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罂粟的情人(下)

罂粟的情人      回魂   谭赵版     拥你入怀(上)

谭宗明略显呆滞的看着眼前的灯红酒绿,有些茫然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嘶!”好疼啊,我醒了,我还活着。

安迪推推他,示意他看手机,看到手机吓了一跳全是赵启平的微信,在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记忆里,他好像是给赵启平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很忙,让他早点休息,然后呢,喝醉了回到别墅,把他折腾了一个晚上。

安迪皱着眉头看着谭宗明的脸色,直接把他拽了出去,推到车跟前:“是分是合,你给人家一个准信,别在折磨他,再折磨他,我和你翻脸。”

谭宗明站在车跟前吹了会风,清醒了,如果他还活着,那么他是启平是不是也还活着,他是不是还来得及补救。

开着车,加大油门提速就往别墅跑去,郊区,车少,他把车速开到了最快,他祈求老天,一定不要让他的启平出事。

来到了别墅的跟前,别墅完好无损,他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太疼了。停好车,推开门,就听到了压抑的哭声。

他满嘴的苦涩,跑到了楼上,推开了卧室的门,不意外的看到了赵启平惊惧的表情。

赵启平比谭宗明醒来的要晚。再度清醒,他彻底的崩溃了,还是那栋别墅,还是没有穿衣服,接下来会受到怎样的折磨,他不知道。听到了大门“哐”的一声被推开,接着灯亮了,卧室的门被推开了。

在接下来他就被谭宗明死死的抱在怀里:“谢天谢地,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他哽咽着问他:“你到底要这样才肯放过我!”

谭宗明吻着他的脸:“启平,启平,对不起,对不起。”手忙脚乱的把他的衣服拿过来递给他:“穿,穿上,穿上衣服,咱们离开这里,有什么事情,离开这里在说。”

赵启平拼命的摇头:“你想换个地方关我,是吗?”

谭宗明来不及和他解释太多,把衣服胡乱给他往身上套,赵启平并不配合他,谭宗明:“启平,别动了,求你别在动了,好不好,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好不容易把衣服给他套上。拖起他,看到他的手机还在床头柜上,把他的手机往自己的口袋里面一塞,半搂半抱的把他弄到了楼下。

赵启平:“你要把我弄到哪里去?谭宗明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一抬头对上了谭宗明悲伤的双眸,赵启平愣了一下就被他送到车上。

赵启平已经哭不出来了,坐在那里把自己缩了起来。谭宗明从后视镜看到了,感觉心在滴血。一脚油门,车速飞快的驶离了自己的别墅,他在不超速的情况下,快速带着他回到了自己位于市区内的家。

把车停好,把赵启平从后座上面拉下来,紧紧的抱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

赵启平已经无力在和他说话了,在他看来,他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被关而已。

谭宗明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就拉着他,进到了自己的家里。一进家门,赵启平挣脱了他的手,就开始脱衣服,谭宗明吓了一跳:“启平,你要干什么?”

赵启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不就是想换给地方关我吗?换个地方和我做爱对吗?”快速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谭宗明脱掉了自己的外衣把他裹了起来,抗到了肩膀上面,他也不挣扎,在他看来无非是换个地方接受而已。

来到了自己的卧室,谭宗明把他放到了床上,用被子裹了起来,打开床头灯,伸手套他的手机,见鬼了手机不见了,谭宗明吓坏了,赶紧起身去找手机,在楼梯上面找到了赵启平的手机,转身回到卧室。

赵启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谭宗明进来坐到他跟前:“启平,我们没有死,我们回到了一年之前。”

赵启平看着他笑了一下:“谭总,骗我有意思吗?”

谭宗明揪头发:“启平,信我一次好不好,你自己看手机,你的手机上面的时间你应该相信了吧!”说完把手机塞到了赵启平的手里,让他看上面显示的时间和日期,赵启平盯着自己的手机看了半天:“你骗我,这是你早都设置好的,谭宗明,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谭宗明欲哭无泪了:“启平,我们看电视,看电视好不好!”说完打开了自己卧室的电视。

赵启平还是拒绝相信自己已经回到了一年之前:“谭总厉害啊,连电视台都买通了。”

谭宗明抱着他:“启平,我求你了,信我一次好不好!”

赵启平看着他:“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谭宗明手忙脚乱的给安迪打电话:“安迪你应该相信了吧,她旁边还有别人,不相信她,相信她身边的人总可以吧!”

安迪问他:“你又要干嘛?”

他把电话塞到了赵启平的手里,赵启平问她今天是那一年,几月几号。

安迪火冒三丈:“你告诉我,谭宗明对你做了什么?你怎么连今天是几号都不知道了!”

赵启平:“安迪姐,你就告诉我今天是几号就可以了。”

安迪告诉了他准确的日期和时间,赵启平一脸的不可思议,把电话第还给了谭宗明,谭宗明接上电话就被安迪吼,赶紧给安迪解释:“我没有,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好,我知道了。”

赵启平看着他:“你真的没有骗我吗?”

谭宗明:“启平,你信我这一次好不好。”

赵启平:“谭宗明,你行行好,放过我好不好!”

谭宗明:“启平,我放你走,明天我就送你回去好不好!”

赵启平点头,谭宗明:“启平,你能辞职吗?”

赵启平尖叫:“你还想关我!”

谭宗明握住他的手:“不是的,启平,你听我说,你知道的,你已经一年没有拿手术刀了!”

赵启平收回自己的手开始捶谭宗明:“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再一次赵启平绝望了。

谭宗明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启平,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赵启平无力的说:“你出去,我不想见你,你骗我也好,怎么都好,我现在不想见你。”

谭宗明无法只得留赵启平一个人在自己的卧室里面。等他一出去,赵启平看着自己的手机,颤抖着摸索着手机,把手机弄亮了,嫌电视机太吵就把电视机关掉了。

看了看时间晚上十点,不知道父母是不是睡了,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拨通了父母的电话。听到了父母的声音,他才真正确定自己从新活了过来。和父母聊了好久,才挂掉电话。

看着自己光着身子,叹息了一声,拿着手机给谭宗明发微信,让他过来。

谭宗明很快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卧室,赵启平:“我没有衣服。”

谭宗明拍拍脑袋:“我给你拿,你先穿我的好不好,你的我已经让阿姨送去洗了。”

赵启平点点头,谭宗明给他拿了一套新睡衣递给他。转身出去了,赵启平:“去哪儿?”

谭宗明背对着他:“去客房,今晚你先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在谈。”说完关上门出去了。

赵启平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他始终无法接受自己还活着这件事,他依旧认为谭宗明还是会折磨他。

第二天一早,谭宗明叫他吃饭,推开门就看到他蜷缩着坐在床上,就这样缩着睡着了。谭宗明悔恨不已,他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把他硬生生的逼成了现在这样。

他过去轻轻的晃了晃他:“启平,别这样睡,这样睡不舒服。”

赵启平茫然的睁开眼睛,点点头舒展了自己的身体窝在了被子里面。

谭宗明轻轻的关上门出去了,嘱咐阿姨先把饭留好,自己坐在客厅里面吃饭。

吃完饭,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公司的事物。过了好一会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处理工作,就起身来到了自己的卧室,推开门就看到赵启平已经醒了,坐在窗户台上向外看。他轻轻的唤他:“启平?”

赵启平回过头看着他:“我真的还活着?”

谭宗明点头:“是的,你还活着。”

赵启平:“我,饿了!”

谭宗明:“饭一直在热着。”

赵启平和他下楼吃饭,赵启平吃的很沉默,谭宗明看着他吃饭很忐忑。

吃完饭赵启平要换衣服,谭宗明给他找来自己的小码的衣服,换完衣服,赵启平:“能带我去别墅吗?”

谭宗明吓了一跳:“为什么要去别墅?”

赵启平:“如果时间真的倒退回到了一年之前,我的车应该还在别墅。”

谭宗明只好和他一起回到别墅,赵启平看到了自己车,才相信时间真的倒退回到了一年之前,那个噩梦还没有开始,谭宗明进到别墅里面找到他的车钥匙出来递给他。

他站在自己的车跟前看着他:“谭宗明,我们分手吧!”谭宗明张着嘴,半天发不成声音来,赵启平看着他说:“谭宗明,我不爱你了,爱你的那个赵启平已经死了,我,不爱你了。”

谭宗明拼命的摇头,他拒绝接受这一切,他站在离他一步的距离根本不敢在靠近:“启平,给我一个机会,我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可补偿你。”

赵启平凄然的笑了:“谭宗明,我还活着,这就是你给我的补偿,我不想在见到你了。”说完打开车门,坐到了自己的车里发动了起床:“谭宗明,我们不要在见了。”说完打了把方向,车开走了,赵启平从车上把手机扔了出去,手机落地摔的粉碎。

谭宗明站在那里,觉得好痛苦,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剥离了,他知道自己真的失去了赵启平,甚至连请求原谅的机会都没有。赵启平就把他扔在了原地,让他接受惩罚。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里,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面前站着老严。他抬头看着他:“你怎么来了?”声音很嘶哑。

老严吓了一跳:“是你打电话让我过来的,出了什么事儿?”

谭宗明把脸埋进了手里:“启平走了,他离开我了,彻底的离开我了。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老严愣了,这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谭宗明吗?他印象中的谭宗明是个薄情的人,只对他们几个至交好友和家人才会交心。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谭宗明。

老严看着他:“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谭宗明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了老严,包括他是怎么重生的。

老严听完很是无语:“我是赵启平,我也会离开你。老谭,你看似多情实则无情,你不相信爱情,所以你和他之间的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根本不怪任何人。”

谭宗明看着他笑了笑:“我知道啊!”

老严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问他:“你是认真的吗?”

谭宗明看着他:“我已经失去他一次了,我不想在失去他第二次。”

老严:“谭宗明,你要是认真的,以后不能再找情人了!”

谭宗明:“我知道。”

老严:“好,看着朋友的份上我在帮你这一次!”

谭宗明:“谢谢!”

老严挑眉:“谢字就算了!那栋别墅呢?”

谭宗明疲惫的揉揉眉心:“处理掉!”

老严:“里面的东西呢?”

谭宗明:“啊,对哦,里面还有启平的衣服呢!”

赵启平回到自己房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给父母准备搬回去。

两位老人自然是高兴,本是儿子搬出去他俩就不太乐意。赵启平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打包装箱。

赵启平拿出新买的手机摆弄了半天,还是收了起来,天知道他为什么又买了个和原来一样的手机。

晚上的时候手机响了,他反射性的第一时间接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差点把电话挂了。

谭宗明:“启平,别挂,我求你,别挂,你听我说完你在挂。别墅里面还有你的衣服……”

赵启平:“不要,别墅里的东西你处理吧,我什么都不要。”

谭宗明:“那些衣服吊牌都没有拆下来。”

赵启平:“谭宗明,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

谭宗明无力的说:“知道了,打扰你了,早点休息。”挂掉了电话之后,看着电话,他想哭,却没有眼泪。他被赵启平抛弃了,多可笑的一件事儿,要是放在之前的他,他会冲到赵启平的跟前把他带回别墅。他不会容忍自己被自己的情人抛弃。但是现在的他只想挽回这段已经破碎的感情。


评论(3)
热度(3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