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的暖阳

第三十五话  萤火虫,萤火虫,满天飞(上)

孙朝忠带着方兰兰回家吃完饭,盯着她作完功课,就开着车送她回家了,她看到家里的灯没有开,愣了一下,拉着孙朝忠的袖子:“家里没有人回来。”

孙朝忠想了想:“那我陪你等,你给方叔叔他们打个电话。”

方兰兰打完电话知道妈妈晚上要值班,父亲会还没有开完,估计要开到明天了。

孙朝忠没有进屋而是坐在了房子门口的台阶上面,方兰兰进去拿了两个垫子,出来递给他一个,自己坐一个。旁边放着一壶水和水果,两个人看着浩瀚的星空。

过了好一会,孙朝忠才开口:“兰兰,你给我画的那幅画,我查了一下那身衣服是解放前北平警察局的制服。”

方兰兰张大了嘴巴看着他:“啊?你还去查了这个!”

孙朝忠点点头:“嗯,我父亲看到了问我谁画的,我说你画的,他说那身制服有点眼熟,我把制服的样子大概画了下来,拿去后勤部请教,他们让我去档案室看看,结果我就找到了这身制服的图样,下面标注是民国时期是北平警察局的制服。”

方兰兰吃了个小西红柿:“我做了个梦,醒来就记得你穿着这身衣服了,其他都没有记忆了。”

孙朝忠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可是,我也梦到了,我梦到我开枪杀了你。”

方兰兰一怔,她也梦到了,而且记忆犹新,嗓子发紧的说:“没事,只是梦而已!”她记得听到过一种说法就是三个人梦到一样的梦就是真的,现在他俩做了一样的梦是不是代表她前世其实就是死在他的枪下的。

方兰兰眼睛一闭再度晕厥,吓坏了孙朝忠,伸手搂住她:“兰兰,兰兰,你怎么了?”

小红娘从身体里面出来了,显露了真身:“喂,别喊了,我好着呢。”

孙朝忠吓了一跳:“你,你,你,你是,是,是,是谁?为,为,为,为什么从,从,从,从兰兰的身体里出,出,出,出来?

小红娘学着他的话:“我,我,我,我是小红娘,这,这,这,这是我的身体!啊,呸,我都结巴了。你,别动哦!”

孙朝忠:“干嘛?”

小红娘:“小丘,来射一箭。”

孙朝忠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小家伙举起手中的箭射中了他和方兰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居然没有伤痕。在看看方兰兰身上没有出血,呼,还好还好。

小红娘:“喂,回神,这位呢,就是爱神小丘,他有衣服,只不过,咳咳,被我叫来的太着急了。”

孙朝忠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咕咚一下也晕了。

小丘:“小红娘,你吓到人家了。”

小红娘:“呃!知道了,给,你的衣服。”说完虚空里抓了一下,抓出了一身衣服递给他:“那个,在和我去个地方!”

小丘:“什么嘛,这不是你的工作吗?为什么让我千里迢迢的跑来作呀。”

小红娘沮丧的说:“我不是下凡历练吗?父皇那个老混蛋封了我大部分的功力!”咔嚓一道雷劈到了小红娘的头上,小红娘气的指着天空一顿狂骂:“老混蛋,你除了会欺负我,你还会干嘛?等我回去,看我不揪了你的胡子荡秋千。”

小红娘气哼哼的带着小丘跑到了咖啡馆,看到里面满是粉红色的泡泡,伸手“噗”的一声戳破了一个,两个小不点神仙玩儿了半天,小丘挠挠脑袋:“还用射箭吗?”

小红娘:“不用了,不用了。走带你吃好吃的去。”两个小不点神仙溜进了厨房,吃了一肚子的蛋糕,被月老揪了回去。

月老:“你还真会找帮手啊,又拿蛋糕来诱惑人家了吧?”小红娘傻笑,小丘吐吐舌头。

月老:“好了,回去吧,省的一会那个孩子醒了,在吓着。他的记忆呢,为师收了。小丘,你也赶紧回去吧。”小丘道别就消失了。月老拎着小红娘就回去了。

方兰兰睁开眼睛,就看到孙朝忠看着自己:“看我干嘛?”

孙朝忠:“啊,没事,你困了的话,就回去睡觉吧,我在这里等孟韦。”

方兰兰看着他笑了:“那有客人等主人的道理。呀,快看,是萤火虫!”说完拉着孙朝忠就站在院子里,满天的星星,满院子的萤火虫。

方兰兰看着萤火虫:“好漂亮。”

孙朝忠看着她:“是,很漂亮!”

方兰兰追着萤火虫满院子跑,玩儿了好一会,就看她两只手扣在一起,走到孙朝忠的跟前,把手伸到他的跟前:“许个愿吧!”

孙朝忠握住了她的手:“我希望你永远都这么快心快乐。”说完在她的手上亲了一下,方兰兰打开了手,一只小萤火虫飞了出来,围着他俩飞了一圈飞走了。

孙朝忠伸手搂着她站在院子的中间看着萤火虫满天飞舞。方兰兰看着萤火虫,伸出手指,一只小萤火虫停在了她的手指上。

方兰兰凑近了看:“你快看!好可爱呢!”孙朝忠的脑袋也凑了过来,两个人挨的很近,呼吸可闻。

她:“你靠的太近了。”

他:“闭上眼睛!”

方兰兰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孙朝忠看着她,伸手捧住了她的脸,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将她拥入怀里。孙朝忠在她的耳朵边轻轻的说:“我会等你长大的!”

“嘤!”瞬间方兰兰的脸都羞红了。孙朝忠轻轻的笑了,搂着她不在动了。

月老躺在云端看着下面打着哈欠:“你们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是烦人,粉红泡泡满天飞,我当然要把它们变成萤火虫啦!”

一只小萤火虫飞到了月老的鼻上面,恢复了本身,“啪”的一声爆开了,满是小桃心,看到月老眼晕。

孙朝忠拉着她的手回到了房门口,方兰兰看着他:“朝忠哥哥。”

孙朝忠:“怎么了?”

方兰兰:“我,准备出国留学。”

孙朝忠有些怔忪:“为什么?”

方兰兰:“我想学室内装修,国内要上美院,国外有专门的课程。”

孙朝忠:“你,还回来吗?”

方兰兰愣了,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孙朝忠:“我只是想知道你还回来吗?”

方兰兰:“家在这里,哥哥他们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回来。”声音很轻的说了一句:“而且,你还在这里呢。”

孙朝忠握着她的手:“我等你。”说完两个人坐在那里看着满院子的萤火虫。

方兰兰身子一歪就靠在了他的肩上睡着了,他轻轻的侧了一下身子,伸手将她扶住,让她靠在怀里。

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她的身上,伸手拨开垂到她脸上的头发,亲了亲她的脸:“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会等你长大的。”

孙朝忠拿着手机给方孟韦发微信:什么时候回来啊?

方孟韦:马上就到。


评论(1)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