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十五话    其实我懂你

孙朝忠转身进去的时候,方兰兰走到了雨里,警员喊她:“小妹妹,别站在雨里,会生病的。”

而方兰兰什么都听不见,站在雨里,任雨水冲刷,孙朝忠跑出了就看到了这揪心的一幕,她缓缓的软倒在了水里。

孙朝忠把伞一扔就跑了过来,抱起她对着警员喊:“去叫方队,快啊!”

警员撑伞的撑伞,叫人的叫人,方孟韦吓坏了赶紧打开车门:“快上车。”孙朝忠抱着方兰兰就送到了车上。

方孟韦对着警员交代了几句开车赶紧奔向医院,到了医院就被送进了住院部,何孝钰接到方孟韦的电话揪着方孟敖开着车就奔医院去了。

来到病房,何孝钰就看到医生门口在训方孟韦和孙朝忠:“你们是怎么看着她的,她发着高烧让她淋雨,降温是这么降的吗?……”

何孝钰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方兰兰躺在床上,毫无生气,方孟敖:“这到底是怎么了?”

方孟韦低着头进来:“发烧了,又淋到雨了。”

方孟敖面色不善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儿?”

两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的清清楚楚的,方孟敖火大极了,揪着方孟韦的领子:“兰兰有男朋友,为什么你会不知道?”

何孝钰也生气了:“出去,要打要骂回家去,少在这里吵架。”

方孟敖看看睡得不是很安稳的妹妹,就带着方孟韦和孙朝忠来的了走廊里,看着两个人狼狈不堪的样子叹了口气:“回家吧,回家在说。”

回到家里,方孟敖给方孟韦和孙朝忠熬了一碗姜汤,让两个人去换了衣服,在客厅里听他俩慢慢的把整件事情说清楚之后。

抱着脑袋坐在沙发里:“是我做错了吗?这么多年,难道我真的错了。”

孙朝忠对方孟韦:“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儿及时和我联系。”

方孟韦:“好,回去好好休息。”送走了孙朝忠回到客厅:“大哥,可能是我们做错了,要是多让兰兰接触一下男同学,就不会这样了。”

方孟敖:“不,我还是会阻止的。”

夜里,方兰兰醒了,看到了吊瓶,看到了睡在旁边的何孝钰,笑了笑,伸手拔掉了吊瓶,慢慢的坐了起来,倒了杯热水喝掉了,又慢慢的躺了回去。

何孝钰醒了看了看她的药:“醒了?”

方兰兰:“嗯,刚醒,我把药拔掉了。”

何孝钰:“感觉怎么样?”

方兰兰:“头还是晕。”

何孝钰:“下午咱妈来电话了,说回家在收拾你。”

方兰兰只是笑了笑:“大哥呢?”

何孝钰:“太生气了被我轰走了。”

方兰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天花板,何孝钰拉着她的手:“他不值得你这样。”

方兰兰:“本来我打算明年开学前向大哥向家里说明的,结果却是这样。”

何孝钰:“这样也好,免得将来全是事儿。”

清晨,杜见峰带着方孟韦来到了病房,病房里面两个眼睛一对,都笑了,笑得方孟韦莫名其妙的。

杜见峰带着何晓玉回去上班了,方孟韦看着妹妹:“笑什么?有那么高兴吗?知不知道大哥昨天多生气?”

方兰兰收敛了笑容看着他:“生气就生气吧,照他这样做,我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在医院待了三天,就被接回了家里,面对母亲的怒火:“你学会抽烟、学会喝酒我都忍了,但是你不能因为一个男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吧?发着高烧去淋雨,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还有那个李斌是怎么回事?都是什么人啊,你也能看的上。”

方兰兰听着母亲的训斥垂下了眼帘,而门外的两个小男人已经傻掉了,我没有听错吧?老妈说小妹会抽烟喝酒?面面相觑了半天,悄悄溜了。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兰兰是什么时候学会抽烟喝酒的。

程晓云训完了女儿,有开始训两个儿子:“你们是怎么看着妹妹的?她什么时候谈了个男朋友的?你们竟然不知道?你们不是号称无所不知吗?怎么就被瞒的死死的?”

兄弟俩极为殷勤的给母亲掉了杯水:“妈,兰兰上课放学一切正常,也没有和别人打电话,所以我们才被瞒住的嘛!”

于是程晓云开启了茶壶模式:“我告诉你们,这样是不行的……”吧啦吧啦的说了一个小时,说的兄弟俩头都大了。

方兰兰:“妈妈,我饿了!”可怜兮兮的趴在门边,及时解救了两个哥哥。

程晓云点点女儿的鼻子:“就应该饿你三天。”

方兰兰:“我现在可是病号,不可以这样对我。”

等到方兰兰恢复上课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这件事情之后方兰兰绝了在找男朋友的心思,一门心思的读书。在学校几乎不怎么说话,只是坐着那里静静的看同学打打闹闹,带着淡淡的笑容。

每天下午放学杜见峰回来接她,顺便接受今天的“战利品”。每天放学之后都要去警局给方孟韦他们送饭,杜见峰会买一个方孟韦喜欢吃的菜,而孙朝忠则是只要是方兰兰带来都喜欢吃,那怕是个口香糖,都会吃的很开心。 

吃饭的时候,孙朝忠坐在了方兰兰的跟前,而杜见峰则和方孟韦坐在一起。几次之后方孟韦觉得那里不对,孙朝忠表示那里都对,只有你不对。

方孟韦看着好友:“为什么?”

孙朝忠:“呵呵,不为什么!”

这个周末方兰兰和同学一起来游乐园玩儿,几个姑娘开碰碰车,装落了一地的笑声;坐过山车,穿了裙子不方便,方兰兰就站在下面等她们。过山车旁边就是小孩子玩儿旋转木马,她靠着围栏看着里面的旋转木马出神,旁边一个声音:“想坐吗?”

她一回头就看到了孙朝忠:“你怎么来了?”

孙朝忠指着不远处的方孟韦和杜见峰:“我们一起来的。”

杜见峰和方孟韦走到了方兰兰的跟前,杜见峰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出来玩儿据开开心心的,别闷闷不乐的。”

她笑了:“好,知道了。”

同学过来了,和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就跑去蹦极了,杜见峰一看拉走了方孟韦。就剩方兰兰和孙朝忠两个人肩并肩漫步在游乐园里面,所有的人都在笑,唯独这边的气场独特。

方兰兰踢着脚下的小石头子,孙朝忠:“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方兰兰:“没有啊。”扯了一下嘴角。

孙朝忠:“你脸上写满了我不开心,快来安慰我。”

方兰兰揉了揉脸,扯出一抹笑:“那有?”

孙朝忠:“其实你不用不甘心。”

方兰兰站住了,回身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不是,我是说,哎,算了,其实我就是不甘心,我的条件明明比那些二奶三奶都要好,他却……哎,不说了。”边说边倒着走,孙朝忠害怕她撞到身后的人,就把她拉到自己的内侧。

孙朝忠:“他不值得你这样,所以不要不开心。”

方兰兰笑了笑:“这样的打击一时半会怎么会缓的过来。”

孙朝忠:“你是指他被堵住宾馆里面吗?”

方兰兰点点头:“我倒是宁愿他被堵住酒吧。至少我不会有不好的联想。”

孙朝忠:“大千世界什么样的事情都会有?”

方兰兰:“我知道,所以有点接受不了。”

孙朝忠:“他是男人,是男人就会有需求,从你这里得不到,就会从别的地方来取得。”

方兰兰转回身低声回答:“我知道,因为我可以感觉到,每次他做完那件事出现,他身上香水味就会有一定的变化,我只是不问而已,我想他亲口告诉我,只是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其实他也曾想我要求过,我没有答应而已。”

一句话说的孙朝忠紧张的要命,此时他知道如果方兰兰答应了的话,他会利用职权在监狱里把那个家伙收拾的半死不活。

说着两个人走到摩天轮跟前,孙朝忠:“坐吗?”

方兰兰摇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旋转秋千:“我想玩儿那个。”

孙朝忠:“好,一起!”

坐在座位上面,工作人员递给方兰兰一根带子指了指她的裙子,孙朝忠接过带子帮她把裙子牢牢的系好。

工作人员笑眯眯的说:“姑娘,你的男朋友好细心啊。我是第一次见到男朋友帮女朋友系带子的。”

方兰兰刚想反驳,孙朝忠对她眨眨眼睛,方兰兰扭过脸笑了。

工作人员走到按钮台:“把眼睛摘掉和钱包,手机都放到这边的箱子里面,各位请做好系好安全带。”说完看着几个人把自己的东西放到跟前的箱子里面。按下了铃声,响了三次,旋转秋千开始了运动,刚开始和荡秋千一样,然后是九十度,之后是一百八十度,最后是三百六十度旋转。

一共来来回回荡了三次,吓的方兰兰一个劲的尖叫。等到停的时候,方兰兰吓的腿都软了,脸色惨白。

孙朝忠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是起码可以走的稳,给方兰兰解开了腿上的带子,扶着她走到了一旁,让她靠在栏杆上面。缓了好一会,两个人笑了起来。

孙朝忠:“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吧!”

方兰兰:“好呀。”

杜见峰拉着方孟韦去玩儿别的,方孟韦:“哎,你拉我干嘛?你应该拉兰兰的呀!”

杜见峰戳他的脑袋:“你个没有眼色的家伙,怎么就是看不出来啊,孙朝忠想和兰兰单独相处。”

方孟韦:“为什么他们要单独相处啊。”

杜见峰小声嘀咕:“我为什么要喜欢你这个迟钝的家伙啊,吃力不讨好。”

方孟韦:“说什么呢?”

杜见峰:“没说什么,哎,走,我们玩空中老鼠去。”

方孟韦:“啊,我不去~~!”

杜见峰:“走啦!”

结果嘞,反了,方孟韦活蹦乱跳的还要在玩儿,杜见峰腿软:“祖宗,你玩儿去吧。我等你。”

方孟韦:“不行,不行,一起玩儿。”说完拉着杜见峰跑去排队买票。

杜见峰腿直转筋,站在那里都打哆嗦。方孟韦看着他:“真的害怕啊!”

杜见峰立马站的直直的:“没有,谁害怕了。我才不害怕呢!”

方孟韦乐得不行了:“不害怕,你哆嗦什么啊?”

杜见峰:“我,累了,那啥,咱去休息一会成不。”

方孟韦笑着说:“好,休息。”


评论(4)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