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二十八话   反恐

边境的一个小村落被袭击了,村民报警,省公安厅接到报警,迅速派出了fan kong 应急处理分队进行处理,但是效果不是很理想,kongbu分子带着抓走的村民躲进了树林深处。

省公安厅没有办法了只好和方步亭联系,请求他派空中突击部队帮忙。

方步亭亲临空中突击师部,宣布调派方孟敖的一中队和二中队,空中预警侦查机,杜见锋的一分队和二分队,直八运输机,前去fankong。空中方孟敖指挥,地面杜见锋指挥。

方步亭把杜见锋叫到一边:“可能会让你产生不好的反应,你带着毛利民,他还能帮帮你。”

杜见锋一愣,随即点头,几次fankong,他的手上几乎没有活下来的人,能活下来的不是半死就是半残。

杜见锋坐在运输机上闭目养神,毛利民坐在了杜见锋的旁边:“头儿,实在不行,你就留在飞机上面吧。下面我去。”

杜见锋扯了一下嘴角:“我没事儿,不要担心我。”毛利民不说话了而是帮他整理他的装备。

少年时代的记忆太深刻了,当了特战大队大队长之后,他很少出手,一旦他出手对方非死即残。几次之后,毛利民也害怕了。

当杜见锋看到被蹂躏过的村庄时,他愤怒了,但是他只能先压抑自己的愤怒,还要实施营救所以他必须保持清醒。

看着受伤的村民都上了第一架直升机,他一拳砸到了门上,大门的门板被砸了个洞出来。毛利民咽了一口口水,对着身后的队员打了个手势,一部分队员上了第一架直升机,一部分队员迅速退回到了第二架直升机上面,毛利民拽着他也回到了直升机上面。

杜见锋捏着拳头听着前方预警机的报告,听到发现了敌人,迅速下达命令:“各小组准备战斗。”

分工好了之后,毛利民反对了:“我要留在你身边。”

杜见锋瞪着他,毛利民梗着脖子:“反正我不走。”

杜见锋:“随便你,执行任务。”三队散开了。毛利民寸步不离的跟着杜见锋追击者匪徒。

杜见锋被匪徒带的面具刺激到了,被他追上的全部被击毙。

有一个打伤了他手下的一个士兵,杜见锋暴走了,一枪打掉了匪徒手里的枪,几步冲过去,一脚踹翻了匪徒,旁边的一个刚准备射击,他一枪托砸掉了对方手上的枪。

三个人空手打了起来,很可惜,两个人不是杜见锋的对手,此时杜见锋的眼睛已经红了,二十招之后两个人被打残了,特战队员愣了,很少见大队长动手,这也太厉害了。

但是毛利民已经吓得浑身发抖,用对讲机呼叫方孟敖,方孟敖问他:“出什么事儿了?”

毛利民带着哭腔:“方大队,我们大队长暴走了!”

方孟敖:“按住他,把他弄到直升机上面去,不能留在地面。那两个也弄走。”

毛利民擦掉了眼泪:“知道了!”

此时杜见锋被毛利民和几个部下死死的按住,硬是把他拖到了直升机上面,毛利民已经抖的不成音了:“头儿,你可不能再失去理智了,快醒醒吧,想想蓝妹妹好不好。”

他看到了方孟韦站在不远处对着他笑了,他的眼睛慢慢恢复了正常,神志慢慢的恢复了清醒。

毛利民看着他恢复了清醒:“头儿,你在这里休息,剩下的我去。”

杜见锋摘了帽子躺好,哑着嗓子说:“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毛利民迅速离开了直升机,带着部下围剿被困在一个石头屋子里剩下的kongbu分子。

杜见锋躺在椅子上面,用帽子盖住了脸无声的啜泣着。如果有人靠近静静的听着会听到他的哭声里有喃喃的话说的声:“父亲,母亲。”

毛利民用激光定位完匪徒的位置之后,方孟敖的两个中队六架直升机一起实施无差别攻击。

很快fankong就结束了,方孟敖和部下交接完之后,先去交付任务,连话都没和方步亭说几句,转身就往外跑。

方步亭:“站住,干嘛去?”

方孟敖:“报告首长,杜见锋同志现在在医院躺着呢!”

方步亭愣了:“什么?受伤了。”

方孟敖:“不太清楚。”

方步亭:“一起去。”

父子俩来的了临时医院,看到杜见锋在帐篷外面坐在,靠在一块石头。

方步亭:“孟敖,你在这里待着,我和杜大队长有话说。”

方孟敖只得原地待命,看着父亲走到了杜见锋的跟前。

方步亭:“起来!”

杜见锋立刻站了起来:“首长,您怎么来了?”

方步亭:“和我走走。”

杜见锋:“好。”

方步亭带着他离开了人群所在地,方孟敖远处戒备。

他拍拍他的肩膀:“出什么事儿了?”

杜见锋低着头:“面具。”

方步亭当年委托国安局寻回来的遗物里面就有一个染血的面具,他无言了,无言的看着老战友的儿子。

良久叹了口气,决定演习结束之后让心理医生进驻部队,对指战员定期进行心理辅导。

方步亭:“休息吧,休息两天,在接着去参加演习。”

杜见锋:“好,方叔叔,我知道了。”

方步亭抬抬下巴:“去吧,那个小子着急了。”方步亭走了,方孟敖跑了过来拉着他:“出什么事儿了,毛利民都吓哭了快。”

杜见锋咬着牙:“面具,那个面具,我……”

方孟敖秒懂:“知道了。别说了。”

很快方步亭送来了勉励和省公安厅送来的慰问:一堆的当地产的水果。

方孟敖孝敬了一箱苹果,杜见锋孝敬了一箱葡萄给方步亭带回去。方孟敖给何孝钰送了点水果过去,剩下的全部分了下去。

演习圆满的结束了,方步亭代表总部嘉奖完毕之后,就地解散了部队,给了一天的时间休整之后,就带着自己的部队返回了。

西北军区兄弟部队的人可是倒了霉,被方孟敖和杜见锋拉着去买葡萄之类的东西,一定要带回自己的军区,没办法,家里有个小吃货,言明不给她带点吃的东西回来,就不罢休。

————————————

没有方孟韦的杜方,下面的Tag,无视,无视。

 


评论(2)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