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第十三话   寒假,郁闷的寒假。

一年一度的寒假开始了,意味着方孟韦躲荣石躲的更加殷勤了,也意味着荣家不消停了。

荣石被父母提溜到公司开始了实习生的生活,每天累的半死之下,暂时没有时间考虑他和孟韦的将来了。

孟韦再发现荣石没有空来过问他和孙朝忠的“感情”问题之后,开始和孙朝忠“出双入对”,情况每天都由荣意带着荣树口头汇报给自家的哥哥。

荣父问他:“你觉得没有任何基础就去追他,和你基础打好了在去追他那个比较好。”

荣石老老实实的选择了第二个,于是天天和索杰去公司当实习生。

方小姑娘对着荣意:“你哥哥移情别恋了啊?”

荣意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啊,只不过……”看起来很像而已。指指路口,果然,方孟韦和孙朝忠从图书馆回来和荣石他们碰到,几个人谁都不说话,孙朝忠笑着挥挥手走了。

方小姑娘奔了过去,扑进了方孟韦的怀里:“哥哥,你回来了,我的作业写完了,要不要给我检查一下!”

方孟韦刮了一下方小姑娘的鼻子:“好,走回家。”牵着妹妹的手,往家走。走到门口也不和荣石打招呼,就关上了门。

荣石和索杰走在后面,也拐回了自己家的院子。索杰无语的看着荣石,这算什么啊?

方小姑娘:“哥哥,你和荣哥哥怎么了?大哥说明天就回来了。”

方孟韦给兰兰检查作业:“好知道了,我们没什么,我们好着呢。”

方小姑娘:“不会吧,你们现在都不说话了,还叫好着呢?那你和孙哥哥呢?”

方孟韦:“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此时荣家的书房里面,荣石一脸的阴郁,索杰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咱俩谈谈。”

荣石蹙眉看着他:“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

索杰也不着急:“谈你和孟韦之间的问题。”

荣石摔了茶杯,玻璃碎了一地,吓的荣意不敢进去,只得下楼。

索杰看着荣石:“大少爷这是冲谁发脾气呢?您要是嫌我多事,以后我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了,可以吧?”索杰也是有脾气的,虽说从小和荣石一起长大,以管家自居,但是荣石一直把他当兄弟。

荣石看着他:“我控制不了自己,我现在想把整间房子砸了。你知道我在公司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他俩相处的画面。我……”咬着唇,在也说不下去了。

索杰挑挑眉:“这您就受不了了吗?您还没有失恋呢?”

荣石深呼吸,稳定自己的情绪:“我现在和失恋有什么区别?”

索杰:“有,你们之间还有可以继续下去的理由。”

荣石捶着桌子:“我看不到,我真的看不到可以继续下去的理由,我从小就喜欢他,你知道的。”

索杰:“是,但是你只有在那天说了出来,之前谁都不知道。”

荣石笑了,很苦涩的笑容:“可是,依然没有什么用,不是吗?”

索杰:“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我知道,你们一直在原地踏步,谁都不敢往前。”

荣石看着他:“我怎么往前?我该怎么往前?我连他为什么说不想喜欢我了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往前?”

索杰:“你从来没有问过吗?你为什么不去问问!”

荣石:“他一直在躲我,我连他人都抓不着,见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索杰:“去和他好好谈谈。”

方孟韦检查完了方小姑娘的作业,摸摸她柔软的头发:“不错,速度很快,都写完了。可以好好玩儿了。”

方小姑娘看着他:“嗯,知道了。哥哥,明天还和孙哥哥出去吗?”

方孟韦:“不去了,他明天家里有事,我明天在家里,明天大哥不是该回来了吗?”方小姑娘乐呵呵点点头。

晚上,方小姑娘和荣意还有荣树在大树底下交换情报。

荣意:“我大哥今天和索杰哥哥在书房里面待了好久才出来的。”

荣树:“我送了三次水果五次点心,他们一看到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大哥好像还摔了一个杯子。”

方小姑娘:“我二哥明天再家里,我大哥明天回来。”又嘀咕了一会,三个人散了。

月老在空中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干脆回到自己的地盘修炼去了。

评论(2)
热度(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