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四十六话   对不起,不该把你忘记

怎么了?心理难受吗?方兰兰坐在车里看着孙朝忠。

兰兰你学过心理学吗?孙朝忠靠在座位上面闭着眼睛。

大一的时候选修课,我选的心理学。方兰兰伸手握住孙朝忠的手,他的手冰凉。

你考虑过转学吗?孙朝忠手心向上和她十指相扣。

转学?为什么?她不明白的看着他。

什么都不要问,让我抱一会。他睁开眼睛转身将她抱住,声音里透着无尽的疲惫。

是案子出了什么事儿吗?她靠着他的肩膀。

兰兰,我想让你转学。孙朝忠搂着她。

朝忠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静辰。他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

啊?

静辰,嗯?

静,静辰。方兰兰轻轻的唤出了声,好熟悉的名字啊,不自觉的手摸到了胸口的位置,那里有一条她今天带出来的项链。

孙朝忠身体前倾吻上了她的唇,她向后躲,但是被他固定在了自己的跟前。

他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就放开她了,看着她瞪着大眼睛皱着眉头撅着嘴巴看着他。

怎么了?他笑着问她。

你干嘛亲我啊?她问道。

兰兰,难道之前李斌没有和你接过吻吗?孙朝忠想到了什么。

他想来着,但是被我扔到地上了。方兰兰小小的声音说着。

那你不喜欢我亲你吗?孙朝忠打了个哆嗦,然后问她。

我是第一次被男人亲。方兰兰有点委屈。

闭上眼睛好吗?孙朝忠看着她委屈的小表情,觉得很好玩儿。

为什么要我闭上眼睛啊?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接吻是要闭上眼睛的。孙朝忠解释。

万一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方兰兰十分认真的看着他。

兰兰,接吻是不会怀孕的。孙朝忠很是挫败的看着她。

那要是万一呢?还是很认真的看着他。

你怎么也这么迟钝啊,你的生理卫生是怎么修及格的呀?孙朝忠实在是无语了,开始转动脑筋思考怎么给她解释接吻是不会怀孕的这个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方兰兰突然之间笑了出来,笑出了眼泪。

好了,不要笑了,真是的。孙朝忠拿了张纸巾递给了方兰兰。

我知道接吻不会怀孕,小娃娃不是从脚底下放进去的。方兰兰一本正经的看着孙朝忠。

孙朝忠彻底无语了,我的女朋友会变脸了,怎么办?于是再次吻上了方兰兰的唇,将她的话堵在了嘴巴里面。

惊得她还是瞪大了眼睛一把推开他,捂住嘴巴,我还没有准备好呢?你怎么都不带打招呼的呀。

孙朝忠挫败的看着她,很想呼叫救援,为什么他的女朋友接吻还需要心理准备啊?

人家的初吻,你是不是找个有气氛的地方啊。方兰兰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看着他不敢在说话了。

好啦,要是怀孕了我娶你,刚好直接让你休学,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李斌没有亲过你。孙朝忠看着她问。

其实我不喜欢别人碰我,除了家里人和杜大哥还有和我合作的舞伴,你是第一个碰我的。方兰兰的话里莫名有些委屈。

为什么?孙朝忠不解的问。

我以为我会忘掉他,可是我发现我始终忘不掉他,不过我现在发现他把我忘记了,还真的很可悲。方兰兰的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看着他。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啊?还有按个他是谁?李斌吗?孙朝忠不解的看着她。

方兰兰有些气急败坏的扯出了脖子上面的项链,拽了下来拍在孙朝忠的手里,推开了车门下车,跑到了马路上,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孙朝忠呆滞的看着那条项链,项链的坠子刻着的就是他不为人知的字:静辰。这条项链在他八岁那年弄丢之后,再也没有找到过,看着这条项链他想起来了,原来不是丢了,而是他把它戴在了兰兰的脖子上面,那天方兰兰淘气,没有等方孟敖来接她,就自己一个人往家走结果迷路了,遇到了放学回家在外面玩耍的他。他一直陪着她,直到方家的人找到方兰兰之后才离开。

他打开门追了出去,却找不到她的踪迹,他突然害怕了,拿出手机打过去得到的恢复是: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兰兰,你在哪里?孙朝忠站在那里大喊。回答他的只有风声和汽车的尾气。

方兰兰一路跑到了警察局,站在门口却没有进去,看门的警卫员认出了她,出来看着她,又来找你哥哥?方兰兰点点头。

进去吧,方队好像好没有走呢。小警卫员说。

她道谢之后进了办公大楼,推开了方孟韦的办公室的门,看到里面的两个人吻的难舍难分。转身“咣”的一声关上门,走到了走廊的角落里面,坐在那里抱着自己的膝盖。

她看着他俩追出了办公室,追出了大门,才起身从另一边的楼梯走出来办公大楼,从他俩背后静静的走了。

孙朝忠,我妹妹呢?方孟韦气急败坏的给孙朝忠打电话。

兰兰没有去你那里?孙朝忠也急了。

我告诉你,我妹妹要是出什么事儿的话……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杜见锋抢走了电话,没事儿,你别着急,会找到的。

你能不能别诅咒自己的妹妹。杜见锋十分的不高兴。

那你告诉我兰兰在那里?方孟韦抢回电话给兰兰拨电话,得到的答复依然是电话已关机。

你摔一个我看看。杜见锋见方孟韦气的准备摔电话出言阻止。

你,还不去找。方孟韦往回走。

我告诉你啊,兰兰可是不希望咱俩找到她,她是希望小孙找到她。我可告诉你,不许参合他俩的事儿,听见么有,走,回去吃饭去。杜见锋拉着方孟韦就往办公室走。

孙朝忠真的急了,他不知道上哪里去找她,坐在车里仔细的思考她能去哪里?警局,孟韦说没见到,不在警局那在哪里?

于是开着车慢慢的沿着马路开始找,在离警局没有多远的马路边上找到了她,她坐在马路边上,把自己藏在了树林中间。

对不起,我不该忘了你。他走过去蹲在她的面前伸手抱住了她。

 

 


评论(3)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