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第二十话   一别经年,再见何时

暑假刚开始,就爆出了荣家争夺遗产,兄弟阋墙的新闻。因为荣爷爷把遗产留给了荣石,荣家的叔叔堵了孟韦和方兰兰几次,无奈孙朝忠一直跟着二人,而且他们身边不止有方步亭的人还有荣石派去的人,所以,荣家叔叔放弃了暗算兄妹二人的想法。

之后荣家的叔叔想尽了一切的办法诋毁、暗算、直到告上了法庭,最后篡改了荣爷爷的遗嘱,还将荣石前一段时间混乱的生活都爆了出来,逼迫董事会将他除名。

荣氏受到了重创,荣家的宅子被封了,几经破折,荣家的闹剧落幕了,荣叔叔霸占了大部分的财产,只分给荣石一间快要破产的公司和一间经营不善的咖啡馆。

那一日,荣石酩酊大醉,在宅子里面嚎啕大哭,几近晕厥。随后荣父卖了公司,盘了咖啡馆,带着荣石来到了香港和索杰汇合,送他去看医生,经过一年的调养,才将身体调养好。荣父带着两个孩子飞到了德国和家人团聚,拿到了老父亲真正的遗嘱,荣父和荣石才感叹荣老太爷的明智,荣家真正的命脉不在国内,而是在国外,由索杰的家族来守护。

荣石用了半年的时间学会了德语,报名参加考试,入读慕尼黑大学学习经济学,重新开始了学生的生活,每到放假的时候,他都会悄悄的跑回国内,偷偷的看上几眼孟韦,在偷偷的回到德国。

方步亭瞪着电话久久不曾言语,妥善的保管了荣父经由律师送来的荣家的房契和地契。小红娘已经快要把月老的胡子揪完了,月老再三保证,他们没有人能拆的开。

等到这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暑假已经过完了,而这一切对方孟韦来说太过遥远,此时他已经步入了高三,正在紧张的学习。从那天开始他就主动屏蔽了一切和荣石有关的消息。

孙朝忠经常拉着他去河边散心,从来不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周末的时候,两个人经常一坐一天,直到天快黑了才回家。

这个冬天来得特别的早,孟韦站在窗户跟前在想那年的寒假是不是一场梦,只是梦醒的太早而已。

他依旧记得那个时候荣石问他: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该原谅吗?于他而言,无论是单恋还是暗恋,都无疾而终了。窗外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他打开窗户,伸手接住了落下的雪花,手心很热,雪化成了水,他收回了手,握在心口处,轻轻的啜泣着。

在到春天来临的时候,方兰兰拉着孟韦陪她去买花,然后拿着小铁锹跑到了对面的院子里面,种下了一颗颗的花苗,写老师让写的观察日记,孟韦在学习不忙的时候会来给她帮忙。

原来荒芜的院落,逐渐变得郁郁葱葱,满眼都是花草。偶尔兰兰会采一些花,拉着同学上街去卖。

惹得花仙有事儿没事儿就跑到她的梦里给她传授种花养草的经验。

她问月老:“师傅,荣哥哥会回来吗?”

月老摸着她的头发:“会!会回来的。”

她:“师傅,原本我的姻缘是谁啊?”

月老乐了:“你不是说自己的姻缘自己找吗?”

她:“知道了。”

方兰兰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不乏追求者,可是没有一个她能看得上的。

孙朝忠问方孟韦:“兰兰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呀?”

方孟韦:“哎,她才多大,你就惦记上了,当心我大哥收拾你。”

孙朝忠嘲笑他:“哟,哟,哟,现在知道叫大哥了呀!”话音刚落就看到他的脸色一暗。孙朝忠道歉:“好啦,不逗你了。”

方孟韦:“不管怎样他都是我大哥不是吗?”

孙朝忠:“那,荣石呢?”这个名字仿佛是个忌讳,孟韦在高二的暑假之后在也没有提过这个名字。

方孟韦看着孙朝忠,不在言语,而是慢慢的咀嚼着这个名字,荣石啊,好苦的名字呢。

方孟韦看着远方:“他是谁啊?我不认识这个人!”对,是的,我不认识他,这样就可以忘却了吧。

孙朝忠也看着远处:“孟韦,你记不记得《甄嬛传》里的一句话?”

方孟韦:“什么?”

孙朝忠:“有时候,负比不负更痛苦。”

自那一日之后,孟韦心灰意冷,拒绝谈恋爱,孙朝忠就变成了他的护身符。

方兰兰看到他脚上的红绳自荣石走了之后颜色开始变淡,但是自去年过完年之后,他脚上的红绳颜色开始变浓,她知道,荣石回来了,但是为什么荣石就是不露面呢。


评论(4)
热度(2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