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四十四话   我希望生活在有你的未来

一张桌子界限分明,那一锅鱼被放在中间,孙朝忠很不开心被打扰了,闷着头吃东西,方兰兰杵着下巴,看着对面两个哥哥,你给我夹一筷子菜,我喂你一块鱼。

忠哥,我们走。端起杯子喝掉了杯子里的水

啊?噢!好,我们走。孙朝忠愣了一下赶紧答应,笑眯眯的拉着方兰兰就走了,把杜见锋和方孟韦扔在了小包房里。

孙朝忠带着方兰兰换了个地方吃饭,这会就他俩,没有别人打扰。

终于可以好好吃饭了。孙朝忠很是感慨。

吃饭吧,真是的。方兰兰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杜见锋笑得很是畅快,方孟韦踢他,别笑了。

干嘛不让我笑。杜见锋收敛了笑容

至于笑的那么开心吗?方孟韦瞪他

第一次看到小孙这么不情愿的表情。

他不是不情愿,是因为不知道我大哥知道了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方孟韦戳着碗里的鱼

你害怕吗?

你知道的,我大哥一直想让你当我们家的女婿。方孟韦摇摇头

后面的话没有说,杜见锋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他捏紧了拳头,他可以想象到方孟敖的怒火,他敢面对方孟敖的愤怒,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去和方步亭争取他和方孟韦的将来。

方孟韦的手盖住了他的拳头,半晌他才松开拳头,没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放弃的。

我没有信心,真的没有信心,在我还没有完全确定自己的想法前不要说出去好吗?方孟韦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

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他不悦的问他。方孟韦看着他的眼睛迅速的暗淡了下来。

说实话,我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感情。

够了,别说了,吃饭吧,吃完我送你回去。

你,生气啦?方孟韦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是,我在生气,我因为你已经想明白了才让我亲你。但是你却告诉我你还没有想明白。杜见锋有些泄气的说。

我是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有多喜欢你,你想到哪里去了?方孟韦有些委屈。

那就是说你是喜欢我的,对吗?杜见锋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

如果按照朝忠的说法,我是喜欢上你了。方孟韦咬着筷子看着杜见锋。

为什么是朝忠的说法?杜见锋十分不解,而且相当的不高兴。

我一直是这么叫他的呀,他是我兄弟,就像你和大哥一样,对了,你消失的那些年干嘛去了?

你想知道?

嗯,想知道。方孟韦笑眯眯的看着杜见锋。

杜见锋的思绪一下子飘远了,他记得那个时候他和孟敖才上初中,被绑架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但是被救了出来之后,他看到的是方步亭惊慌失措的表情和程晓云含泪的双眼,紧接着就被方步亭扔进了军队。

他躲在方步亭的卧室,被程晓云紧紧的搂在怀里听着隔壁书房里方步亭和国安局的人据理力争的坚决不同意让他在回去上学。他不理解为什么要剥夺自己上学的权利。

程晓云对他说,去军队,一定要去军队知道吗?听话好吗?

第二天就被方步亭强制的送到了军队,成了一名娃娃兵,也是一个刺头,三天两头的惹事,那些年方步亭晋升的命令被一压在压。

直到他十八岁的时候,他才知道那些被隐瞒多年的事情。

离家那么多年之后,他推开了宅子的大门,跪在客厅里面嚎啕大哭,方孟敖陪着他在客厅里面待了一个晚上,他跪在地上,他坐在地上。

第二天带着方孟敖的课本回了部队,开始了学习。和方孟敖同一天考上了大学,方孟敖是飞行学院,他是陆军侦查学院。

我的父母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面,我连他们是不是还活着都不知道。直到那间馄饨店的开张,兰兰认出了那个老伯。

难道,难道,那个老伯真的是?听着杜见锋的诉说,方孟韦吓出来了一身的冷汗。杜见锋点头。

我吃不下去了。方孟韦看着那一锅鱼说。

吃吧,日子还是要过的,那天我们去吃一次馄饨。杜见锋给他夹了一筷子鱼。

你还有我,你的未来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杜见锋觉得自己幻听了,有些呆滞的看着方孟韦吃的鼓鼓的嘴巴,觉得自己听错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杜见锋呆愣愣的问了出来。

方孟韦点点头,表示他没有听错。

——————————————

依旧是没有标点符号的对话,看不明白的在评论里面留言。我会修改。

 


评论(2)
热度(1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