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二十九话   得而复失的痛苦

对于方兰兰来说,家人都回来了是很开心的事情,但是就代表了她去吃馄饨的时间是零。

她在犹豫要不要带杜见锋来吃一次馄饨,于是在参加完社团活动之后,方兰兰来到了馄饨店,老伯就像是专门在等她一样,看到她进来了,什么都不问就进去给她煮了十五个馄饨端了出来。

她舀了一勺汤喝到嘴里,热热的汤流进了食道温暖了胃,她感觉舒服了很多。

看着老伯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她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前段时间见峰哥哥去参加演习了,明天他就要回来了。不知道他想不想吃馄饨。”

老伯就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般,不言不语的坐在那里算账,只是他打算盘的手有了轻微的停顿。

方兰兰笑了一下:“还是不带他来的好。”

当方兰兰吃了一半的时候,老伯说话了:“吃完了就回去吧,我该打烊了。”

方兰兰看着碗里的汤轻声说:“您要是不叫我那声丫头,我是认不出您来的。”

老伯没有接话,而是出去打开了门口那盏灯,方兰兰吃掉了剩下的馄饨,把钱放在了桌子上面,背着书包走了。

夜空下,方兰兰一个人独自走在路上,抱着胳膊,莫名的她觉得冷,月光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身后传来了熟悉的滴滴声,方兰兰让到了路边,方孟韦的车停在了她的跟前,放下玻璃看着妹妹:“上来吧。”

方兰兰坐在了后面,歪着头靠着座位,看着外面自言自语:“什么都不知道,也挺好。真希望我什么都不知道。”

方孟韦:“说什么呢?”

方兰兰:“有时候知道太多不见得是件好事儿。”

方孟韦:“那倒是。对了,那家馄饨店,我回去查了一下,老板姓封,从山东过来的。”

方兰兰伸手打了一下方孟韦:“哥哥,你咋那么多事儿啊?”

方孟韦:“我总觉得他很熟悉嘛,而且他知道给你包白菜馅儿的哎。”

方兰兰瞪着方孟韦:“是非头子,我在那里吃了好几次了,记人家也记住了吧。”

方孟韦:“我就是好奇嘛!”

方兰兰:“得了吧,好奇害死猫,不知道呀?”

方孟韦撇撇嘴:“知道了。”

方兰兰:“你干嘛去查人家?”

方孟韦:“我觉得那个馄饨的味道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吃过。”

方兰兰翻了个白眼:“有的吃,你还东想西想。”

方孟韦乐呵呵的:“杜大哥明天就到了。”

方兰兰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哥哥:“他回来了,你这么高兴干嘛?”

方孟韦:“因为大哥也回来了呀!”

兰兰撇撇嘴巴:“呵呵,我会信吗?”

说话间就到了家门口,方兰兰撇撇嘴就打开车门下了车,推开了房门就看到了父母已经到了。

快乐的扑进了母亲的怀里,程晓云搂着女儿:“这段时间我们不在家,听话了没有?”

方兰兰:“我可听话了。”

程晓云:“吃饭呢?”

方兰兰:“那头开了一个卖馄饨的小店。我晚上去吃一碗儿馄饨。”

程晓云拉着女儿做的沙发上面:“稀奇啊,你不是不喜欢总吃一样东西吗?”

方兰兰笑了笑:“好吃啊。”

方孟韦也进门了,看到了父母都回来了,打了个招呼,坐到了父亲的跟前:“大哥呢?”

方步亭:“明天回来,我们先回来了。你大哥买了一堆的东西,这不全让我带回来了。”递了一串葡萄给儿子。

方孟韦接过葡萄,扔了一颗到嘴巴里:“好甜啊。兰兰,你不吃?”

方兰兰正在给母亲汇报进期的活动范围,只回了一句:“一会吃。”

程晓云:“你的意思是,你除了社团活动放的比较晚,其他时候都是吃完馄饨在回家的?”

方兰兰:“是啊。”

程晓云瞅了瞅女儿:“我怎么觉得你胖了。”

方兰兰:“妈妈,我才吃十五个馄饨,不多。”

程晓云:“不行,明天开始,早上起来锻炼身体。”

方兰兰憋着小嘴:“老妈,求放过,女儿我起不来。”父子俩笑眯眯的看着母女俩的互动。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交接完了,杜见锋给方孟敖打电话:“回家还是在外面?”

方孟敖:“回家吧,估计这会等咱们的呢!”

很快杜见锋的车就到了,方孟敖跳上车:“哎呀,终于回来了!”

杜见锋:“是啊,还是自己的地盘好啊。”

待看到笑颜艳艳的方孟韦时,杜见锋有一瞬间的晃神,仿佛那人已经开窍了,仿佛那人已经是自己的了。只是微微一声叹息,若是如此如何过得方步亭那一关啊?若是他真的拐走了方孟韦,方家待他还会一如既往吗?若是真这样的话,那杜家岂不是真的要断子绝孙了。

杜家啊,杜见锋有些累,从很早以前怕是已经没有杜家了,有的只是他杜见锋一个人而已。家啊,始终是他向往的一个世界。

片刻的失神却是感觉沧海桑田,杜见锋放空自己坐在沙发里面,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直到听到兰兰的呼唤:“吃饭了,你发的什么呆啊!”

抬眼就看到小丫头插着腰站在他的跟前,很是凶悍,他笑了,笑得很是畅快,起身揽过她的肩膀:“好,吃饭。”

看到杜见锋和方兰兰进来的姿势,方孟韦突然觉得有一丝丝的不舒服,方孟敖确是眉开眼笑的,何孝钰轻轻的摇摇头。

方步亭和程晓云狐疑的瞅了瞅几个孩子,最后决定不管了,爱咋咋地。

此时方孟韦突然特别理解孙朝忠的心情了,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舒服而已啦。

杜见锋今天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了,一个劲儿的给兰兰夹菜,兰兰跟前的盘子里被堆满了。

于是方小姑娘瞪了杜见锋一眼,杜见锋笑眯眯的看着她:“咋了?”

方兰兰咽下嘴里的东西:“太多了。”

杜见锋:“哦,那就先不夹了。”

此刻方兰兰想掐死杜见锋的心都有了,自家大哥用看妹夫的眼神看着杜见锋是怎么回事儿?小哥吃一口菜扒拉三口米饭又怎么回事儿?

郁闷的方兰兰只好低着头吃自己的饭,杜见锋很满意方孟韦的反应,心里一个小人泪流满面的:艾玛,终于开了一点点的窍了,老子好费劲啊!

吃完饭,方孟敖和杜见锋整理带回来的东西,葡萄啊,苹果啊,梨啊,各种干果啊。方兰兰感叹:“你们打劫去了呀?”

方孟敖:“怎么说话呢?我们是那种人吗?付钱买滴。”

方兰兰乐呵呵的抱着一堆干果上楼了,扔到床上转身又下楼了,看杜见锋没有走,拉住杜见锋的袖子:“和我去一个地方。”

方孟敖:“去去去,赶紧去。”

方孟韦:“我也要去。”

方孟敖手一伸揪住了弟弟的衣服领子:“你干嘛去?回来。”

杜见锋不明所以的带着方兰兰走了,开着车来到了街角,停好车,方兰兰准备下车的时候愣住了,手停在了门把手上面,馄饨店已经关门了,那个牌子摘掉了,门大敞着,里面的桌椅板凳全部堆在角落。

方兰兰走到门口扶着门,看着里面在重新装潢,有一丝丝的不知所措,或许她应该猜得到,在方孟敖和孙朝忠掀开门帘的那一刻,老伯就已经准备走了。就和他来的时候一样,走的也悄无声息。

杜见锋陪着她站在门口,看着她一下子坐倒在地上,赶紧把她扶起来:“怎么了?”

方兰兰哽咽着:“我以为,我以为他至少会,会等你回来,见,见你一面,可,可是……”

杜见锋:“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了。”

方兰兰回神:“这里开了一家馄饨店,只有老伯伯一个人,馄饨很好吃,我想带你来吃,可是,昨天明明还在的,今天就,就……”

杜见锋伸手擦掉她的眼泪:“一碗儿馄饨而已。嗯,以后说不定就又碰见了。”

方兰兰不敢告诉他她曾经的猜测,那种得而复失的感觉会把人硬生生的逼疯。

————————————

开启调戏孟韦模式的杜见锋,有点小坏。

 


评论(3)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