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二十一话   爱你在心,口难开

和方孟敖斗智斗勇了一天的杜见锋实在是不想看见方孟敖的脸,早早打道回府,回营部躺着去了。

等到该吃晚饭的时候,方孟韦给杜见锋打电话:“杜大哥,晚上想吃什么?”

杜见锋眼珠子一转:“麻辣香锅。越辣越好。”

方孟韦:“好,没问题。”

孙朝忠踢了方孟韦一脚:“兰兰不吃辣!”

方孟韦:“胡说,我妹妹吃辣椒那叫一个狠,比我还能吃辣椒。”

孙朝忠扶额:难道就我不能吃辣椒?欲哭无泪的给方兰兰发微信:兰兰啊,救命啊,你小哥晚上要和你杜大哥吃麻辣香锅啊。

方兰兰:哦,你告诉他要两份,一份辣的,一份不辣的,不然他会后悔的。

孙朝忠笑眯眯的看着方孟韦:“方队,刚才兰兰说了,让你要一份不辣的,要一份辣的。”

方孟韦想了想,掏出手机打电话过去重新下单,顺便要了一个松仁玉米,和一个甜羹。

杜见锋接上方兰兰的时候笑的和一朵花一样。

方兰兰:“笑成这样?你至于吗?”

杜见锋:“你小哥请我吃饭,麻辣香锅。”

方兰兰嘴角上挑:“知道了,到时候你们仨别哭就行了。”

杜见锋:“切,不能吃辣椒的男人还算男人吗?”

等到方孟韦接上外卖的时候,差不多是要哭了,辣的那一份红彤彤的满是辣椒。他的队员前仆后继的壮烈在了辣椒的香味里面。

等到杜见锋和方兰兰到了的时候,看着方孟韦咬着筷子瞪着茶几上的两份香锅。孙朝忠则是快乐的摆着餐具。

方兰兰抱着书包摇着头,撇着嘴巴:“啧啧啧,小哥啊,节哀啊。”

杜见锋弹了她一个爆栗子:“胡说什么呢?”

孙朝忠接过她手上的书包:“疼不。”

方兰兰:“不疼。”

杜见锋看着这边暗潮涌动,在看看旁边的那个没有开窍的小子,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还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今天吃饭的时候,方兰兰并没有坐在孙朝忠的跟前,而是坐在了一个短距离的边上,旁边是方孟韦和杜见锋,孙朝忠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面对着两个人。

孙朝忠抿着嘴巴看着方兰兰的举动,和他隔出来了咫尺天涯的感觉,因为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伸出筷子夹了一筷子辣的丸子,放到嘴巴里面,刚入口的时候没什么,越吃越辣,硬生生的咽到肚子里的时候感觉一流火顺着食道流窜到了胃里。

方孟韦赶紧递给他一杯水,帮助他灭掉了胃里的火焰,辣的他直哈气:“呼呼,怎么这么辣?”

就看杜见锋脸不红气不喘的吃着辣的那一份,只不过额头上的汗出卖了他也是受不了这么辣的麻辣香锅。

方兰兰夹了一筷子辣的藕片放到旁边的碗里涮了涮,才吃。

方孟韦和孙朝忠无言的吃着那份不辣的,孙朝忠埋怨他:“要这么辣的干嘛?”

方孟韦:“我也不知道这么辣呀。”

孙朝忠给方兰兰舀了一勺松仁玉米,方兰兰正在魂有天外,被这一勺甜丝丝的菜把魂给叫了回来,她有些呆滞的看着碗里的那勺玉米,抬头看着孙朝忠笑了一下:“谢谢。”

孙朝忠一看到她这样的笑容觉得心里被抓了下,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好像他们才刚刚认识。

方孟韦看看妹妹看看好友,在看看旁边看戏的杜见锋,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的多余。于是给方兰兰夹了一筷子藕片,不辣的那种。

孙朝忠轻轻的撇了一下嘴,于是两个人开始了,一个夹一粒花生,另一个夹一截海带;一个夹一筷子肉,另一个就夹一个丸子;一个夹一片白菜,另一个就夹一筷子油麦菜;一个舀了一勺玉米粒,另一个直接盛了一杯甜汤。

方孟韦吃着东西瞪着孙朝忠,不停的给方兰兰跟前的饭盒里面放东西。

孙朝忠回瞪,不断的往方兰兰的跟前放吃的。

两个人开始用眼神交锋,空气的温度骤然上升。

杜见锋拎起那份辣的让人难受的麻辣香锅:“兰兰,和我出来一下。”

方兰兰把米饭扒拉到了嘴巴里面,起身跟着杜见锋出去了,杜见锋问了一下开水间的位置,就带着方兰兰过去了。

开始涮那份麻辣香锅,方兰兰:“叫我出来有事儿吗?”

杜见锋:“你怎么了?吃个饭都会走神。”

方兰兰笑了一下:“没事儿。”

杜见锋哼了一声:“你确定你没事儿?”

方兰兰轻轻的摇摇头:“有事儿。”

杜见锋:“说说看。”

方兰兰:“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儿。如果我不认识李斌,我会不会和朝忠哥哥成为男女朋友。”

杜见锋:“怎么,喜欢他了?”

方兰兰:“没劲了!”

杜见锋:“啊?”

方兰兰:“现在我没有劲了,没有力气再去喜欢别人了。”

杜见锋:“你是不敢去喜欢他了吗?”

方兰兰:“好累啊,我想休息。”

房间里面两个男人捍卫自己的领地,剑拔弩张的看着对方,空气中火花四溅,偏生两个人还坐在一起旁若无人的吃着东西,屋子里面的气压极低,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的意思。

一直僵持到了方兰兰和杜见锋推门进屋,方兰兰被两个人气息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们打起来了呢!”

方孟韦恶狠狠的叼着筷子:“打不起来。”

孙朝忠笑眯眯的看着方兰兰:“希望我们打一架吗?”

杜见锋拎着已经涮掉了大半辣子的菜,皱着眉头说:“蓝妹妹,走,回家。”

方孟韦:“饭还没有吃完,回家干嘛?”

方兰兰:“我吃饱了。”说完背上书包。从杜见锋身边走了出去。

杜见锋:“你们继续。”说完带上门也走了。

孙朝忠看着方孟韦:“你这样有意思吗?”

方孟韦:“我告诉过你,少打我妹妹的主意。”

孙朝忠冷笑了一下:“她是个人,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幸福,你们这样做是在扼杀她选择幸福的权利。”

方孟韦:“不用你教我。”

孙朝忠:“你也没有权利管我。”

方孟韦怒喝:“出去!”

孙朝忠回呛:“我刚好也不想待了。”说完摔门就回自己办公室了。

方孟韦摔了手里的筷子,瞪着一桌子的菜,呼呼呼的喘了几口气,拿出饭盒把没吃几口的菜收了起来。

方兰兰坐在杜见锋的车里,看着远处的虚无:“见峰哥哥,如果叔叔和阿姨还在的话,会同意你和我小哥吗?”

杜见锋被问住了,愣了好一会才打着了火,启动了车子:“我,我不知道。”突然回头看向旁边的妹妹:“兰,兰兰,你……”

方兰兰:“那天,我就在书房门口,准备端水进去的时候听到的。”

杜见锋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曲起来抵着嘴,看向窗户外面,他的眼眶是红的。而方兰兰看着另一边,两个人沉默了好久,杜见锋才开着车出了警局的大门。

杜见锋:“是我们的错,我现在才知道当初我们这样做,对你的伤害有多大,如果当初我们不做那些事情的话,你就不会像今天这么难过了。”

方兰兰:“我还是会难过的啊,但是不会向现在这么的伤心而已。”

杜见锋:“兰兰,我和孟敖和你小哥都希望你快乐,我们一直希望你快快乐乐的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那怕你一生不嫁,只要你快乐就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敢再去喜欢一个人。真的不想和他开始的话最好和他说清楚。”

方兰兰低声说:“我说过了,我告诉过他我现在还没有办法接受一份新的感情。”

杜见锋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兰兰,我们马上就要去参加演习了,多则两个月,少则一个月就会回来,而且方叔叔和婶婶都会去,到时候家里就剩下你和孟韦两个人了,照顾好自己明白吗?”

方兰兰:“我知道,孝钰姐也要去吗?”

杜见锋:“她是医疗队的,肯定也会去,小何何估计会被放在外公家里。你小哥的脾气你知道的,别和他对着干,明白吗?”

方兰兰:“我现在好饿。”

杜见锋笑了:“我也饿着呢!”说完拐了个弯儿车子驶进了车河之中。

杜见锋:“你想吃什么?”

方兰兰:“随便吧,我现在一点辣子都不想吃!”

杜见锋带着方兰兰去了一个相熟的店家,让店家把那份麻辣香锅再处理一下,点了糖醋排骨和西湖牛肉羹。

 


评论(6)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