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秋天的童话

第八话   桃花朵朵开,怪我咯?

回到家里,方兰兰和何孝钰嘀咕了几句,何孝钰捂着嘴巴直笑:“不错 ,加油。”

于是方兰兰建了个微信群,把何孝钰和杜见锋都拉进去了。杜见锋乐的,拿着手机傻笑半天。

方孟韦又是晚上才回来的,进家门就看到客厅留了一盏灯,桌子上面摆着一个碗被扣着,旁边有张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养胃的记得喝掉,大哥。后面写着大哥是个哼哼。方孟韦乐了半天,这两天天掐。

方孟韦喝掉汤,回屋洗漱完了就睡下了。

方兰兰悄悄给杜见锋发了个信:我哥才回来。

杜见锋:明早接你吗?

方兰兰:好呀,好呀。那我不让他开车了。

杜见锋:蓝妹妹,谢啦。

何孝钰:明早你带他俩出去吃饭。

杜见锋:遵命,大嫂。

第二天早上,何孝钰故意起晚了,方兰兰和方孟伟没有饭吃了,被杜见锋带着吃生煎去了

方孟敖摸着下巴看着自己的老婆:“小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了。”

何孝钰笑眯眯的看着方孟敖:“杜见锋想和兰兰早上一起吃饭。”

方孟敖:“那也不用把孟韦也带上啊!”

何孝钰:“孟韦想出去吃。”

方孟敖气哼哼的喝着粥,瞪着自己的老婆,而何孝钰则很悠闲的喝着粥。

案件陷入僵局,方孟韦很苦恼,杜见锋几天没有见到方孟韦,导致他的脸色一会阴,一会晴,看到毛利民心惊胆战的。

所有的证据指向了沈涛的父亲,而沈涛的父亲又有不在场证据。那么到底是谁杀了人?

方孟韦带着孙朝忠往另一个嫌疑犯家里赶,等到的时候发现来晚了,那个人已经死在了楼下,而楼上的痕迹被清理的很干净,却引起了孙朝忠的怀疑:“屋里一定还有一个人。”

方孟韦:“太干净了,连垃圾都带走了。”

孙朝忠对着痕检点点头,经过细致的检查,痕检说:“孙队的怀疑有道理,这里真的很干净。”

线索又断了,案件的侦破陷入了僵局。方孟韦很不开心的回到了家里,方兰兰看着他:“怎么了?”

方孟韦:“线索断了。”

方兰兰帮不了他,想了想:“对了,沈涛的手指头受伤了。”

方孟韦:“问了,他说是钉子扎的。”

方兰兰:“钉子扎的要打破伤风啊,而且早都好了,他的手指受伤挺长时间了。”

方孟韦:“从那天开始的。”

方兰兰:“就是我去给你送饭的前一天。这都多少天了,应该好了啊,可是他今天又去医务室了。”

方孟韦拿出电话给法医打电话求助,法医和他说了挺长时间。方孟韦看着妹妹:“明天能帮我把他包扎的纱布拿来吗?”

方兰兰:“我看看,他要是换药的话我帮你拿。”

方孟韦:“谢谢。”

连着几天沈涛都没有换药,而方兰兰一回家就拉着何孝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方孟敖想抱老婆抱不上,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掏出电话就给杜见锋打电话:“老杜头!”

杜见锋:“哎呀,我去,方毛啊,咋的了这是?吃炸药了?”

方孟敖:“你什么时候能把兰兰搞定?”

杜见锋:“我cao,那是你妹妹哎。能不能文雅点。”

方孟敖:“那是我祖宗,你赶紧带她出去玩儿去好不好。”

杜见锋:“方毛,你没事吧,这么晚,让老子带你妹妹出去玩儿,你疯了吧。”

方孟敖:“那明天?”

杜见锋偷笑:“好,明天。”

第二天早上,杜见锋照例来接方兰兰,而方孟韦开着自己的车走了,方兰兰一上车,杜见锋:“这几天你是不是霸着你嫂子了?”

方兰兰:“还不是为了你,要不然我用的找霸着她吗?怎么了?老大不乐意了?”

杜见锋:“小青梅,你越来越聪明了。昨天晚上打电话让我带你出去玩儿。”

方兰兰:“老大真的是疯了。对了,小哥的案件僵在哪里了,下午和我送饭去。”

杜见锋:“遵命。”

说话间,车到了学校门口了,方兰兰一下车,杜见锋就跑了。方兰兰进了校门从旁边冒出来一个女孩特别腼腆的说:“方同学,那位是?”

方兰兰斜着眼睛看着他:“我哥,有事儿?”

女同学递上一包饼干和一封信:“饼干请笑纳,信麻烦你帮我交给你哥。”

方兰兰目瞪口呆的接下了东西,扔到了书包里。截止放学,方兰兰同学共接收礼物15件,饼干各种包装的好多包,蛋糕五盒,情书N封。,以及一大堆的食物。

方兰兰给杜见锋打电话:“到我们班来接我,文学系二楼。”

杜见锋:“咋的了这是?”

方兰兰:“你来了就知道了。”

拉风的吉普,拉风的帅哥,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校园,看呆了一种的痴男怨女。

杜见锋来到了文学系的教室,看到了半屋子的女孩儿,方兰兰一枝独秀。杜见锋特自豪:看,老子的小青梅就是好看,怎么都好看。

走到跟前摘下墨镜看着她:“咋了?”

方兰兰起身书包递给他,又从旁边拎出来一个兜子,吓了杜见锋一跳:“什么情况啊这是!”

方兰兰笑眯眯的说:“都是给哥哥您的。”

杜见锋怎么听着都不是个味儿,似乎下一刻就会被方兰兰咬一口,感觉冷飕飕的。赶紧帮忙拎上,方兰兰手里抱着几个盒子,来到吉普车跟前,放到了车后座上面。

杜见锋看到方兰兰脸色不是很好看,赶紧开着车走了,方兰兰才从兜里掏出一团带血的棉花,杜见锋吓一跳:“受伤了?那儿受伤了?怎么受的伤?跟哥说,哥给你出气。”

方兰兰一下子乐了:“这个是帮我哥拿的,才拿到。”

杜见锋问她:“你平时书包没有这么重啊?”

方兰兰:“里面一半是给你的情书,一半是这帮小女子烤的饼干,兜子里好几个饭盒里面试烧卖和蛋糕之类的,那几个盒子是送个解放军叔叔的礼物。”

杜见锋差点就把车开到了路沿石上面,一脚刹车,车站住了,赶紧向方兰兰保证:“那啥,老子就喜欢你小哥一个,别人没兴趣,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方兰兰:“行了,知道了,赶紧走吧,那边还等着吃饭呢?”

杜见锋看着方兰兰:“丫头,你对你哥哥的同事有什么感觉啊?”

方兰兰一脸的茫然:“谁啊?我为什么要有感觉啊?”

杜见锋一看,得,那小子明显的单恋,于是哼着歌,开着车带着小青梅去买饭了。

来到了警察局,方孟韦又在门口徘徊,看到车来了连忙招手示意,杜见锋一脚油门,稳稳的停在了方孟韦跟前。

方兰兰下车招呼:“赶紧的,帮忙!”

让方孟韦从后座上面拿东西,方孟韦招呼了几个人帮忙。方兰兰背着书包,等杜见锋去停车。

杜见锋拎着她的书包,她拎着饭,走进了方孟韦的办公室就看到孙朝忠摊在了沙发上面,走过去踢踢他:“形象,形象。”说完扔了个东西给他。

方孟韦和孙朝忠与杜见锋是一个反应:“受伤啦?谁干的?”

方兰兰:“边儿去,沈涛的包扎,赶紧送走。”

方孟韦带着手套捏着纱布去了法医那里,孙朝忠带着方兰兰去洗手,杜见锋把饭摆好。开始看那个兜子,好几个饭盒,里面装着烧卖、小包子、馄饨、点心,应有尽有。

撇撇嘴,扔到了桌子上面,方兰兰回来看到了,抱着几个装着食物的盒子去了法医和痕检那里送饭去了,顺便招呼方孟韦的组员一起吃。

法医的检验很快出来了,确定了凶手就是沈涛,决定实施抓捕。于是吃完了饭,方孟韦就带着人出去了。

杜见锋对着方孟韦的背影发起了花痴:“哎,小青梅,你说你小哥咋穿啥都这么好看呢!”

方兰兰把情书掏出来递给杜见锋:“是啊,所以呢,来看看学习学习。”

杜见锋直接扔回给了方兰兰:“拿去烧掉。”

路上孙朝忠问方孟韦:“孟韦,兰兰和那个杜大队长什么关系?”

方孟韦:“什么关系?我看不出来,说是情侣吧,不像,说是兄妹吧也不是很像。杜大哥管兰兰叫小青梅。”

孙朝忠这叫一个郁闷啊,方孟韦:“哎,我和你说,杜大哥是我们家内定的女婿!”

孙朝忠简直想把方孟韦掐死了,人家杜见锋喜欢你,你偏偏看不出来,还内定的女婿,是内定的你的男朋友吧。哼!

方孟韦又说了一句:“不许打杜大哥的主意哦!”

孙朝忠这下真的想把方孟韦给掐死了,省的留下来祸国殃民。

人抓住了,但是抓贼的人很郁闷,全队的警员都很郁闷,把人带回来之后,杜见锋就带着方兰兰和方孟韦回家了,方孟韦闷闷不乐的坐在了后面,看着夜景。

杜见锋见他心情不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身不由己。”

方孟韦轻声说:“赌博,一个家庭就这么毁了。”

杜见锋把车开到了一个夜景很好的地方,三个人站在那里看着远处的风景。

 


评论(3)
热度(1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