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第二十八话   没事儿别惹我,后果你自负

警局已经盯荣家叔叔很久了,发现他进去了他的爪牙还在外面活动,就和荣石通了个气,让他小心点儿。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过了两个月的一个周末,荣石接方兰兰从美术教室回来的时候被堵在了地下车库。几辆车把他团团围住,他没有办法动弹了。

他看到自己的堂弟靠在车头点了根雪茄:“荣石,好久不见。”

方兰兰蹙眉看着他们,荣石:“是你?”

荣堂弟:“是我,你旁边这位就是方大小姐吧。”

荣石把手机递给了方兰兰,方兰兰拿着给索杰发了个短信。荣堂弟笑了笑:“和我走一趟吧。”

两个人下了车,就被敲晕了,绑了起来。

月老唉声叹气的看着自己的徒弟:“倒霉孩子啊,你还真的很倒霉。”

月老给方兰兰喂了一粒解药才把小红娘从身体里召唤出来,给她暂时解开了封印,允许她使用自己的力量。

小红娘撇着嘴巴:“这帮人还真的很混蛋哎,哼哼哼,我要玩死他们!”

月老拍拍她的头:“你准备怎么玩儿?”

小红娘:“把他弟弟和他互换一下,然后让他和他妹妹,反正他妹妹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说完手指转了个圈。

月老:“丫头你玩真的啊?”

小红娘:“师傅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想对我们做什么吗?”

月老想了想下在方兰兰身上药就气愤,要是自己不唤醒她的话,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于是说“我去准备荣石的解药!”

小红娘撇嘴:“谢谢师傅!”说完小红娘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眨眨眼睛,看着对面的“荣石”,递给他一面镜子顺便踹了他一脚。

“荣石”醒了,他发现自己变成了自己的哥哥,欲哭无泪,而且还被下了药,药正在生效。

小红娘坐回到沙发上面,看着这个房间,好大哦,不过好空哦,房间的四个角有四台摄像机,正对着房间里厚厚的地毯。

小红娘点点脑袋:“看来,你准备的还挺充分的啊!”

“荣石”:“你,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他恶狠狠看着小红娘:“不管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现在我是他,我依然可以达到我的目的,你是我的啦,哈哈哈哈哈!”

小红娘:“狂妄,你以为你动得了我吗?”

“荣石”看着她,正在琢磨怎么折腾她的时候,小红娘施施然走到他跟前,蹲下拍拍他的脸:“那你就好好享受吧!”

说完一挥手,沙发上面就出现了一个女孩半趴在那里。 “荣石”受到了惊吓:“不,这不是真的,你把她带走,带走。”

小红娘看着他:“你想怎么对待我,我现在还到你身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给荣石下药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用我们两个做什么吗?你太小看我了。你慢慢玩儿吧,祝你玩儿的愉快。”

说完拍醒了女孩,给她指了指对面的“荣石”,女孩一愣刚要挣扎,小红娘就隐身按住女孩,同时解开了录像机的封锁,录像机忠实的记录下了房间里面发生的一切。

“荣石”看着自己的妹妹,他身上的药效已经发做了,他彻底控制不了自己了,走到了女孩的跟前,吻上了她的唇,不顾女孩的挣扎而用手撕碎了她的衣服。

小红娘在女孩的耳边说:“去吧,好好玩玩儿吧!”然后趁着“荣石”放开她的时候,往她的嘴巴里塞了一颗药:“这可是上等的好东西啊!”说完引发了药力就消失了。

她没有发现此时此刻被激怒的她就像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鬼般的邪恶,此时的她就是恶魔的化身。

荣石躺在一张大床上面,正在和体内的药效对抗,他知道,一旦他失控了会发生什么。

被月老制造出来的方兰兰的幻影就在沙发上面趴着,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荣石觉得自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小红娘回来了,方兰兰醒了,看到了荣石,起身倒了一杯水走过去:“喝点水吧。”

荣石:“你走开,快点离开这里,我不想碰你,你快走,快走啊!”

小红娘挑挑眉,伸手一点就控制住了荣石,荣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你要做什么,兰兰,你理智一点!”

小红娘:“你很聒噪哎。”掰开他的嘴巴,把水灌进了荣石的嘴巴里面。

荣石觉得一股清流顺着喉咙下去了,抚慰了自己的燥热。紧接着他感觉到燥热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小红娘起身来到了沙发跟前,在倒了一杯水,背对着荣石从空中接过一粒药化到了水里。荣石瞬间眯了眼睛:她到底是谁?

小红娘转身把水递给荣石,荣石拒绝喝进去:“你到底是谁?兰兰呢?”

小红娘:“荣石,你的话很多哎,喝?还是不喝?”

荣石咬着牙,手握的死死的,小红娘乐了手一捏,荣石的嘴巴就被捏开了,水灌了荣石的嘴里。

一缕清泉涤荡了体内的燥热,那一股股的欲望被清泉轻轻的抚慰进而平静了。

小红娘:“睡一会吧,一会带你去看好戏!”说完再荣石的眉心一点,荣石瞪着小红娘就睡着了。

小红娘笑了:“哼哼,想玩儿我,我玩儿死你。”说完消失在了房间里面,荣石凭借着手心里的刺痛保持着清醒,他眯着眼睛看着兰兰从房间里面消失了。

他想起身追出去看看,但是他压根动不了,困倦一股一股的涌了上来,渐渐的抵挡不住困意的袭击,荣石睡着了。

外面小红娘临空抽出来自己的鞭子,掌控万物爱情和姻缘的小红娘,此刻犹如魔神降世,她的鞭子轻易不会出现,一旦出现,那就是来自灵魂的痛楚。

小红娘抽着外面那群黑衣人,痛不欲生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等到小丫头发泄够了,才收了鞭子:“这次饶了你们,再有下次,就不是这种痛了。”说完转身消失了,留了哀嚎满地,痛哭流涕的黑衣人。


评论(2)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