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玄幻】明诚传之第八号当铺

第二十二章   往事如烟

他看到他登记的第十年,他和庭生的一番谈话,那是新年开宴之前的几个时辰。

他把庭生招到都御书房。

他:“庭生,你恨吗?”

庭生:“父皇,这条路是孩儿选的,孩儿不恨!”

他:“朕是问你恨我吗?”看着庭生那和皇长兄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孔,他在问自己恨吗?他恨,真的好恨。

庭生笑了笑:“父皇想听真话吗?”他点点头。

庭生:“实话,我恨,我本是祁王之子,这个位置本是我父王的,我也有可能坐上那个位置,可是当我去边塞替您巡视的时候,我突然不恨了,边塞并不稳定,我也打了几场恶仗,那些年皇祖执政,文不思安绑,武不思定国,只知道争权夺利。若无赤炎之案,我也可能和兄弟们走上夺嫡之路。”

他:“我把皇位还给你如何?”

庭生一下子跪倒在地:“父皇,太子已立,而且并无差错,不可!”

他:“庭生,起来。”

庭生:“请父皇收回成命。”

他:“庭生,禹儿在寝殿等你,去吧。”

庭生苦笑了一下:“父皇可知儿臣为何自请前去戍边?”

他:“知道,禹儿已经向我坦白了。”

庭生:“既然父皇知道,为何今日还要如此决断。”

他:“庭生去吧,禹儿在等你。从书房直通寝殿。”

庭生:“恕儿臣抗旨不尊。”

庭禹仅着里衣从后面出来了,看着庭生:“大哥,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吗?”

庭生背过身去:“是,还请殿下进去更衣!”

庭禹:“大哥,你真的不见我吗?”

庭生:“是!”

庭禹:“萧庭生听宣!”

庭生转身跪下:“臣领太子教谕!”

庭禹下了狠心:“本宫命你现在侍寝!”

庭生愕然:“恕臣不尊太子教谕!父皇,儿臣告退。”起身就走。

庭禹追了过去一把抱住他:“庭生哥哥,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他起身:“去吧,我还有事情处理。”

他看到庭生闭上了眼睛,留下了眼泪,手握成拳,死死地捏着。

庭生胳膊一震,挣脱了庭禹:“殿下,陛下还在这里,请殿下!”他说不下去了。他也知道庭禹明白了他的意思。

庭禹的头抵着他的背:“就这一次,不可以吗?”

庭生咬着牙:“不可!”走到门口,开了个缝,闪身出去了。

庭禹转身看着他:“父皇,我……”

他:“禹儿,去休息吧。父皇就在这里!”庭禹进去了。

他知道庭生就在门口站着,走过去打开门,看到他站在台阶上面仰望着天空。听到动静,回身看着他:“我们本是兄弟啊!”

他一愣,他想起了萧景禹被赐婚那天也说过这句话:“我们本是兄弟啊!”而且是看着他说的,那个时候他多大。恐怕还没有当年的庭禹大吧。

他笑了一下:“去吧,庭生,今夜父皇准了。”

庭生:“父皇。罢了,就依他这次。”说完进去了。

他站在门口看着四方的天:“蔺晨,真的很苦。当年是你和我,现在是庭生。蔺晨,我知道你在。”转而他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

“景琰,今晚我在浴室等你。”说完人消失了。

他站在书房门口,站了好久。直到庭生出来,跪倒在他跟前:“儿臣,不想大梁无后,请父皇为殿下赐婚。”

庭禹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不要,我不要太子妃。如果要立,我要你当我的太子妃。”

庭生不看自己的弟弟:“那请父皇为儿臣赐婚,这么多年儿臣只有一个侧妃,侧妃迟迟不敢有孕。”

庭禹一个趔趄差点坐到在地上,他不明白为什么,才和他温存完的兄长,居然说翻脸就翻脸。

他谁都不看,看向了远处的宫殿:“庭生你决定了吗?”

庭生:“儿臣决定了。”

一夜之间庭禹变了,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变了,不在优柔寡断,不在妇人之仁,而杀伐果决,但是他还是那个善良的孩子。上的战场,进的朝堂。

他不知道那个晚上庭生对他说了什么。他一直记得庭生在庭禹转身离开之后对他说的那句话:“父皇,有时候负比不负更痛苦啊。父皇,今日儿臣必须断了殿下的念头,不然将来必将酿成大祸。儿臣不想成为千古罪人。”

往后十年,庭生在未还朝,而是镇守四方,庭禹经常巡边。他知道庭生始终对他避而不见,但是一旦他有危险,庭生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身边。

直到第二十年,他把庭生召回来,此时庭生已经是个父亲了,而庭禹也是个父亲。

除夕大宴完毕,他屏退众人,带着两个大儿子去了书房,他先让庭生在侧殿休息。

他看着儿子:“禹儿,初五开朝,朕就下旨禅位。”

庭禹看着他说:“父皇,那个位置太高,太冷,太孤单。”

他:“禹儿啊,这么多年朕除了你和庭生,没有孩子了。”

庭禹:“那我可以召大哥还朝吗?”

他:“禹儿,初五之后你就是皇帝了,国家大事你说了算。去吧,今日寝殿还是你的。”

庭禹踌躇了很久才进去。他刚进去,庭生就出来了:“父皇何意,为何留殿下在寝殿。”

他看着庭生:“去吧,不要让他在等了,他等了你十年了。”

说完他转身出去了,去了浴室,他知道蔺晨在等他。

那一晚,他和蔺晨极尽温存,他问蔺晨:“等了我将近二十年,你恨吗?”

蔺晨拥着他:“不恨。”

他说:“我恨,我恨父皇,害了皇长兄,这千金的担子我一个人挑。”

蔺晨:“景琰,若无赤炎之案,我们不会相遇,相守,所以不要恨!”

他:“一个月之后登基大典我们就走,从此再无萧景琰,只有你的景琰!”

蔺晨吻着他的手:“好,依你!”

一个月之后太子登基大典的早上,他留下一封书信,就和蔺晨回了琅琊阁,伴他余生。

评论(1)
热度(1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