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三十五话   无解之解

第二天一早顶着黑眼圈的两个人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方兰兰也没有睡好。

杜见锋醒来之后看到了身上的被子,揉了揉眼睛,起身把被子放了回去,冲了个澡,打开了门,就看到了兰兰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

方兰兰看到他,收回了手:“吃饭了,我准备好了早饭。吃完饭再去上班。”说完转身准备走。

杜见锋一把拽住她:“兰兰,昨天,对不起。”

方兰兰笑了笑:“我没有生气,我知道你接受不了。”

杜见锋只得送开了手,默默的跟着她来了方家,坐在餐厅里面,看到方孟韦和孙朝忠打着哈欠出现了。

方兰兰看着两个人:“吃饭吧。”

方孟韦看到杜见锋的时候,脸有些红,孙朝忠疑惑的看着方孟韦的表情,在看看杜见锋,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在看方兰兰,他觉得一个晚上似乎什么都没有变,但是似乎什么都变了。变数在哪里他不知道?

看到他俩,杜见锋:“昨晚你们谁过去给我盖的被子?”

方兰兰“昨天晚上没有人出去,我是最后一个睡的。”

杜见锋瞬间色变,跳起来打开门就冲了出去,站在院子门口确不知道该去那个方向,悲伤的对着天空大吼了一声,站在门口垂泪。

方孟韦和方兰兰追了出来,看到他站在门口,听到了那声满是悲伤的呼唤。

方孟韦想过去,方兰兰拉住了他,轻轻的摇摇头:“进去吃饭吧。”

方孟韦咬住了嘴巴,转身就看到孙朝忠站在门口的位置。方孟韦也跟着看向了门口。

方兰兰走到了杜见锋的跟前,递了手帕给他,但是他没有接而是用手擦掉了眼泪,看着她:“是他,真的是他,他没有死。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既然没有死为什么不回来?”

方兰兰:“他回不来了。”

杜见锋一怔:“为什么?”

方兰兰:“他用什么身份回来?你父亲?烈士?”

杜见锋彻底的懵了:“可是,我还在这里,家还在这里啊。”

方兰兰:“杜大哥,你不明白吗?婶婶走的那一刻,这儿就已经不是家了,即便是你还在,这栋房子还在。但是对于他来说这里已经不是家了。

此刻杜见锋的大脑已经停止了运转:“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方兰兰:“走吧,回去吃饭。”说完拽着杜见锋回到了客厅就看到两个人站在门口:“你们不去吃饭站在这里做什么?”

四个人坐在了餐桌的前面,都保持沉默吃着自己的东西。

吃完饭,孙朝忠:“我送你上学。”

方兰兰看看他俩笑了,笑的很淡很淡,她知道这个人有一肚子的话要问她。于是她看向自己的哥哥:“你呢?”

方孟韦想了想:“今天不行,今天要重新收集证据,朝忠我们走,今天应该会很忙。晚上记得给我们送饭。可能晚上我回不来了。你自己锁好门。”

方兰兰点点头,看着方孟韦拉着孙朝忠就走了,杜见锋看着她:“你为什么不让他送你。”

方兰兰:“谁规定一定要他送我。”说完整理好书包,背在肩上站在门口看着门里的那个人:“你今天不去营部吗?”

杜见锋摇摇头:“不想去。”

方兰兰:“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杜见锋点点头,方兰兰转身走了。

杜见锋拿着手机给毛利民打电话:“毛利民,我现在在方家,我今天不舒服,今天的训练你安排。”说完就关掉了手机。

很快座机响了,杜见锋看着来电显示知道是方孟敖,电话不依不饶的响着,杜见锋伸手拔掉了电话线,然后倒在沙发上面。

方兰兰自己走的了车站,坐公交车来到了学校,她的同学很诧异她今天没有人送。

同学甲:“你哥哥今天不舒服啊?”

方兰兰:“嗯。”

同学乙:“你怎么了?”

方兰兰:“没睡好。瞌睡。”

同桌:“没关系,你睡吧,我给你记笔记。”

方兰兰笑了笑:“好。”

方孟敖眼见手机关机,座机打不通,跳上自己的车飞奔回了家。推开客厅门就看到杜见锋躺在沙发上面,用手遮着眼睛,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边:“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

杜见锋声音很嘶哑:“孟敖,我父亲还活着!”

方孟敖倒了杯水:“活着好啊。”话音刚落,手一抖,水洒了一地,一脸见到鬼的表情:“你吓唬人啊,死人怎么会复活?”

杜见锋:“我没有骗你。”

方孟敖:“呵呵,够了,我没时间听你多愁善感,赶紧起来,今天要进行大总结,各个分队的报告已经交上来了,咱俩要进行汇总,还要写反恐的实战报告。”说完硬是拽着杜见锋出了家门。推着他上了自己的车:“你的车今天回来自己开。”说完带着杜见锋直扑营部。

 


评论(3)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