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三十话   心事满腹

方孟韦近期接手的一个案子,让他和孙朝忠很头疼,事情是这样的,在一条古老的街道上面,有个各种各样的店铺,都是有着好几十年历史的老店。

里面一个电器修理铺的老师傅离奇死亡,死亡两天之后被送修电器的人发现了,法医的徒弟断定为自杀,现场的所有证据都表明是自杀,但是法医硬是不同意是自杀,她说老师傅身上的几处电击伤痕表明的他杀,且死的时候被捂住了嘴巴。

方孟韦头疼不已,叫来他的徒弟问话,他的徒弟回答他师傅那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喝了很多的酒,醉醺醺的,还和他的师叔发生了争执。

徒弟说他师傅已经想把店铺顶出去了,徒弟相接过来接着做,只是师傅不乐意,要带着他一起走。但是徒弟不想离开这里,现在师傅死了,他该去哪里还是问号。

方孟韦去问法医有没有可能是老人家喝多了自己碰触到了电门把自己电死了。

法医说,你喝多了不趴在床上睡觉,到处乱跑吗?

方孟韦灰溜溜的回到办公室里面,正好这个时候杜见锋接了方兰兰带着饭过来了。在大楼的门口碰见了孙朝忠送那个徒弟,徒弟回头冲着孙朝忠一抱拳:“后会有期。”

孙朝忠:“再见。”

经过方兰兰的时候看了她一眼,方兰兰看到那个动作觉得有意思,也抱拳对着孙朝忠来了一句:“孙兄,进来可好。”

杜见锋差点撞到门上,孙朝忠抬手摸摸她的额头:“你没发烧啊。”

方兰兰:“好玩啊。”

孙朝忠接过她手上的东西和她的书包:“乱学什么啊,古古怪怪的,看着不舒服。而且你的动作的错的,男左女右,人家是左手抱拳,你应该右手抱拳。”

杜见锋:“行了,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多大了,还玩这种帮派的游戏。那个孩子电视看多了,你也跟着学啊,他胳膊上面纹的那是什么呀?稀奇古怪的,看着不舒服。你少学啊。”

方兰兰吐吐舌头,走进了方孟韦的办公室,方孟韦用手敲着桌子:“他的证词我总觉得有点问题,但是有说不上来那有问题。”

孙朝忠:“我刚刚送他到大门口的时候,人家和我抱拳行礼,我差点也抱拳行礼了,兰兰也给我来了这招,杜大哥说这是什么帮派游戏。”

方孟韦:“帮派?不会吧,要打黑啊!”

杜见锋:“想什么呢,我们说那个男孩儿的问题呢,你的脑袋动的够快啊。过来吃饭。”

方孟韦:“又不回家吃?”

方兰兰:“啊,对啊,老爸和老妈去开会了,哥哥和嫂子去何家待几天。”

方孟韦看向孙朝忠:“晚上睡我家?”

孙朝忠摆着饭菜:“可以啊。”

杜见锋:“不行,小孙又不是没有家住,为什么要住你家?”

方孟韦:“我们俩要商量案子。”

杜见锋无语了,只好开始吃饭,但是今天他依旧没有给孟韦夹菜,而是拐个弯儿菜都出现在了兰兰的饭盒里面,一会是蔬菜,一会是肉。

孙朝忠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但是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体贴的给方兰兰盛了一碗儿汤。而方孟韦则是微微的有一些些的不太高兴,但是一想到“那个本来就是大哥选定的妹夫人选。”这么一想却也释然的很快。

方兰兰只是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饭盒里的饭,没有注意杜见锋的动作,要是平时估计她能看出来几个人的心事,但是现在她满腹的心事儿。

一顿饭吃的沉默而压抑,孙朝忠看着方兰兰一直在走神,等到吃完饭的时候留下方孟韦和杜见锋在办公室,拉着兰兰去洗碗儿。

孙朝忠:“今天怎么了?”

方兰兰:“啊,我的社团要参加校际联赛表演赛。”

孙朝忠:“不错呀,什么时候?”

方兰兰:“本来是圣诞节,但是圣诞节有迎新舞会,就推到元旦了。”

孙朝忠:“这个不是你今天走神的主因,兰兰,不能告诉我吗?”方兰兰很坚定的摇摇头。

办公室里,方孟韦倒了几杯水,摆在茶几上,自己端了一杯站在窗户跟前往外看。

杜见锋看着他的背影,发出了轻声的叹息,他已经想不出来温和的办法了,太激进的话估计会吓跑方孟韦,但是这么温和的循序渐进也不是办法。

回到办公室,方兰兰拿上书包:“我想回家。”

三个人都愣了一下,杜见锋:“好,我送你回去。”

方兰兰翘了一下嘴角:“好。”

方孟韦:“一起走,朝忠去拿你的包和外衣。”


评论(3)
热度(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