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第十八话   咖啡,好苦

开学了,荣石和变了一个人一样,慢慢的开始疏远方孟韦。方孟韦每次去找他,他不是下了课跑到公司去了,就是当着他的面和别人卿卿我我。

方孟韦看到这一幕会转身离去,他离去的那一瞬间,荣石看向对方的眼神是冰冷而毫无感情的。

两个人的关系并未对外公布,所以在别人的眼里孟韦只是荣石的弟弟,这些事情,孟韦没有说话的权利。

孙朝忠看着他一天比一天更加沉默,在一天放学之后问他:“怎么了?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不开心?”

孟韦:“我们走走吧!”

孙朝忠:“好的!”

两个人走到了河边,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方孟韦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孙朝忠。

孙朝忠:“你们到底怎么了?”

方孟韦:“我不知道,我压根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寒假的时候还好好的。”

孙朝忠蹙眉:“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方孟韦轻轻的摇着头:“我只是答应和他处处看!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啊!”

孙朝忠:“我怎么感觉他像是故意的呢?”方孟韦只是笑了笑,他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人坐到夜幕低垂,起身回家,孟韦站在家门口想了想,放下书包之后,转身来到了荣家门口敲响了大门。

荣石打开了门,看到了他一愣,第一反应是关门,孟韦一把撑住了门,不可思议的看着荣石衣衫不整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淫靡的气息扑面而来,不难想象屋里发生了什么。

荣石靠着门看着他:“有事儿吗?”

方孟韦:“有”

荣石掩着唇打了个哈欠:“什么事儿?”

方孟韦蹙眉:“不请我进去吗?”

荣石松开手,孟韦一个趔趄跌进了门里,看着满地的衣服:“你……”

荣石冷笑了一声:“看够了吗?看够了的话,出去!”

楼上传来了一个男子慵懒的声音:“谁来了?”

荣石冷冷的看着他,回答楼上的人:“没谁,我的邻居!”

方孟韦不解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荣石笑了一声:“哈,我想做什么,还需要你来教我吗?还有有事吗?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下完逐客令,荣石把孟韦轰到了门外,摔上了门。

他烦躁的点了一根烟,狠狠的抽了几口,将烟扔到地上踩灭,弯腰捡起了衣服,回到房间里把衣服扔给了床上的人:“给你十分钟,冲好了,走人。”

床上的人笑了:“你还真的无情啊!”说完起身去了浴室,出来穿上衣服,靠着门看着他:“不送送我吗?”

荣石一下笑了,伸手挑起他的下巴:“看在你服侍的不错的份儿上,我就送送你!”

打开大门,就看到孟韦靠着墙站着那里,荣石亲了男孩一下,男孩开着车走了。

荣石看着他:“有事儿?”

方孟韦看着他:“你们?”

荣石点了一根烟,堵着门:“就像你看到的那样。”

方孟韦退了两步:“你骗我!”

荣石走到他的跟前,对着他吐了一口烟,呛的他直咳嗽:“你还太嫩了!我不喜欢你这样的,明白吗?”

方孟韦皱着眉头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样?”

荣石掐了烟,扔到了地上:“怎么,想和我试试吗?”强行忍住想把搂他进怀里的冲动,将手插在兜里看着眼前的男孩,似乎在掂量他的斤两。

方孟韦受不了他的目光,他感觉荣石用眼睛把他剥光了,他赤裸裸的站在他的跟前,毫无抵抗力。

荣石伸出手,抚上了他的身子,从衣服里面伸了进去,他感觉到男孩在抖,颤抖,浑身在颤抖。

他舔了一下自己的唇:“怕了吗?我说过,你,太嫩了!”

孟韦一把推开他:“流氓!”转身跑回了自己的家里,蹲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把脸埋进了膝盖里面,泪水倾斜而下。

荣石看着他跑进了自己的院落,转身稳稳的走回了自己的家,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觉得冷,觉得自己好冷,他不想伤害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他,他还是让他伤心了。

想到了什么,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床上的东西全部扯下来,换上了新的,旧的抱到了后院,点火烧掉了。他从不带人回家,下午要不是喝多了,他根本不会把人带回来的,还被孟韦看到了,真的是不值得。他要怎么解释这些事情,他要怎么告诉他,这个男孩是他叔叔派来试探他的。

冲了杯咖啡,喝了一口:“嘶,好苦啊!”荣石还是喝掉了杯子里的咖啡,第一次觉得黑咖啡这么的苦,苦到了他的心里,苦到了四肢百骸里,苦的他缩成了一团,苦的他眼泪决堤了,撕心裂肺的痛楚让他从沙发上面翻到了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抱着被子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

——————————————

我错了,不要给我寄刀片,快递也不收!!

评论(1)
热度(19)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