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秋天的童话

重新修改了十五、十六、十七章。

第十五章    其实爱情很简单

而方兰兰什么都听不见,站在雨里,任雨水冲刷,孙朝忠跑出了就看到了这揪心的一幕,她缓缓的软倒在了水里。

孙朝忠把伞一扔就跑了过来,抱起她对着警员喊:“去叫方队,快啊!”

警员撑伞的撑伞,叫人的叫人,方孟韦吓坏了赶紧打开车门:“快上车。”孙朝忠抱着方兰兰就送到了车上。

方孟韦对着警员交代了几句开车赶紧奔向医院,到了医院,方孟韦抱过妹妹就冲进了急诊病房,吓了医生和护士一跳,方孟韦拽着医生:“大夫我妹妹晕倒了。”

医生用手在方兰兰的颈部一摸蹙眉看着眼前的男人:“发着高烧淋雨,你是他哥哥吗?”

孙朝忠停好车,趴在方向盘上想到刚才的那一幕手就发抖。深呼吸,平稳了一下心情,来到门口的小卖铺给何孝钰打电话:“何姐,兰兰生病了,在医院,对,发高烧了,被雨淋到了,可能要住院。嗯,孟韦陪着呢,麻烦您过来一趟。”

挂了电话就去了急诊,被护士指示去给方兰兰办理住院手续,由于发着高烧淋雨,普通的感冒变成了急性肺炎,需要入院治疗。方孟韦送她去病房,陪着她。

何孝钰无奈的看着外面的雨,起身回家给方兰兰拿了身衣服和需要用的东西就打车去了医院。

孙朝忠在病房里面看着躺在床上女孩,已经被换上了病号服,挂着吊针,显得苍白而脆弱。

何孝钰到了医院给方孟韦打电话,方孟韦告诉她人已经进了住院部。

正好这个时候方孟敖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里怎么不在办公室。何孝钰告诉他兰兰住院了。

方孟敖觉得自己得幻听了活蹦乱跳的小恶魔居然会生病住院,简直是不可能的。再三确认之下才相信,小妹真的住院了。

飞车赶到医院,看到方兰兰的状态之后觉得不可思议,问在病房的妻子:“兰兰怎么会生病?”

何孝钰:“据说是前一晚睡觉的时候没有关窗户,而且今天又淋到雨了,感冒变成了急性肺炎。”

方孟敖咬牙切齿:“孟韦呢?”

何孝钰:“和朝忠一起回警局了,他们手上的案子还没有处理完。”

方孟敖和何孝钰一起待到了晚上,方孟韦又来了一趟,看了看方兰兰的情况。

在方孟敖不善的目光下灰溜溜的跟着自己的哥哥一起回家了。

方孟敖斜着眼睛看着方孟韦,方孟韦在车里坐立不安的,方孟敖:“坐好了,我的车里有针毡吗?”

方孟韦别别扭扭的坐在方孟敖的车里,方孟敖:“兰兰的身体素质很好,为什么会生病?”

方孟韦:“前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关窗户。”

方孟敖冷哼了一声:“这个天气睡觉没有关窗户就会感冒?”

方孟韦支支吾吾的:“那个可能是最近兰兰的心情不好吧。”

方孟敖进了家门,看着弟弟:“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跟我说清楚。”

方孟韦组织了半天的语言,才说清楚了来龙去脉,方孟敖愣住了,坐在了沙发上面抱着脑袋:“为什么会这样?”

病房里,何孝钰看着昏睡中的方兰兰思绪万千,她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像她一样千变万化的,有时像一个午夜的精灵,跳着小夜曲游戏人间;有时像一个花仙子,在人间寻找被遗落在人间的七色花;又像一个偷窥人间的小天使,偷偷品尝人间百味。

她看着病床上的人:“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夜里,方兰兰醒了,有一瞬间的迷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转头看到了吊瓶,看到了睡在旁边的何孝钰,伸手拔掉了吊瓶,慢慢的坐了起来,倒了杯热水喝掉了,又慢慢的躺了回去。

何孝钰醒了看了看她的药:“醒了?”

方兰兰:“嗯,刚醒,我把药拔掉了。”

何孝钰:“感觉怎么样?”

方兰兰:“头还是晕。”

何孝钰:“下午咱妈来电话了,说回家在收拾你。”

方兰兰:“我怎么会在医院里?”

何孝钰:“孟韦说你发烧了,朝忠说你淋雨了,所以综合起来,你发着高烧跑去淋雨,得了急性肺炎,需要住院治疗。”

方兰兰:“还,真的很复杂哦。”

何孝钰点了一下她的脑袋:“我听孟韦说你开着窗户睡觉,结果就发烧了!”

方兰兰:“心情不好,洗完澡我没有擦头发就站在窗户跟前。”

何孝钰拉长了自己的声音:“哦~!原来是作得呀。”

方兰兰看着她:“姐,你喜欢过我小哥吗?”

何孝钰:“喜欢过呀,他和你不一样,他把自己的心关的很紧,从来不轻易暴露他的好恶。那个时候,虽然他说我是他的女朋友,可是他对我总是若即若离的,让我捉摸不定。倒是你大哥,一直穷追不舍的,孟韦一看到这种情况就赶紧和我提分手。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生气吗?”

方兰兰:“如果他不是对女人没兴趣的话,你们会在一起吗?”

何孝钰握着她的手:“应该不会,因为我不是他喜欢那个类型的女孩。”

方兰兰:“那你为什么当时不直接选我大哥啊。”

何孝钰:“那个时候你大哥简直就是个小霸王,除了杜大哥谁都治不住他。”

方兰兰:“还不是被你拿下了,现在变妻管严了。”说着咳嗽了起来,咳嗽了好一会,何孝钰赶紧拍她的后背给她顺气,看着她缓过来了,才倒了点水给她喝。

何孝钰:“在睡会。医生说你缺乏睡眠,让你多睡一会。”

看着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拿过毛巾给她擦头上的汗:“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方兰兰:“是的,本来我打算明年九月份开学的时候告诉家里,结果,算了,我们分手了。”

何孝钰放下毛巾:“分了也好,要不然还不知道你大哥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明早想吃什么?我打电话让他俩带过来。”

方兰兰:“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吃。”

何孝钰:“不吃不行,听孟韦说你昨天就没怎么吃饭。”

方兰兰:“好吧,小米粥。”何孝钰点头,出去打电话骚扰自己的老公去了。

清晨,方氏兄弟和杜见锋一起来到了病房,方兰兰看着杜见锋:“杜大哥,你怎么来了?”

杜见锋:“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说完用唇语告诉她:要尽一下男朋友的义务。

方兰兰撇撇嘴看着大哥阴着一张脸:“大哥,你怎么了?”

何孝钰刚好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了他们,对着方孟敖:“别阴着脸,难看死了。”

方孟敖抿了一下嘴,最终没有问她为什么会生病,而是对着她硬邦邦的说:“发烧了还不在家待着,乱跑什么?我听孟韦说你昨天没怎么吃东西。”

方兰兰点点头:“吃不下去。”

方孟敖叹气:“你啊,我给你带了粥。今天我们有训练,孟韦请了一天假陪你。让你嫂子回家休息一下。”

方兰兰:“知道了。但是,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方孟敖:“我告诉他的,告诉他你生病了,他说来看看你。”说着把饭摆好了,让何孝钰赶紧吃完饭回家休息,而方孟韦则被支走打水去了。

方兰兰撇撇嘴:“我好着呢,不用看。”

杜见锋:“赶紧吃饭吧。小心在把胃饿出个好歹来。”

吃完饭,目送几个人离开之后,病房里就剩下兄妹两个,方孟韦看着她:“中午想吃什么?”

方兰兰:“在说吧,我不想吃东西。”

方孟韦:“那不行,你烧才退,不能祸害自己的胃。”

方兰兰:“你在这里没事儿吗?”

方孟韦:“没事儿,队里有朝忠盯着。”说完起身从包里掏出来了一部新手机递给妹妹。

方兰兰开心的说:“谢谢哥。”

方孟韦有些踌躇:“那个不是我买的。”

方兰兰瞬间变了脸色,把手机扔到了旁边的床上:“我不要,你拿回去。”

方孟韦:“他这个不是……”

方兰兰打断了方孟韦的话:“哥哥。”

方孟韦“好,我拿回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aruto6471    改完了,嘻嘻。

 


评论(4)
热度(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