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四十一话   修改版

第四十一话  无题
说话间两个人来到了法医的房间,法医告诉他俩女孩的胃里有安眠药,但是她又不是死于安眠药过量而是死于机械窒息。接着掀开了盖在女孩儿身上的布,让他俩看。
方孟韦:这,没有伤痕?
孙朝忠:那,那些血是?
法医:是另一个人的。
孙朝忠:我能拍一张照片吗?
法医:照片不是已经拍过了吗?
方孟韦:我们怀疑这个死者可能是兰兰学校的学生?
法医无语了,不会这么巧吧?
方孟韦:岚姐,我让朝忠现在去接她过来。让她认一下。
法医:少来,吓着人家。
方孟韦:她在家一个人敢看恐怖片。
法医:你看到了?
方孟韦禁声了,笑了一下被孙朝忠推着出了法医的房间。
两个人回到办公室,孙朝忠:“我去接人,你先梳理一下案情。”
孙朝忠去接方兰兰来警局的路上在车上给她看了一张照片,吓了她一跳:“死人?”

孙朝忠:“嗯!是你同学吗?”

方兰兰:“是,她叫沈非。”她觉得很压抑,很不舒服,敲了敲胸口:“我难受,能先停车吗?”

孙朝忠打了把方向把车开进了一条小道里面:“怎么了?”

方兰兰:“我不舒服,快点停车。”

孙朝忠停下车,方兰兰打开门,站在路边拼命的呼吸在空气企图冷静,但是她怎么都冷静不了。

她无法想象一个几天前还和他们说说笑笑的姑娘转眼就横尸街头了。

孙朝忠站在她的跟前,看着她:“怎么了?”
方兰兰:“前几天她还和我们说说笑笑的,还说这个星期请我们去她住的玩儿。”

孙朝忠无言的拍拍她的肩膀“上车吧,这里不能停太久!”

方兰兰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好。”

回到车上,孙朝忠启动了汽车,驶向警局。

方兰兰:“你们拿着照片去找杨欣,他们俩现在在一起。”

孙朝忠一愣:“兰兰,你所谓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方兰兰捂着眼睛:“就像李斌和那些女人一样。”

孙朝忠不说话了,车子开进了警局大院,带着她进了方孟韦的办公室。

方孟韦看着她不对劲就问:“怎么了?”

方兰兰坐在沙发上面:“心里不舒服,憋的慌,想打架。”

方孟韦挠了一下头:“我的柜子里有运动服,你应该可以穿,换好之后叫我。”

说完拉着孙朝忠把门关上站在走廊里面,孙朝忠不明白的看着他:“干嘛?兰兰要干嘛?”

方孟韦用手掐掐鼻梁:“一会你就知道了。”

兰兰换好衣服之后打开门:“好了,去哪里?”

方孟韦:“朝忠你要来吗?”

孙朝忠点点头,跟着方孟韦带着兰兰来到了走廊的尽头,二队的走廊尽头有一间练功房,平时很少用,警务系统比武的时候会用到。

方孟韦在房间中间掉了一个沙袋,递给方兰兰一副拳套。带上拳套的那一瞬间,孙朝忠感觉到方兰兰的气势变了,看到方兰兰双眼一瞬间变得很锐利。

方孟韦:“我们出去吧,一会就好了。”

孙朝忠:“好。”站在门口就是不动:“对了,兰兰说让带着照片去找一个叫杨欣的男孩,他和死者沈菲的关系很近。”

方孟韦撇撇嘴带着人和照片去走了,孙朝忠看着方兰兰开始打沙包,一拳拳的恶狠狠的打在了沙袋的身上,似乎在用沙袋出气,刚开始只是猛打,休息了一会之后不再瞎打了,站在那里定了定神开始打沙袋。

孙朝忠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儿就是方兰兰竟然会功夫,看起来应该不是最近才学的。

方兰兰专心的打着沙袋,孙朝忠专心的看着她,一直打到没劲了,她扶着沙袋大喘气。
孙朝忠进去扶着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休息,方兰兰摘掉拳套:“小时候,我的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大哥就央我爸爸的警卫员教我们军体拳,后来我妈妈给我报名去学跆拳道,老师说我天赋高。”
孙朝忠:“好了,别说话了,休息一会吧!”
方兰兰感觉体力恢复了就和孙朝忠一起回到方孟韦的房间,孙朝忠:“去冲一下,我去找岚姐要钥匙。”
方兰兰点点头,拿着方孟韦的杯子接了点水喝,孙朝忠很快就把钥匙拿来了,让她带着自己的衣服去冲澡。
方孟韦并没有直接去找杨欣,而且去了S大学了解沈非的情况,也拿到了沈非的QQ号。让技术小吴去调去资料。
回到办公室就看到孙朝忠在给方兰兰吹头发。问他:“从那借来的吹风机。”
孙朝忠:“资料员那里啊。你那边怎么样了?”
方孟韦:“她们学校的人还真的不了解沈非这个人,说她很安静,是个比较内向的女孩儿,就是经常有一辆奥迪车在门口接送她。”
方兰兰:“我看到过那辆车。但是车上的人年纪挺大了,有四十多岁了。”
方孟韦和孙朝忠面面相觑,方孟韦:“我在去了解一下情况。兰兰,你在哥哥办公室休息一会。”
方兰兰点头,方孟韦和孙朝忠一起出去,一个去学校,一个按照兰兰给的车牌号去查那辆车的主人。
待方孟韦和孙朝忠在门口碰头之后,看到孙朝忠带回来一个男人,诧异极了,孙朝忠挥手让队员把人带回去询问情况。
拽着他走到一边儿说:“沈非的男人,据他说沈非有好几个男人,各个被她迷的神魂颠倒的,都说沈非爱的是自己。还有一个已经离婚了,就等她毕业了娶她,听说沈非死了哭的呀!说一会就到队里来,一定要确认真假。”
方孟韦拍拍额头:“这就是大学生?天哪,我怎么觉得兰兰他们学校挺奇葩的呀!一个为母报仇的,一个因为自己的欲望盗窃的,现在又出了一个乱交男人的。还行不行了,不行我让父亲给兰兰转学。”
两个人走进了警局办公楼,孙朝忠:“那那个杨欣呢?”
方孟韦:“别提了,学校就没有这个人,我已经把沈非的QQ号弄来了,让小吴去调查了。”
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就看到方兰兰躺在沙发上面睡着的。方孟韦取过自己的大衣轻轻的盖在妹妹身上。
转身两个人来到孙朝忠的办公室坐着,方孟韦:“晚上吃啥?”
孙朝忠:“我不和你吃,你找杜大队长吃吧,我带兰兰吃烤串去。”
方孟韦:“嘿 不带你这样的啊!我告诉你,我同意了不代表我大哥同意,他可是一直想让杜大哥当妹夫呢。”
孙朝忠略沮丧:“那怎么办?”
方孟韦咬牙:“但愿我今天晚上能成功。”
一个软糯糯的声音插进来:“成功什么?”
孙朝忠咽了下口水:“那什么,晚上吃什么?”
方孟韦倒了杯水递过去:“醒啦。”
方兰兰:“嗯,晚上啊,没想好呢?”
方孟韦:“朝忠说带你去吃火锅。”
方兰兰:“好啊!”
方孟韦:呼,终于打发了。
方兰兰:“你呢?”
方孟韦:“哦,杜大哥晚上过来。”
方兰兰:“知道了。”喝光杯子里的水。
孙朝忠拉着她走了:“记得锁门。”
方孟韦:“锁你个大头鬼啊,又没有钱。真是的。”还是锁上门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评论(3)
热度(1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