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第二十四话   摩天轮VS小红娘

方兰兰挂掉了电话之后,就看到绑在孙朝忠脚上的红绳延伸到了自己的脚上,缠了上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顺着红绳看到了孙朝忠的脸上,来来回回的打量了两次,看着他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孙朝忠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方兰兰伸直了腿,把脚并在了一起左右晃了晃,站起来抖了抖脚。孙朝忠立刻走到她的跟前扶住她:“怎么了?脚不舒服吗?”

方兰兰摇摇头:“没有,就是,小的时候我说过我的脚上有一条红绳和你的脚是连在一起的,还记得吗?”

孙朝忠点点头:“记得,你那个时候蹲在地上玩了好久。怎么了?”

方兰兰踢踢脚:“我又看到了!是从你那里连过来的。”

孙朝忠吓得赶紧松开了抓着她的手,向后退了两步,坐在了凳子上面。

方兰兰和他面对面的坐着,看着他局促不安的,捂着嘴巴直乐,孙朝忠压根不敢看她,于是继续看着窗户外面,拿出手机拍照,包厢内的气氛有些暧昧。

等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的时候,方兰兰转身坐好看着他:“朝忠哥哥。”

孙朝忠:“嗯,啊?什么?”

方兰兰:“我不是第一次坐摩天轮!”

孙朝忠:“啊?”

方兰兰摆弄着手机,扭头看着外面的景色:“第一次坐摩天轮是好多年前,荣石哥哥带着我和小哥,我们三个冬天跑来做摩天轮,那是那一年最后一次开摩天轮。荣石哥哥和小哥就在你现在坐的地方接吻,而我只能看着窗户外面灰蒙蒙的天空。”

孙朝忠跳了起来站在了车厢的中间,方兰兰看着他满脸通红的看着外面:“坐我这边来,别站在那里,很危险的。”

孙朝忠摆摆手:“没事的。”

此时摩天轮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始缓慢的转动。

孙朝忠感觉不是很好,就坐到兰兰的旁边,看着她:“兰兰,我感觉不好。”

方兰兰不说话了,只是很安静的坐在,孙朝忠觉得很奇怪,仔细的看着她,轻轻的晃了晃她:“兰兰,兰兰。”

方兰兰身子一歪就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面,此时小红娘已经从身体里面出来了,蹲在地上解缠在脚上的红绳,她心烦意乱的把摩天轮停了,坐在地上和红绳奋斗着。

孙朝忠:“兰兰你怎么了?兰兰你别吓唬我好不好?”孙朝忠伸手拍了拍方兰兰的脸,看到她毫无动静,吓坏了。紧紧的搂住她,拿过她的手机给方孟敖打电话:“孟敖哥,你和孟韦在哪里?”

电话里面传出了方孟敖焦急的声音:“我们正在往摩天轮跟前赶,你别着急。”

孙朝忠:“孟敖哥,兰兰出事了,我不知道她怎么了,她突然没有呼吸了。”

方孟敖拉着方孟韦和疯了一样就往摩天轮跟前跑,边跑边说:“你先把她放平,让她保持平躺,在压她的人中。”

小红娘饶有兴趣的看着孙朝忠急救自己,把自己平放在地上,挂了电话就做胸部按压,企图恢复自己的呼吸。月老捅捅她:“徒儿,你还不回去啊!”

孙朝忠拼命的按压她的心脏:“兰兰,你醒醒,别吓唬我好不好!你快点醒醒啊!”

小红娘起身揪着月老的胡子:“师傅,你是故意的对不对,那条红绳是你施法系上的对吗?”

月老:“丫头啊,这小子对你挺好的,你看看他都急成啥样了。”

小红娘:“师傅,那你也不能擅自做主决定徒儿的婚约啊!”

月老:“我挺喜欢他的,你看啊,荣树有喜欢的女孩儿了。荣意有个男孩儿在追他,索杰也有心仪的对象了。”

小红娘翻了个白眼:“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月老一本正经的:“这个孩子我挺喜欢的。”

下面的人都急疯了,游乐园的管理人员也快要哭了,电动手动都弄不下来。小红娘还在和月老讨价还价,大有你不给我解开,我就不回去的架势。

方孟敖已经打电话给父母了,孙朝忠也给父亲打电话了,方步亭带着程晓云快速的赶到了。方孟韦急得眼泪已经下来了,方孟敖安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孙朝忠的父亲在路上,不停的往外打电话,大批的消防车和救护车很快的赶到了游乐园,消防队员看着摩天轮孙朝忠和方兰兰的包厢离地最少十五米。消防车的云梯根本不够。

孙朝忠抱着方兰兰:“兰兰,你醒醒啊,别吓唬我好不好。”

月老一看事情闹大了,直接把小红娘踢回到了身体里面,收了小红娘的法力,摩天轮克拉啦一响开始缓慢的下降,而方兰兰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直到降下来,因为缺氧,孙朝忠也陷入了昏迷状态。两个人被送到了救护车上。

经过了抢救,两个人很快脱离了危险,方兰兰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似乎被人捂住了口鼻压根没有办法说话,也没有办法呼吸;而孙朝忠是被吓的了。

索杰来到荣石的办公室:“大少爷出事了!”

荣石批复文件的收一顿:“出了什么事?”

索杰:“兰兰被困在了摩天轮上。和她一起被困的还有孙朝忠!”

荣石:“什么?你是说兰兰出事了?”

索杰点头:“是的,是在游乐园!”

荣石:“索杰,备车!”

索杰:“大少爷,你要出去吗?”

荣石一愣,虽然这七年来自己已经不复少年时的模样,但是难保被有心人认出来。

荣石:“那怎么办!”

索杰:“我在去打听消息,您稍安勿躁。”

小红娘进到自己的梦里,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的身体还有前世的记忆,她看到自己身边不是方孟韦也不是方孟敖而是一个看起来很阴险的男人,而自己却很喜欢他,直到自己被孙朝忠开枪打死。

方兰兰一声尖叫一下子醒了,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在医院里。妈妈就坐在旁边,看到她醒了直接搂进怀里:“你吓死妈妈了,医生说你心跳骤停,呼吸衰竭,还好朝忠对你抢救的及时。”方兰兰此时明白自己在做梦。小红娘也知道自己原来的姻缘是谁了,还真的是阴差阳错,要不是投胎的时候红线掉了,恐怕自己还真的不是方家的女儿呢。

在医院躺了两天之后方兰兰和孙朝忠出院了,因为孙朝忠出事了,所以他的父亲推迟了他下部队的时间。

方兰兰撅着嘴巴看着大哥带走了小哥,方孟韦刮他的鼻子:“丫头,嘴巴可以挂个酱油瓶子了。都十七岁了,还离不开哥哥呀!”

方兰兰翻了个白眼:“我的礼物!”

两个人笑翻了:“在你的房间里面呢!”

方兰兰回到房间发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了两对耳环,一对是她的,一对是程晓云的。

方兰兰拿出了自己的那一对,拿着程晓云的那一对来到了父母的房间敲响了门,程晓云看到女儿拿了个盒子问她是什么,她说是两个哥哥送给妈妈的礼物。

程晓云欣喜的把女儿搂进了怀里,直言孩子都长大了。

这天下午孙朝忠来方家替父亲拜会,方兰兰送给他一张画,被卷了起来,方兰兰不让他看,告诉他回家在看。回到家里,孙朝忠打开了那幅画,那是一副写意的水墨画,可以看出来方兰兰费了一番功夫打底。画里的人正是孙朝忠,穿着一件古老的制服,一件民国时期北平警察局的制服。落款写着篆字,旁边用铅笔写着:梦里你就穿着这身衣服,很漂亮,很帅气。

当晚孙朝忠也做了个梦,他看到自己穿着这身制服开枪打死了一个女孩,他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和方兰兰有着很大的关系,吓醒之后在也没有睡着。

——————————————————————————

经验告诉我们:神仙有时候也挺神的!

评论(1)
热度(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