”

谭宗明闭着眼睛直哼唧,手向下滑去:“叫错了!重新叫!”

赵启平的命根被握住了,只得投降:“宗明。”

谭宗明:“嗯,错了!”

赵启平咬牙:“明明。”

谭宗明压在他的身上闭着眼睛亲他:“错了,叫声老公来听听!”

赵启平伸手搂住他的腰:“谭叔叔!”

谭宗明:“嗯,乖,叔叔疼你。”

绮丽的梦,旖旎的画卷,自此展开。

午饭赵启平是在床上吃的,赵启平看着他:“你真的同意我去了?”

谭宗明:“嗯,我顺道送你过去,带你认认家门,省的家门朝那里开你都不知道。”

赵启平边吃边哼他:“我说了还没有答应你重新开始呢。”

谭宗明:“嗯,我知道,你都叫我叔叔,我是不是得领你回家认认门。”

赵启平不理他了,斗嘴他永远斗不过这个家伙,这个家伙脸皮太厚了。

赵启平看了看卧室布局问他:“我们在哪儿?”

谭宗明一脸理所当然:“我家!”

赵启平懵了:“我们为什么会在你家?我以为,以为……”

谭宗明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以为我们会在酒店对吗?”

谭宗明端开餐盘,给他穿上睡衣,让他靠着后面的枕头,执着他的双手:“启平,我不会带你去酒店,我不喜欢在酒店做这种事情。那栋别墅已经被我卖了,你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你准备和我去哪里做这些!”

赵启平看着他:“可是,那一次明明?”

谭宗明亲着他的双手:“我的情人很多,你知道的,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的床上只有你一个人,也只能有你一个人。那一次是别墅的管理人员放了她进去,她是打着是我太太的旗号才进的别墅,我觉得脏,所以那天我带你去的了酒店,床被我换掉之后我才和你回的别墅。启平,我知道,这一年我委屈你了,也伤害你很多。我发誓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赵启平的眼泪下来了:“我可以相信你吗?”

谭宗明:“可以。因为你现在在我家,我的床上,盖着我的被子。”

赵启平把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泣不成声的说:“谭宗明,我只有一颗心,你不能不要我。”

谭宗明抱着他哭的稀里哗啦的:“启平,平平,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绝对不会再那样对你了。”

两个人正一往情深的时候,谭宗明的电话响了,安迪吼了出来:“到底你是总裁还是我是总裁,我告诉你,我要辞职,我要辞职。”

谭宗明头疼:“别吼,别吼,我马上回去,公司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吗?”

安迪:“谭宗明,我告诉你,你要是在这样我就把公司给你卖了!”

谭宗明对着赵启平吐舌头:“知道了,我马上回去!”说完挂了电话,看着赵启平:“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烤香肠!”

谭宗明差点栽过去:“你够了,还吃!”

赵启平:“嗯,吃一辈子。”

晚上谭宗明真的给赵启平带了两根烤肠回来。吃完饭送赵启平回家,告诉他明天早上来接他,顺便带他去办理护照。

翌日清晨,赵启平从自己的床上醒过来,看着窗户外面的蓝天白云,跳下床,出去跑了两圈,回来洗漱,吓到了父母。

吃完饭,谭宗明的车到了,赵启平坐进去,谭宗明带着他去办理护照,中午去赵家吃饭,受了赵启平一天的白眼。

一个月之后,谭宗明和赵启平启程去了英国,国内的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安迪和老魏也一起去了英国。

谭宗明送赵启平去报到之后,去了公司总部,处理手头上的事情。再接他出来回自己和父母在英国的家,谭爸爸和审犯人一样审了谭宗明一个下午,而谭妈妈则和赵启平聊了一个下午。

谭父:“你是认真的?”

谭宗明:“是的!”

谭父:“我还不知道你,情人一大堆,难保这个不是?”

谭宗明扶额,看来他花花公子的形象已经深入了人心:“爸,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爱他,才把他带回来给你和妈妈见见的。”

谭父狐疑的看着他:“你以为你说的话我会相信吗?”

谭宗明:“爸爸,你要怎样才能相信。”

谭父很想把他在国内这些年私生活方面的所作所为摔到他的脸上,他知道外面的男孩是无辜的,他也知道自己儿子的手段有多狠毒,还是忍住了,对他说:“去把他叫进来!”

谭宗明吓的从沙发上面蹦了起来:“爸爸,您要干什么?”

谭父:“你说的我不相信,我要问问那个孩子。”

谭宗明只好从书房出来,就看到赵启平正和他的娘亲聊的开心,走过去对着赵启平:“我爸找你,让你进去。”无奈的对着他妈妈笑了笑。

赵启平起身看着他挑眉,他点点头,赵启平转身走进了书房。

谭妈妈:“儿子,你是认真的吗?”

谭宗明:“是的。”

谭妈妈:“小赵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对人家。”

谭宗明握住母亲的肩膀:“是,妈,我知道了。”

书房里,谭父看着赵启平:“如实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赵启平抿着嘴不敢说话。

谭父:“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说完抽出了一份资料扔在了赵启平的眼前:“我儿子是什么样的男人,我会不知道吗?除了家人和几个至交之外,能被他看到眼里的,大概只有你了。”

赵启平看着那些资料,脸色惨白:“伯父,我,我!”

谭父:“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我很清楚,告诉我,他是不是强迫你什么了?”

赵启平摇摇头:“没有,他对我很好!”

谭父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他改变了,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赵启平目瞪口呆,他还没有答应和谭宗明重新开始呢,为什么这就被谭爸爸给盖章了。

吃完晚饭,谭宗明和父亲商量不让赵启平住学校,住他在学校跟前的公寓可以不。

谭爸爸一脚把他踢出书房门:“滚,和我商量啥?”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屁股上面的脚印,捂着嘴巴直乐,谭宗明无奈的说:“别笑了,我刚和我爸商量能不能让你住我在你们学校跟前的公寓,我爸就把我踢出来了。”

赵启平:“活该你被踢,我今天晚上睡哪里?”

谭宗明:“当然是我的房间了!”

赵启平:“为什么你说的理所当然的啊!”

谭宗明:“我是你男人,你不和我睡,你打算睡哪里?”

赵启平:“客房啊,刚刚你妈妈带我去看了,床蛮舒服的。”

谭宗明心里嘀咕:小样的,今晚我会让你一个人睡就鬼了。是夜,谭宗明偷偷潜入了赵启平的房间。之后再英国陪着赵启平待了三年,每天接送,风雨无阻。

谭宗明带着赵启平去领了一纸婚书,谭父要求他们必须有自己血脉的小孩。二人点头答应。

三年后赵启平学成回国,回到医院坐稳了主任的位置,因为年轻颜高,被受追捧。

谭宗明表示亚历山大,情人节那天带一束玫瑰到赵启平的办公室。中午最后一个号是一个女孩,安迪在外面翻着白眼,踢了谭宗明一脚:“自己解决。”于是等在外面看好戏。

女孩:“医生,我脚扭伤了。”

赵启平看了看她所谓受伤的脚,说:“回家做热敷。”也不给她开药,她:“中午有空吗?”

谭宗明推门进来,玫瑰花空降到了赵启平的跟前:“有约了。”

安迪:“小小,出来吧!”

曲筱绡:“失败了,嘤嘤嘤,安迪姐,你说的真的很对。”

谭宗明翻了个白眼,赵启平:“不许翻,再翻,晚上没有肉吃。”

谭宗明伸手刮他的鼻子:“不翻,走吧,我的赵主任,请你吃个午餐。”

安迪和曲筱绡:“有约了!”

赵启平:“对,我有约了,两位美女,走吧!”

谭宗明气哼哼的跟在后面:“两个电灯泡。”

老魏中途插进来,赵启平开心不已,五个人一起吃了一顿午饭,谭宗明负责给赵启平夹鱼剥虾,赵启平负责吃。

曲筱绡:“天哪,老赵,你这待遇好啊。”

赵启平:“我要吃菜。”谭宗明喂到嘴里。

曲筱绡:“谁惯的啊?”

谭宗明:“我惯的,有意见。”

曲筱绡:“不敢。麻烦谭总给我介绍一个呗。”

吃完饭,安迪回公司给谭宗明卖命,老魏随行,曲筱绡跑去逛街。

谭宗明带着赵启平回家,坐在庭院里的草地上,给他剥水果,他说:“懒孩子。”

他说:“也不知道谁惯的。”

他笑着说:“我惯的,有意见。”

赵启平枕在谭宗明的腿上看着他开心的笑着:“不敢有!”

谭宗明觉得天气再好,也不及赵启平的笑脸。

俯下身,偷一个亲亲。

天晴了,阴霾散尽。

因为爱你,所以宠你,因为爱我,所以享受你给我的宠爱。

THE END

依旧是  未完  待续哦!!

评论(7)
热度(5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