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二十六话   馄饨馅儿的秘密

孙朝忠追出去的时候,看到方兰兰站在方孟韦的车跟前,在用脚踢轮胎,走过去想和她说话,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能站在旁边陪着。方孟韦到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站在那里,隔着一点距离,既不是很远又不是很近。

三个人在方孟韦的车跟前汇合了,相顾无言,方孟韦打开了车门,往常都是孙朝忠坐在副驾驶,方兰兰坐后面。现在方兰兰还是坐后面,此时孙朝忠也坐到了后面。

方兰兰看向外面,不看车里面的两个人,孙朝忠看着另外一边,托车内贴着膜的福,孙朝忠在看方兰兰的身影,方孟韦开着车,不时的看看后视镜,怎么看怎么别扭。

车里过于安静了,方孟韦伸手打开了收音机,调到了音乐台,抒情的歌曲传了出来,打破了安静的环境。

方兰兰回头看向孙朝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孙朝忠听到方兰兰的话,也回头看着她,轻声的说“好。我等你。”

方孟韦无声的叹息,哎,妹大不中留啊,吾妹叛逆啊。他心里的小人躲在角落里面画着圈圈。

方兰兰很突兀的喊了一声:“停车。”

方孟韦差点和旁边的车撞上,把车停稳之后,就看到方兰兰看着那盏昏黄的灯光发呆,孙朝忠看着店铺的名字很简单的就是大馅儿馄饨五个字。

站了好一会,方兰兰:“你们在这里等我。”才掀开帘子进去,方孟韦和孙朝忠惊叹如此小的店面,倒是很干净。

老伯正在算账,听到动静抬头看到了方兰兰,笑了笑,起身过去问道:“丫头,吃几个馄饨。”

方兰兰:“我有点饿了,今天要吃二十个。”

老伯准备进去的时候方兰兰叫住了他:“伯伯,打包,我带走,八十个。”

老伯怔了一下:“好,那你地多等一会。”

方兰兰点头:“好,我等着。”说完,方兰兰坐在了一张空桌子跟前,就看到外面等着的两个人也进来了。

方兰兰倒了两杯水:“这里的馄饨是现包现下的,得等一会。”

方孟韦:“这里就老板一个人?”

方兰兰点点头,孙朝忠回头看向厨房的窗户口,看到老伯认真的把手洗干净,擦干,才开始包馄饨。

他:“你,经常来吗?”

方兰兰:“嗯,这几天我都在这里吃晚饭。”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老伯把馄饨端了出来看到多了两个人和方兰兰坐在一起,愣了一下,才走过去:“你们要带走,我怕把袋子烫破,煮好之后就捞出来稍微晾了一下,回家自己烧点汤,泡进去吃就可以了。”

方兰兰:“哎,知道了。”把钱放在桌子上面之后,就拎着袋子出来,坐在车上从后视镜看到老伯站在门口目送车离去,才关了灯进屋。泪水再次低落,孙朝忠递手绢给她。

她:“我没事儿。”接过手绢捂住了眼睛。

三个人来到了方家,方兰兰进厨房洗手拿碗,找来了方便汤,烧了点水把汤粉冲开,把馄饨放了进去,在端出来放到餐桌上面。招呼他俩过来吃饭。

坐在餐桌上面,方兰兰搅着汤,搅了一会,才舀了一个馄饨咬了一口,方孟韦眼尖的看到了方兰兰的馅儿和自己的馅儿不一样。伸了筷子夹了妹妹的一个馄饨咬了一口看向她。

孙朝忠:“怎么了?”

方孟韦把半个馄饨放到勺子里面递到孙朝忠跟前,孙朝忠也愣了,问道:“兰兰,你知不知道你的馅儿和我们的馅儿不一样。”

方兰兰愣了一下:“知道。”

孙朝忠侧目:“我们是什么馅儿的?”

她过了好一会才回答他:“猪肉大葱的。”

孙朝忠抿嘴嘴不说话了,方孟韦看着他轻轻的摇摇头,方兰兰抬头看着他俩:“什么都不要问,吃就好了。”

孙朝忠是偶然才知道方兰兰吃馅儿就喜欢吃白菜猪肉馅儿的。

方孟韦对着放馄饨的碗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杜见峰:今晚吃馄饨,好吃。

很快杜见峰的信息就回过来了:好吃你就多吃点,别欺负小青梅,小心回去我收拾你。

方孟韦:不敢,不敢,那是祖宗,我怎么敢欺负。

方孟韦点着手机,方兰兰则是抬起头,把眼泪逼回到了肚子里面。孙朝忠很沉默的看着她。

半晌,孙朝忠才说:“你最近越来越爱哭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方兰兰翘了翘嘴角:“是这样没错。”

方孟韦强制的把到嘴边的话跟馄饨一起咽进了肚子,差点噎到。


评论(1)
热度(1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