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微玄幻】东方异世录

第十四章    暗潮汹涌,魔君的思量。

秦每年的秋天都要进行秋猎,浩浩荡荡的君臣大队的人马开往大草原上的猎宫,狒牙和落雷被关进了笼子,小小的宠物压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被关起来。

“不关起来的话,马儿不敢跑呀。”蔺晨也不管它们能不能听得懂,对着笼子龇牙咧嘴的两只说着。于是两只安静了下来。

彼时蔺晨已经十四岁了,出落的英俊帅气,这几年,秦皇的后宫又添了几个妃嫔,又添了几个皇子和公主,但是蔺晨的地位从来没有动摇过。

蔺宇每年出猎都要带着皇后,其他一概不带,在得宠的妃嫔都不带。

蔺晨原本就是一条龙,还是魔界的小魔龙王,所以身上的威严日盛,不怒自威,生气的时候即是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身上的气势都会把人压死。

慧能大师不得已只好再次下山,将手链送到了蔺晨的手上嘱咐他十六岁方可取下来。那是第一次花期,过了他就学会如何收敛自己身上的威压了。

出去打猎他更不可能把手链摘下来了,摘下来的话他身上的气息可以让所有的兽类臣服,在凶猛的野兽都会臣服。

其实蔺宇不是很热衷于秋猎,但是自从蔺晨的两只宠物入宫之后,蔺宇就酷爱秋猎,为啥?

皇宫里面养着一只狼和狮子,不得时不时带出去溜溜呀。

不少大臣进谏皇长子图谋不轨,蔺宇斜着眼睛看着他们,大臣:“养猛兽于君前,不是图谋不轨是什么?”

蔺宇打了个哈欠,自然有人出来反驳:“你一天没事儿做就盯着宫里,你很闲啊。正好,龙江的支流闹水患,还请陛下派人去看看。”

蔺宇指着下面的大臣:“西北治沙,龙江水患,正好没有人去,你们去吧。”一道圣旨耳根子清净了。

于是每年的秋天给大臣们放假一个月,要去打猎。每年蔺晨都不出手,梅长苏和谢弼替他出手。

下面世家的人不乐意了,唐唐大秦的嫡皇子害怕打猎,好好笑哦。

这会到了猎宫,蔺宇下令休息,明日开始狩猎。众人的帐子被安排了下去。

梅长苏接到下面的密报,有人要在狩猎的时候制造一场意外,让蔺晨回不去皇宫,最好帝后全部葬身草原。

谢弼看完烧了:“累不累啊,每年都玩这一手,当殿下好欺负吗?”

梅长苏:“不是好欺负,而是殿下的存在碍着别人的事儿了。”

谢弼:“那几个还小着呢,就这么急不可耐了吗?”

梅长苏:“他们的野心就是把控大秦不是吗?”

谢弼:“我大秦要是靠他们,早就被属国瓜分了。”

梅长苏沉吟了一会:“告诉父亲他们吗?”

谢弼:“恐怕他们早就知道了。”

谢玉坐在帐子里许久不曾言语,蔺宇看着梅石楠:“草原该换换主子了。这么急不可耐,朕还真是小瞧他们了。内廷的手伸的太长了。”

谢玉看着蔺宇:“陛下的意思是?”

蔺宇:“是龙还是虫,要看晨哥儿的造化了。”

梅石楠和谢玉交换了个眼神:这位爷也怕小的呢。

梅石楠微微的咧了一下:很好,不是吗?省的我们的手脚了。

谢玉眨眨眼睛:这是尊上的意思还是王的意思?

梅石楠垂眸:恐怕二位都有这个意思,毕竟少主还没有经过魔界的历练。

谢玉愣了:那殿下那边?

梅石楠:放心,残月已经被带到了殿下身边。

谢玉斜了一下眼睛:那,这位呢?

梅石楠搓搓手:可以,就留着,不行,就让少主提前登基。

谢玉起身:“陛下,臣要去布防了。”

蔺宇点头,谢玉回到自己的帐子,招来儿子和梅长苏如此这般的耳语了一番。

梅石楠坐在帐内看着蔺宇:“陛下的意思是让殿下!”

蔺宇抿了口茶:“晨哥该见见血了。”

梅石楠轻轻一笑:“臣,知道了。”

蔺晨坐在皇后的帐子里面,皇后:“手还伸的真长啊。”

蔺晨蹙眉看着自己的母亲:“母后的意思是?”

皇后:“当断必须要断。”

蔺晨看着皇后:“他们要动手吗?”

皇后:“如果我儿不带那两只兽出宫的话,他们或许不会这么快动手,但是现在的机会不是刚刚好吗?如果陛下有个万一的话,完全可以推到你的身上。”

蔺晨到了杯水给自己:“过几天会有一场大雨的。”

皇后掏出一块小小的令牌递给蔺晨:“大雨?儿啊,你该见见血了。”

蔺晨接过令牌躬身道:“是,儿臣明白。”

——————————

蔺晨篇

评论(2)
热度(19)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