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秋天的童话

第十四话  从此陌路

很快指纹被剥离了出来,小吴也把所有的数据整理了出来。

孙朝忠去打饭很快回到了方孟韦的办公室,方孟韦在办公室里陪着妹妹,三个人吃着饭,方兰兰吃不下去,从早上就开始吐,到现在吃什么都吐了出来。

孙朝忠急了:“这样不行啊,你多少吃点啊。”

方兰兰摇摇头,方孟韦看着孙朝忠:“去买点小米粥回来。”

孙朝忠赶紧打电话订了一份小米粥,很快就送到了,方孟韦摸了一下温度,还好不烫,孙朝忠拿来蜂蜜放了一勺进去。

方兰兰看着他们,方孟韦:“还想吃什么?”

方兰兰:“豆腐乳有没有?”

方孟韦:“我柜子里面有,哥给你拿。”起身拿豆腐乳的时候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杜见峰的电话,把豆腐乳递给孙朝忠:“你看着她吃,我去接个电话。”

关上门站在走廊上面接了电话,听完毛利民汇报,方孟韦一拳定到了墙上。

这个时候小吴和痕检小王来汇报工作,小王:“方队,那部手机上一共出现了三种指纹,一个是你的,一个是方小姑娘的,还有一个和方雅家出现的指纹可以做同一认证。”

小吴:“经过我的调查,方小姑娘的手机上面绑定了三张银行卡,而且她的手机定期有三笔款项进账,一张来自你的银行卡,一张经调查是方大队的卡,还有一笔来自李斌。李斌的钱进到她的另一张卡上,每个月固定是一千块钱,这张卡是和方小姑娘的支付宝绑定的,他的给手机加密了,密码很复杂,用现在方小姑娘手上的那部手机可以解开密码,这是我今天早上发现的,所以方小姑娘手机上面的数据已经全部恢复了。”

有些迟疑的说:“而且我发现她的名下有一张大额的信用卡,是张副卡,主卡是李斌的。李斌的手机上面的记录我也整理出来了,他不只有兰兰一个女朋友,他还有好多的情人,而且他的支付宝的账户不定期的汇入大额的资金,那些钱都进到他别的卡上了,最近的一笔款项是来自方雅的。而且他的信用卡今天刷掉了八千块钱,买了一部手机,估计是给方小姑娘买的。就这些。根据对今天打入那部手机上的电话定位,他现在在市区的一家高级餐厅。”

孙朝忠好不容易让她吃了点东西进去全吐了,方兰兰已经吃不下去了,孙朝忠急得就差把她的耳朵捂上了,还不能把门口的人都喝走。

方兰兰抬头看向孙朝忠:“我真的不知道,那张信用卡我从来没有用过,我不知道我的支付宝绑定的卡不是我的卡。我真的不知道。”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孙朝忠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别哭,别哭。千万别哭了,啊,我一会带人去抓他,抓来一问就清楚了。好不好。”

方孟韦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把门推开,就看到兰兰泪如雨下,孙朝忠怎么都擦不完,小吴捂着嘴巴:“方队,孙副队,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在这里。”

方孟韦:“没事儿,这些事儿她迟早都会知道的。”

她慢慢的缓和了情绪,看着孙朝忠:“把我的包给我!”

孙朝忠把包递给她:“你要拿啥,我给你拿。”

方兰兰让他把钱包拿出来,递给了方孟韦:“我不知道那张卡是,你拿去让他们找找吧,信用卡就在里面,我从来没有用过。还有那部手机,也拿走。”

方孟韦接过钱包和手机递给小吴:“去吧。”

很快小吴就回来了叫出来方孟韦,来到了队员的办公室,把钱包递给了方孟韦:“找到了,那张卡被隐藏了银行的短信,这个李斌太厉害了,利用短信的漏洞,隐藏了这张上面的金额。还有,我刚刚定位了那部电话,电话显示,李斌在一家高级宾馆里面。”

方孟韦听完汇报,看着屋子里的人:“立刻对那家宾馆实施布控。”

说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看着妹妹:“兰兰,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哥哥柜子里有好多零食想吃什么自己拿。”看着她勉强把小米粥喝完,安顿好她,就带人走了。

女人正在洗澡,而李斌用自己的手机上的软件正在转账,就听门口服务员:“你好,您点的餐。”

李斌一开门就被按到了墙上,洗手间里女人娇媚的声音:“谁呀?”

女警:“警察,麻烦你出来。”

很快李斌就被带回了局里,关进了审讯室,方孟韦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叫醒了浅眠的方兰兰:“人我带回来了,你要见他吗?”

方兰兰:“我不想见他,我想听听他说什么?”

方孟韦点头,让孙朝忠在隔离玻璃外面陪着她,转身就进来审讯室。

李斌看到方孟韦愣了一下,随即释然了:“原来你真的是她哥哥,她怎么样,还难受吗?”

方孟韦:“你还知道关心她?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李斌:“可以不告诉她吗?我知道我对不起她,现在她已经病了,我不想刺激到她了。”

方孟韦旁边的警员已经很生气了怒视着他:“方雅是怎么死的?”

李斌:“方雅死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那天我就是去帮她整电脑。还没干啥呢,我就被堵在屋里了,赶紧从她家阳台上面翻了下去。”

方孟韦一拍桌子厉声呵斥:“李斌,你还想干嘛?你做这些的时候想过我妹妹没有?”

李斌:“我……”

方孟韦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据我们调查,你家不缺钱。”

李斌看着她:“如果我说我是为了她,你相信吗?”

方孟韦瞪着他:“为了她”

李斌:“其实我刚开始没有想这么做。认识了她之后,我觉得自己要疯了,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举一动,不时的从我眼前滑过,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拥有她的欲望。”

方孟韦:“那你为什么要盗窃。”

李斌:“因为刺激,那种感觉使我疯狂,在她们的眼皮底下把她们的钱偷偷的转走的那种刺激,不亚于面对她的时候我的那种感觉。”

“你可能不会知道,兰兰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足以让喜欢她的男人为她发狂,为她做尽任何事情。她给人的感觉很清纯,不沾事故的那种清纯,让人很想保护她,甚至于有时候我有一种想要拥有她的冲动,可是我不敢,甚至我连亲她都不敢。她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知道吗?她看似来者不拒,实则拒人千里。”

“从我见到她的第一面,我就有这种感觉,我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你明白吗?我想要宣泄这种感觉,所以我就去找那些有钱的小女人,从她们身上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种感觉令人疯狂,令人着迷。兰兰就像一株罂粟,美丽纯洁,却充满致命的诱惑,我发现自己不敢碰她,甚至拉一下手我都能兴奋好几天,我疯狂的想要拥有她,但是我不敢,我面对她的时候不敢有一丝丝的不洁的念头。”李斌诉说着自己的不敢说的欲望。

方孟韦目瞪口呆的听着李斌的这些话语,转头看向观察玻璃,他知道兰兰就在那扇玻璃后面。

方兰兰垂泪,深情的告白,足以打动任何人,只可惜她听到了别的声音,听完他的诉说,她推开门进去了,李斌愣住了:“兰,兰,兰兰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方兰兰看着他:“昨天,我给你打电话我听到了,当时你在做那件事儿,你身下的女人在呻吟。所以,我们结束了。”李斌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从视线里消失,吼了一声:“为什么会这样?”方兰兰关上了门,把过往的一切都关到了门的那一边,爱也好,恨也罢,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靠着墙,慢慢的滑坐在了地上,把脸埋进了膝盖。孙朝忠站在她的跟前,方孟韦冷冷的看着李斌,李斌很快把一切都交代了出来。

孙朝忠蹲下伸手把她搂进了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见过肆意张扬的她,见过温柔如水的她,见过顽强的她,见过生病的她,唯独没有见过如此伤心的她。

方兰兰轻轻的说了一句:“送我回家吧,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孙朝忠应声说好,起身拉她起来,搂着她的肩膀,让她靠着自己,走到了门口,外面下起了雨,孙朝忠看着她:“我去拿把伞,你在这里等一会。”

孙朝忠转身进去的时候,方兰兰走到了雨里,警员喊她:“小妹妹,别站在雨里,会生病的。”

而方兰兰什么都听不见,站在雨里,任雨水冲刷,孙朝忠跑出了就看到了这揪心的一幕,她缓缓的软倒在了水里。

孙朝忠把伞一扔就跑了过来,抱起她对着警员喊:“去叫方队,快啊!”

警员撑伞的撑伞,叫人的叫人,方孟韦吓坏了赶紧打开车门:“快上车。”孙朝忠抱着方兰兰就送到了车上。

方孟韦对着警员交代了几句开车赶紧奔向医院,到了医院就被送进了住院部,何孝钰接到方孟韦的电话揪着方孟敖开着车就奔医院去了。

评论(2)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