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橘子罐头里的小人 4

一句话喊的,明镜直接把小不点诚的衣服撕了,明楼差点把小不点诚给扔出去,还好眼疾手快,把小不点诚放到了毛巾上面,避免了摔死的厄运和草菅人命的惨剧。

小不点诚扒着明楼:“快去看看。”

于是快速的给他穿好衣服,放到口袋里面,姐弟俩直奔弟弟的房间,就看明台站在房间门口,他的写字台上放着一罐已经开启的橘子罐头。

明镜快步走进去,往橘子罐头里一看,笑眯了眼睛,对着明楼招招手,明楼走过去,差了几步,明镜:“停,去我房里拿之前给阿诚穿的衣服过来。”小不点诚趴在口袋边上看着明镜:“大姐,大姐,是男的还是女的?”

明镜:“女的,人家还没有穿衣服呢。”说完就看到明楼快步走到明镜的房间,从她的抽屉里面拿了一套洋娃娃穿的衣服。

明镜看着罐子里面的小不点说:“出来吧,我带你去洗澡。”说完就把罐子放倒了,小不点从罐子里面出来看着明镜:“哇,姐姐,你好漂亮。”

明镜伸出手,小不点爬到了明镜的手上,吐吐小舌头:“谢谢你。”明镜乐呵呵的带着她去洗澡了。

明台已经石化了,这是什么世界啊,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橘子罐头里面居然住着一个小小的姑娘,呵呵,呵呵,而且我看到大哥的口袋会动,从口袋里面爬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男孩,呵呵,呵呵。咕咚,明台晕了过去。

明镜问小不点:“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不点:“我叫曼丽!”

明镜:“我叫明镜。”

明楼站在门口,肩膀上面站着阿诚,明台已经被明楼弄醒了,正靠在门消化看到的事情。

明镜把小不点曼丽放到了一块干净的毛巾上面,出来拿过衣服,递给小不点曼丽。看到小不点曼丽穿好了之后才把两个弟弟放进来。

明台飘着进了房间,看到曼丽:“嗨,橘子精!呵呵。我睡了。”说完倒在了床上装死。

小不点诚看到小不点曼丽那叫一个亲切,感觉好像好久没有见到了一样,恨不得立刻奔到桌子上面。

明楼款运输机很善解人意的把小不点诚放到了桌子上面,就看到小不点诚和小不点曼丽抱到了一起。

“曼丽妹妹!”“阿诚哥哥!”叫的只是一个亲切。

明楼觉得很不是滋味,为啥我没有这个待遇啊。每次都是“你,你,你”的叫唤,要不就是大脸怪,人家已经瘦了好不好。

明台有点消化不良的看着两个二十厘米高的小人,坐在自己的哥哥姐姐对面,四个人嘀嘀咕咕的说着话,这个世界太疯狂,我接受无能。

吃饭的时候,阿香简直是双眼放光啊,家里已经有一个罐头小人了,居然又多了一个罐头小人,还是个小姑娘,这个世界不要太美好。

吃完饭,明镜就被阿香拉着出了门,理由是给新来的小成员买衣服,明镜接受了。

明台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自从有了这两个小不点,我的地位直线下降。

明楼捏着报纸看着坐在水果盘子里的两个小不点,抱着一个葡萄啃的不亦乐乎,无奈的递给两个小不点一张纸巾。明台坐在旁边拒绝接受这一事实,家里多了两个小客人。

明台似乎想到了什么起身看向两个小不点:“你俩,不会是一家子吧?”明楼凝神细听。

小不点诚拽开一块葡萄皮,啃了一口,听到明台问他,点点头:“我们是一家子。”

明楼心里戈登一下,手不自觉的紧了捏报纸。曼丽也拽下一块葡萄皮扔到了明台的跟前,插着腰看着明台:“登徒子,你想干嘛?”

明台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你,我不是故意的。在说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小不点曼丽简直浑身喷火:“你还想看到点啥?”

明台万分委屈的看着明楼:“大哥,帮我说一句话啊。”

明楼:“啊?说什么?”

小不点曼丽咬了一口葡萄:“哇,好甜啊!”

小不点诚已经吃掉了一整颗葡萄,靠着背后的葡萄打了个小小的嗝。

明楼伸手对着他:“我们回去换衣服,你看看你,浑身都是葡萄汁。”

小不点诚瞅了瞅自己,还好。歪着头看着对面的大家伙:“那有。”明楼伸手提溜着小不点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他放到了桌子上面:“你和曼丽?”

小不点诚:“他是我妹妹。”

明楼松了一口气,拿出一套衣服递给他,他瞅了瞅衣服:“就为这件事儿啊?”

明楼:“你不困啊?”

小不点诚刚要说话就听外面传来明镜的声音:“曼丽啊,快点试试衣服。看我给你买的合适不。”

小不点诚被放到了肩头,明楼打开了自己的房门,看向客厅,明镜一脸嫌弃的看着明台:“还不走,坐在这里干嘛?”

明台:“姐,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到楼上去啊?”

明镜拍拍脑袋:“也是,曼丽,走,和姐姐回房。”于是明镜带着阿香捧着曼丽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明台躺在沙发上面看着天花板:“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明楼带着小不点诚坐了回去,小不点诚被放到了果盘里面继续啃葡萄,天知道小不点诚最近为什么对葡萄感兴趣。

明楼看着他:“少吃点葡萄,一会该睡觉了。”小不点诚放下了手里的葡萄。

明楼看着手里的报纸心思飘远:盯着他已经变成另一种乐趣,但是其中似乎掺杂了别的东西在里面,今天听他说他和那个小姑娘是一家的时候,感觉不是很好,他那么小,怎么可能?明楼很快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自从家里多了一个小成员,家里的笑声多了好多,曼丽没事儿就欺负明台,明楼乐呵呵的添油加醋,明台就和阿诚告状,阿诚趴在明楼的肩头,笑眯眯的明台斗嘴。

晚上曼丽就睡着明镜的枕头旁边,阿诚也睡在明楼的枕头旁边。

明台有时候上课会把曼丽塞到书包里带到学校去,陪着他一起听老师的授课,使明台略枯燥的大学生活有了一些乐趣。

阿诚和曼丽最喜欢看杂志,但是那些杂志好大,于是都趴在明镜和明楼的肩头。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件衣服好看,那块手表漂亮,这里的东西好吃,那里的东西好玩。

利用休假,明镜带着两个弟弟和两个小不点出去玩了一圈。

在外面吃饭时个难题,没有办法把两个小不点放到桌子上面吃,于是每次吃饭都找一个偏僻的角落点餐,点完之后等饭菜都上来了,就把两个小不点放到桌子上面。

遇到好的风景,明楼和明镜就会把两个小不点放出来,拍了好多的的照片。

过年的时候,两个小不点穿的新做的小棉袄和年画里的小娃娃似的,看到明镜爱不释手的。

晚上两个小不点吃的肚子圆鼓鼓的,明楼捅了捅阿诚的小肚子:“吃这么多,不难受啊。”

小不点诚:“一个不小心吃多了嘛!”

明镜放曼丽在茶几上面消食,明楼提溜着阿诚放到腿上,让他坐着裤子往下滑,落到鞋子上面,在提溜回来,小不点诚玩儿的很开心。

晚上的时候,阿诚光着小脚丫在明楼的身上蹦蹦跳跳的做按摩,来来回回的跑上好几圈,明楼就舒服的很。

评论(6)
热度(4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