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三十七话   所以呢?

方孟韦:“回家吧。”

孙朝忠点点头,看着方兰兰,方兰兰转过身走回到孙朝忠的办公室里,抱着书包坐在沙发上面,两个男人站在门口看着她。

过了一会方兰兰起身拎着书包:“走吧,我累了。”

方孟韦接过她的书包,坐在车里,兰兰闭上眼睛靠在护颈,孙朝忠回头看着她:“晚上吃什么?”

方兰兰:“你们吃吧,我不想吃。”

回到家里,方兰兰拎着书包回到自己的房间,方孟韦让孙朝忠在家里看着她,他出去买回来了晚饭,进屋就看到孙朝忠坐在沙发上面看书:“我妹呢?”

孙朝忠:“楼上呢。”

方孟韦:“兰兰,下来吃的东西。”

方兰兰晃晃悠悠的下来。看着他俩:“不想吃。”

方孟韦推着她到餐桌前:“不行,快点吃,不许虐待自己的胃。”

方兰兰看着桌子上面的饭:“真的不想吃。”

孙朝忠:“多少吃一点吧。”

方兰兰还是摇摇头,起身坐在了沙发上面,方孟韦没有办法了,只好和孙朝忠吃掉了晚饭。

吃完饭两个人去了书房整理卷宗,过了好一会听到了一首歌:“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由不得我拒绝……”

方孟韦本能的觉得不对劲,因为方兰兰很少听这种悲伤情歌,今天放这个,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方孟韦拉开了书房的门就往下看,看到了妹妹在客厅里面翩翩起舞,孙朝忠站在了他的跟前:“兰兰会跳舞?”

方孟韦:“是的,学了很长时间。但是她很少跳这么悲伤的曲子。”

孙朝忠看了好一会看明白了:“这是步步惊心最后一集的那个舞蹈吧?”

方孟韦:“好像是。”

说着和孙朝忠走下去了,此时方孟敖和杜见锋回来准备那点资料回去,四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杜见锋看到兰兰在跳舞,突然读懂了她的悲伤,转身跑了出去。

方孟韦:“杜大哥……”追到门口被方孟敖拦住:“你看着兰兰,我去追他。”说完方孟敖追了出去。

孙朝忠:“好了,别在跳。”说完关掉了手机,看着她停下了动作,孙朝忠的心缓缓的沉到了谷底。

方孟韦站在大门口看着自己的哥哥追进了对面的大门,知道自己过去不合适,回身看着孙朝忠和小妹,突然觉得自己不适合待在楼下:“我去整理卷宗,你们聊,朝忠,今晚就在这里睡吧。”说完不待二人回应就上楼去了。

方兰兰出声了:“哥,你等一下。”

方孟韦一愣:“什么事儿?”

方兰兰:“朝忠哥哥,你先出去一会。”孙朝忠看看他俩,转身出去了,站在院子里面看着天空的星星。

方兰兰走到方孟韦的跟前看着他的眼睛:“哥哥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方孟韦看着妹妹,想了一下:“兰兰,你喜欢杜大哥吗?”

方兰兰看着他:“小哥,你是不是想问我杜大哥到底喜欢谁?”

方孟韦笑了笑,笑得有些勉强:“我就是问问。”

方兰兰:“你在害怕什么?”

方孟韦:“我……”

方兰兰:“问问你自己的心,那里知道杜大哥到底喜欢谁?”

方孟韦站在那里静静的回想从杜见锋来到他身边的点点滴滴,他的温柔,他的微笑,他给他夹菜,他借妹妹的手给他买的衣服和皮带。

他有些错愕:“你的意思是,他喜欢我?”

方兰兰笑了:“是啊。”

方孟韦:“怎么可能?他天天叫你小青梅。”

方兰兰:“哥哥,你真的没有感觉吗?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有谁会天天把小青梅三个字挂在嘴上?”

方孟韦想到了那一个轻轻的吻,有些神思恍惚的走回自己的房间。躺到床上,手摸着自己的嘴唇。

方兰兰看向了大门,起身走到了大门外面,看到孙朝忠在院子里面站着抽烟。

听到了动静,回头看到了她站在大门跟前,静静的对着她笑了,方兰兰看着他的笑容,有些失神。走下了台阶看着他,他走到她的身边,掏出一盒Esse递给她。

她掏了一根出来,他掏出打火机给她点上,烟雾缭绕中他有些看不清楚她的脸。

她说:“我不喜欢他。”

他说:“我不想知道这个。”

她问:“你为什么不想知道?”

他:“我知道他喜欢的人是你小哥,不可能是你,要是他喜欢的人是你的话,以他的个性来说你们不会拖到现在的。”

她微笑着说:“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刚刚失恋啊。”

他:“兰兰,杜见锋是个很强势的男人,如果他认定你了,你以为他会等到现在还不对你下手吗?他未娶,你未嫁,他才不会任由李斌在你身边出没呢。在说了哪个男人会把小青梅挂在嘴边啊,那三个字在他看来和妹妹这个词差不多。不是吗?”

方兰兰无语的看着他,她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人,没有想到孙朝忠会这么了解杜见锋的性格。

孙朝忠静静的看着她:“我想知道,你今天怎么了?这么的悲伤。”

她含着那根烟,嘴巴不停的动着,手却是放在口袋里面的,快烧完的时候,他抽掉了她嘴里的烟,用脚踩灭,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里面。

方兰兰看着天空:“朝忠哥哥。”

孙朝忠:“我在。”

方兰兰:“杜叔叔还活着。”

孙朝忠:“嗯,嗯?你说什么?什么叫还活着?”

方兰兰看着他:“我们都以为他已经过世了,可是他还活着。我不知道他受过什么罪,但是他还活着这是事实。”

孙朝忠伸手拽住她:“所以那天你会跑进夜市是因为你看到了他?”方兰兰点点头。

他看着她:“所以,你告诉他了?”

她摇摇头:“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一直希望这是一场梦。我不敢去想他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杜大哥!”

他搂着她:“兰兰,没事儿的,只要他还活着不就是最好的吗?”

兰兰点点头,靠在他的怀里给杜见锋发了一条微信。

 


评论(1)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