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第二十九章    营救,迫在眉睫?

索杰已经报警了,警方已经控制了大楼的外部,外围的抵抗甚是激烈,警方暂停了交火,只是将外面牢牢的围了起来。

同时局长和最近的驻军联系,希望他们派一个小队来支援。

当电话那头的方步亭听索杰说被绑架的是兰兰和荣石的时候,电话从手里掉落。

打电话的手都不利索了,电话拨了出去,是方孟敖接的,方孟敖听出父亲的声音不对劲,什么都没有问就答应立刻派手下出去营救,紧接着就听方步亭说:“是妹妹,索杰也给我打电话了。”

方孟敖一惊,差点把电话扔出去,打开门就喊警卫员,去通知方孟韦和孙朝忠立刻去备车,全副武装出去救人。

方孟韦和孙朝忠各自带着排长,跳上车跟着方孟敖的车就飞驰而去。

到了地方,看到索杰,方孟韦有些头晕,再一听自己的妹妹也在里面,方孟韦差点晕过去,孙朝忠死死的抓着方孟韦的胳膊。

局长:“我们目前没有办法确定两位人质的具体位置,里面的歹徒都有枪,全是从境外走私进来的,目前还不确定走私的路径。正面抵抗甚是激烈,估计对方的主力全在正面,背面只有几个人防守。这是这里的图纸。”

方孟敖看着图纸,沉吟了一下,对着方孟韦和孙朝忠一点头,两个人带着各自的人从大楼的两侧进入,正面继续吸引火力。两个人带着人挨个楼层寻找,在第十二层的抵抗比较激烈。

抓住了两个人说两个人质就在里面,孙朝忠抬脚就踹了上去,门被踹开之后,吓了一跳,是一张大大的地毯,四周全是摄像机。里面的人已经深陷情欲之中压根没有感觉到有人进来了。

方孟韦见他捂着嘴巴就一把推开他:“哎哟,你们,继续,继续,我们,不打扰了。”

赶紧关上门,留了两个人驻守就继续找人,通知下面的医生上楼。

小红娘收拾完了十三层的那帮家伙之后,回到了房间里面点醒了荣石,告诉他禁声,就带着他来到了十二层旁边的房间,里面的人已经被小红娘打晕了,看着摄像机跟前的人,荣石一愣:“这,这,这!”回头看着小红娘。

小红娘:“你要是不喝那杯水就是现在的德行,那个女孩倒霉,在这家酒店和男朋友幽会。”就听那个女孩娇吟:“快点,哥哥,你的速度在快点。”荣石脸色很难看。

小红娘在一看孙朝忠和方孟伟已经冲了进去,之后就赶紧退了出去,就往这间房间走呢。带着荣石立刻从房间里面瞬移回到了楼上的房间,把荣石点晕扔到了床上,自己来的了隔壁的房间,躺下:“师傅,搞定了。”

月老出现了,重新封印她的法力,并将她的记忆收进了本体里,将荣石的记忆摸掉。 

很快方孟韦和孙朝忠已经找到了这里,踹了荣石的房间看到他一个人躺在那里,方孟韦揪着他的衣服领子把他晃醒了:“荣石,荣石!”

荣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方孟韦,一把推开他:“走开,不要碰我!把兰兰带走,快点带走。”

孙朝忠伸手扶住了方孟韦看着荣石:“荣先生,兰兰呢?她在哪儿?”

荣石扶住脑袋:“兰兰,他们要……”瞬间清醒了,看看跟前的两个人,看看自己。晃晃脑袋,还是很晕:“她在沙发上面。”

整个房间空空荡荡的,除了他们三个没有第四个人。方孟韦慌了:“荣石,我妹妹呢?我妹妹在哪儿?”

荣石左右瞅了瞅:“不知道,我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就在沙发上面趴着,在醒过来就看到你们了。”

孙朝忠:“挨个房间给我找!”

旁边传来了声音:“连长,这边有个小女孩,你们过了看一下。”

孙朝忠放开方孟韦转身来到隔壁,就看到方兰兰昏迷在床上。孙朝忠几步就过去把她搂进了怀里:“兰兰,兰兰,醒醒。”

方兰兰睁开眼睛就看到孙朝忠和方孟韦,吓了一跳,被孙朝忠紧紧的搂住:“别怕,是我和你二哥,方大哥就在下面。”

方兰兰靠在他的怀里:“你们怎么来了?”

方孟韦:“一会再说,你没事儿吧?”

方兰兰:“没事儿,就是脑袋后面好疼。荣石哥哥呢?”

孙朝忠给她轻轻的揉了揉:“肿了好大一块儿!”

方孟韦:“走吧,大哥该担心了。他在隔壁,没有事儿,医生已经上来了。”

孙朝忠看着方孟韦,两人面面相觑了半天,方孟韦转身蹲下,孙朝忠把方兰兰放在他的背上,背着方兰兰往电梯跟前走。

那一部分歹徒躺在走廊里面疼的哭爹喊娘的,看到方兰兰经过立刻收声,把嘴巴捂得死死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惹这个小煞星不高兴在挨一顿鞭子。

医生包扎完之后,很快就被跟上来到警察带了下去,这帮家伙一看到警察恨不得连祖宗干了点啥都交代出来。

那两个纠缠不清的人被医生用单子裹了,强行分开。屋子里的摄像机全部被取走,里面的东西当作证据包括隔壁房间的监视器。

荣石被特战队员架下了楼,方孟韦背着方兰兰,孙朝忠护在旁边。

两个人被送进了120,在医院里面做了个全面检查医生说他俩除了脑袋后面被打肿了之外没有任何损伤。方孟敖赶紧给父亲打电话报告情况,方步亭这才安心了。

至于那两个光着的是被下了药,女孩被下了很古老的药,不太好解,男孩直接洗胃就可以了。跟着的警察全都抿着嘴巴,东张西望的偷乐,这一对儿不管什么关系,总之是毁了。

荣堂弟和荣堂妹声称自己是被一个穿着红色衣裳的女孩下了药,而所有的证据显示,荣堂弟是自己给自己下的药,荣堂妹是被自己的哥哥下了药。荣石的叔叔在监狱里得知儿子和女儿的一切之后,把儿子暴打了一顿。


评论(2)
热度(1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