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四十一话  无题

孙朝忠接方兰兰来到了警局,孙朝忠在车上给她看了一张照片,吓了她一跳:“死了?”

孙朝忠:“嗯!是她吗?”

方兰兰:“停车。”

孙朝忠:“怎么了?”

方兰兰:“快点停车。”

孙朝忠只好停下车,方兰兰打开门,站在路边拼命的呼吸在空气企图冷静,但是她怎么都冷静不了。

她无法想象一个几天前还和他们说说笑笑的姑娘转眼就横尸街头了。

孙朝忠站在她的跟前:“上车吧,这里不能停车!”

方兰兰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好。”

回到车上,孙朝忠启动了汽车,驶向警局。

方兰兰:“我不会去认尸,你们拿着照片去找杨欣,他们俩现在在一起。”

孙朝忠一愣:“兰兰,你所谓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方兰兰捂着眼睛:“就像李斌和那些女人一样。”

孙朝忠不说话了,车子开进了警局大院,孙朝忠和方兰兰进了方孟韦的办公室。

方孟韦:“怎么了?”

方兰兰坐在沙发上面:“心里不舒服。”

方孟韦挠了一下头:“我的柜子里有运动服,你应该可以穿,换好之后叫我。”

说完拉着孙朝忠把门关上站在走廊里面,孙朝忠不明白的看着他:“干嘛?兰兰要干嘛?”

方孟韦用手掐掐鼻梁:“一会你就知道了。”

兰兰换好衣服之后打开门:“好了,去哪里?”

方孟韦:“朝忠你要来吗?”

孙朝忠点点头,跟着方孟韦带着兰兰来到了走廊的今天,二队的走廊尽头有一间练功房,平时很少用,警务系统比武的时候会用到。

方孟韦在房间中间掉了一个沙袋,递给方兰兰一副拳套。带上拳套的那一瞬间,孙朝忠感觉到方兰兰的气势变了,看到方兰兰双眼一瞬间变得很锐利。

方孟韦:“我们出去吧,一会就好了。”

孙朝忠:“好。”站在门口就是不动:“对了,兰兰说让带着照片去找一个叫杨欣的男孩,他和死者沈菲的关系很近。”

方孟韦撇撇嘴带着人和照片去找杨欣去了,孙朝忠看着方兰兰开始打沙包,一拳拳的恶狠狠的打在了沙袋的身上,似乎在用沙袋出气,刚开始只是猛打,休息了一会之后不再瞎打了,站在那里定了定神开始打沙袋。

孙朝忠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儿就是方兰兰竟然会功夫,看起来应该不是最近才学的。

等方孟韦带着杨欣回到了警队,给他倒了杯水,开始询问。

方兰兰已经在方孟韦的办公室里睡着了,身上盖着孙朝忠的大衣。孙朝忠坐在旁边看着卷宗,看着她。

杜见峰和方孟敖整理完了所有的资料,返会自己的营部,有点紧张的问毛利民:“毛利民,孟韦主动要求见我。”

毛利民:“头,您的春天来了。”

杜见峰:“我穿那身去见他啊。”

毛利民:“军装不太合适吧,便服呢?”

杜见峰打开衣柜:“帮我挑挑,快点。”

毛利民偷笑着,给他挑了一套常服:“穿这身吧?”

杜见峰:“你不是不让我穿军装吗?”

毛利民:“开始,您的便装有点少了吧。要不穿这条深色的裤子上面军绿色的外衣。然后大衣。”

杜见峰:“也行。”跑去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刮了一下胡子,就开着车去了警局。

来到警局直奔二楼方孟韦的办公室,推开门就看到孙朝忠坐在方兰兰的旁边看着一本卷宗。

于是靠着门口看着他俩咳嗽了一声:“咳嗯。”

孙朝忠回头:“啊,杜大哥,嘘,别吵醒她了。”

杜见峰点点头:“孟韦呢?”

孙朝忠起身:“走,到我的办公室去。”

杜见峰点点头,孙朝忠:“孟韦去带证人去了。”

坐在孙朝忠的办公室里,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跟前。

杜见峰看着对面的男孩儿,孙朝忠只是笑笑,并不言语,而是继续翻看卷宗。

半晌,杜见峰:“估计孟敖不会反对你们了,总之我很满意你。”

孙朝忠:“啊?”

杜见峰:“没什么?”

孙朝忠笑了:“杜大哥找孟韦啊。”

杜见峰微笑了一下:“嗯。”

走廊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孙朝忠:“孟韦回来了。”

杜见峰起身:“好,我去找他。”

孙朝忠打开房门,和杜见峰回到了方孟韦的房间,杜见峰想叫醒方兰兰,孙朝忠摇摇头,轻轻的抱起了睡着的女孩:“杜大哥,您坐会。”说完抱着兰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杜见峰坐在孟韦的办公桌的后面,看着房间的布局,坐着椅子转了个圈,翻看桌子上面的书。

过了好一会方孟韦才回来,推开了门就看到杜见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一愣,背靠着门,将门锁上。

杜见峰抬头看着他:“为什么锁门?”

方孟韦看着他的目光给自己打了打气:“我想锁门。”

杜见峰看着他走到了自己的跟前,转了一下椅子,他面对着他:“今天你怪怪的。”

方孟韦咬咬牙,俯身在他的嘴上亲了一下,杜见峰手一伸就把他搂到了自己的腿上,加深了这个吻。

评论(4)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