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第十七话   难以言喻的情感

初五的时候,方步亭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了家里,方小姑娘在院子里面堆了个雪人。

孙朝忠下午应邀来到了方孟韦家里,方孟韦看到他来了很开心的拉着他进了房间里面,去端了两杯果汁和一些点心过来,顺便把给他准备的东西也拿了出来。

孙朝忠:“我不想说谢谢!”

方孟韦乐了:“无所谓啊,不说也可以。”

孙朝忠看着他:“你们说开了?”

方孟韦耸耸肩:“算是说开了吧。”又说了一会话,孙朝忠离开了。孟韦穿上了荣石的大衣送他出去。

孙朝忠挑眉:“不是你的吧?”孟韦点点头。

孙朝忠:“你答应了?”

孟韦:“我还没有想好呢!”

孙朝忠:“好酸啊,知道了,我先走了。”

荣石站在门口看着孟韦,孟韦穿着他的那件大衣,看到他笑笑:“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荣石:“进来吧,给你看个东西!”

孟韦随着荣石进到了屋里,坐在客厅里,孟韦觉得家里很空:“人呢?”

荣石倒咖啡的手一顿:“家里出了点事儿,我母亲带着荣意他们先回老家了。”说完起身去了厨房,端了一块白色的蛋糕和一杯热的果汁出来:“尝尝!”

孟韦眼馋咖啡很久了:“我不能喝这个吗?”指着咖啡。

荣石一愣:“想喝了?”

孟韦:“想尝尝。”荣石不置可否的点头。

孟韦端起了轻轻的抿了一口:“好苦,你都喝这么苦的吗?”

荣石把果汁递给他:“我一直都喝黑咖啡!”

孟韦吐吐舌头喝了口果汁,才把嘴巴里的苦味盖了下去。看着白色的蛋糕:“这是什么?”

荣石:“这个叫奶油小方。我准备将来开一家咖啡馆,名字我都想好了!”

孟韦接过叉子端起了盘子慢慢的吃着,听着荣石给他描绘心里的蓝图。

荣石看着他,却看不到他们的未来在哪里,这条路充满了荆棘,而他对眼前的一切一无所知。他要如何告诉他,前面太危险,我要去披荆斩棘,要求赴汤蹈火,为你,为我,为了我们的将来去闯一片天下,那里不在危险。他什么都不能说,却只能将梦想描绘的更加灿烂。

孟韦看着他:“你怎么了?为什么总是走神?”

荣石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满嘴的苦涩,一如他的心。

孟韦看着他:“荣叔叔呢?”

荣石笑了笑:“在公司呢,最近比较忙!”

孟韦:“来我家吃饭吧!”

荣石:“好啊。”

两个人起身,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方家。荣石:“孟韦,伯父在哪里?”

孟韦:“应该在书房,怎么找他有事?”荣石点点头。

孟韦带着他来到了父亲的书房:“爸爸,您在里面吗?”

方步亭:“有事儿吗?”

孟韦:“荣石哥哥找你。”

方步亭:“好,让他进来吧!”

荣石推门进去,看着孟韦:“你先下去吧。”

孟韦:“我不能听吗?”

荣石:“不适合你听!”

孟韦撇嘴,转身下去帮母亲准备饭菜去了。

荣石关上门看着方步庭挂了手里的电话,走过去坐在了方步亭的对面。

方步亭:“你父亲的电话。”荣石沉默的点点头。

方步亭:“不准备告诉我吗?”

荣石看着他:“既然父亲没有告诉您,我也不会告诉您!”

方步亭:“需要我做什么?”

荣石:“你们的安全,尤其是孟韦和兰兰!”

方步亭:“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荣石点头,起身开门:“那就不打扰伯父了,谢谢您解惑!”关上门,下楼和孟韦一起帮程晓云的忙去了。

晚上,方孟敖问荣石:“你真的喜欢我弟弟?”

荣石:“是!”

方孟敖:“你会对他好,对吗?”荣石点头。

方孟敖:“你要是敢对他不好,小心我揍你!”说完放孟韦和他独处。

荣石拉着他的手:“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孟韦不太理解他的话:“你为什么这么问?”

荣石握着他手放在嘴的旁边:“孟韦,回答我好吗?”

孟韦握住了他手:“我不懂你的意思,但是我会原谅你的!”

荣石也只是笑了笑,搂着他:“傻小子,你是个傻小子,你什么都不知道!”说完亲了他一下“送送我吧!”

孟韦送他出了院门,看着他走进了黑暗,似乎前面是万丈深渊,他在往前走一步就会掉下去。

“荣石!”孟韦唤了他一声。

荣石回头看着他:“怎么了?”

孟韦咬着嘴唇,他没有办法压制住心里的不安,几步走到他的身边,荣石看着他:“到底怎么了?”

他轻轻的摇摇头,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踮起脚吻上了他的唇,第一次孟韦主动亲他,荣石手一收把他紧紧的箍在怀里。

方小姑娘拿了件衣服出来准备递给孟韦,看到了这一幕,抱着衣服,转身进门看着大哥:“为什么我觉得荣石哥哥在和二哥诀别呢?”

方孟敖敲敲妹妹的脑袋:“瞎说!”但是却是明显的觉得不对劲。

方步亭站在书房门口听到这句话,身子抖了一下,程晓云赶紧扶住了他,方步亭紧紧的拉着她的手。

良久,荣石松开了他:“回去吧,早点睡,明天我带你和兰兰去玩一天。”

孟韦点点头,转身进了院子。荣石步入了黑暗之中的家里,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猎物要动了,就看给的诱饵够不够了。

荣石挂掉了电话,看着对面的院子,久久不曾动过。

评论(2)
热度(1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