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三十九话   梦,如何面对

这个夜晚,方孟韦前所未有的做了一个梦,他身上传来的那股麻和痒简直能逼疯自己,下身传来滋滋的水声,空虚的感觉一阵阵传来,就是没有办法填满,他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直到他看到杜见锋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腾地一下做了起来,擦掉了额头的汗。此时他真的感觉自己不对了,身后传来一阵阵的空虚的感觉,而他梦遗了,弄得床单和被子上面到处都是。

有些气急败坏的换掉了床单和被套,喝了口水接着睡,这一会梦里没有了杜见锋,他睡的很安稳。

翌日清晨方孟韦打着哈欠下楼,就看到杜见锋坐在沙发上面,瞬间的呆滞想到了晚上的那个梦,有些结巴的问到:“杜,杜,杜,杜,杜大哥你怎么来了?”

方孟敖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我让他过来吃早餐,怎么?不行吗?”

方兰兰下来了:“小哥早,啊,杜大哥?嘻嘻,早。”

孙朝忠跟着下来:“孟韦,早,杜大哥早,啊?杜大哥,你怎么在这儿?”

杜见锋蹙眉:“你昨晚没有回家吗?”

孙朝忠挠挠头:“我昨晚和孟韦整理卷宗来着,今天拿回去归档。”

方孟敖:“下来了,就都过来吃饭。”

方孟韦不自在的坐到了杜见锋的对面,不敢看他,而且满脸通红,方孟敖:“孟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方孟韦:“我,我好着呢,没事,没事。”说完伸手去拿热好的包子,刚好杜见锋和他拿的是同一个包子,他的手碰到了他的手,方孟韦和被电到了一样,快速的把手收了回来,差点把自己跟前的杯子碰到了地上。

孙朝忠给方孟韦夹了个包子:“怎么了?”

方孟韦:“谢,谢谢。”

方孟敖瞅了弟弟和孙朝忠半天,又看了看妹妹和好友,妹妹是吃的慢条斯理,好友瞪着方孟韦,瞪了一会才低头吃饭,而弟弟的唇边则带着若有似无的笑。

众人都看着他,面面相觑半天,他这是怎么了?

方孟韦吃掉了手里的包子,喝了一口粥抬头看到了其他看着他的眼神:“干嘛?你们怎么不吃啊?”

方孟敖:“吃,快点吃饭。”

众人:“哦。”

杜见锋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孟韦不看他,就是不看他,怎么都不看他,压根就不看他。而且一看他就脸红,很可疑的脸就红了。

孟韦不敢看杜见锋,一看他就想到了晚上的梦,一想到那个梦就脸红,恨不得赶紧吃完饭跑路。于是吃了一个包子,喝掉了碗里的粥,擦擦嘴:“那个,我吃饱了,我上班去了。”说完用最快的速度跑了。

孙朝忠:“哎,我说,等……”话还没有说完就看着方孟韦和被踩了尾巴一样迅速消失了。

孙朝忠愣了半天:“怎么了这是?”

方孟敖:“小孙,今天我和老杜还有事儿呢,就拜托你送兰兰上学。”

孙朝忠:“啊?我的车在局里。”

方孟敖:“开我的车送。”

方兰兰:“干嘛?我自己做公交车上学去,不用你们送我。”

杜见锋:“没事儿,我拐一下就行了。”

方兰兰:“不要,麻烦死了。”

方孟敖:“以前你不觉得麻烦啊,怎么今天觉得麻烦了呢?”

方兰兰塞了一个包子进他的嘴里:“吃你的包子吧,事儿多。”

孙朝忠低着头吃饭,方孟敖斜着眼睛看着妹妹那个意思是:昨晚我看到了,你别以为我没有看到。

方兰兰翻了个白眼:你想怎么样?

杜见锋:“赶紧吃饭。”

吃完饭,方兰兰和孙朝忠一起坐公交车走了,杜见锋看着方孟敖:“你想干嘛?都被你吓跑了。”

方孟敖摸着下巴看着他:“啥都不干,赶紧的拿了资料赶紧走。”

方孟韦坐在办公室里面趴在办公桌上面: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啊?真是的,还怎么面对杜大哥啊。脸红的和一块红布一样。

孙朝忠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神情恹恹的趴着。


评论(3)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