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四十七话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案情

预警,各种预警,总之本章慎入,和电视剧的案情有出入,只是想表示某个小女孩的愤怒而已

——————————————————————

兰兰,对不起。孙朝忠道歉。

我没有怪你,只是我没有想到你是静辰,我一直以为我见不到他了。方兰兰看着他。

别坐地上,凉。孙朝忠拉她起来。

想吃什么?坐在车里孙朝忠问她

不知道,现在什么都不想吃。方兰兰靠在靠背上。

那,馄饨怎么样?孙朝忠侧头看着她。方兰兰点头,他带着她来到了光明巷口的大馅馄饨。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方兰兰看着那熟悉的灯光,眼泪险些滑落。孙朝忠掀开帘子拉着她进去了,坐在了一张空桌子上面。

老伯,两碗馄饨,一共三十五个。

好,稍等。老伯转身进厨房开始忙活了。

活着挺好。方兰兰轻声的说,手被孙朝忠紧紧的握住。

很快馄饨端了上来,方兰兰用勺搅汤,等到晾的差不多了才开始吃,孙朝忠就这么看着她慢慢的吃掉了十五个馄饨。

坐在车里,孙朝忠把项链接好,重新给她戴上,她看着项链坠儿上面刻着的两个字。静辰是你的小名还是你的字?

算是字吧,是爷爷给我取的。

其实我答应李斌的最大一个原因是我以为我再也碰不到你了,可是谁知到你一直在我身边。

是啊,我们兜了好大一圈啊,终于碰到了。

对了,你最近有空吗?

不知道,看案子的进展程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要跳三支舞,现在我的时间都用来练习最后一个舞蹈了,前两个舞蹈练习的时间就相对少了许多,我需要陪练。

好,我陪你练。

办公室里,杜见锋正在喂方孟韦吃东西,方孟韦边吃边问,你说他俩现在在一起吗?

你不放心的话打个电话问问不就行了。

我才不打呢,我估计一会他俩就该来了。

你放心,他俩指定去哪里约会了,才不会来这里当电灯泡呢。

好了,别喂我了,我吃饱了,你赶紧吃啊。

在吃两口,过来把虾吃了。

我喝点水。

我也要喝,给我也接点。

方孟韦喝了几口水之后,就把杯子递给杜见锋,杜见锋挑着眉毛看着他,喝掉了杯子里的水。

方孟韦坐在办公桌前面开始翻阅卷宗,杜见锋边吃边瞅他。

别看着我啊,我会看不进去的,这个案子关系着两条人命呢。方孟韦终于忍不住了。

好,我不看你,我吃饭可以了吧。杜见锋撇撇嘴。

杨欣说他没有去过那套别墅,可是我记得一个星期之前兰兰说她的同学在那个别墅请客,做的饭有点腥,她没敢吃,光吃了菜和主食,还吃了点心,说别墅的味道怪怪的,好像是头发烧焦的味道。方孟韦点着下巴。

不会吧,你怀疑什么?杜见锋放下筷子。

我怀疑……

停,别说了,我还没有吃完饭呢。

啊,好吧,你先吃着,我出去给兰兰打个电话。方孟韦拿着手机出去。

拨通了妹妹的电话之后问道:兰兰,吃饭了没有?吃过啦,对了哥哥想问你点事儿,你和朝忠在一起的话,让他送你过来一趟。

很快车就到了警察局,孙朝忠拉着她进到了办公室,杜见锋递给她一个盒子,给你留的。

谢谢杜大哥,我们刚吃完,而且兰兰最近在排舞。孙朝忠拒绝。

都是菜,没有肉,你看。杜见锋把盒子递到了孙朝忠的跟前。

孙朝忠看了看,都是蔬菜才接了过来递给了方兰兰,在吃点吧。

不是辣的呀,不太想吃。方兰兰看了看。

那你把藕片和海带吃了,剩下的我吃。孙朝忠妥协。

给我块热毛巾。杜见锋觉得自己的眼睛疼,看着方孟韦。

方孟韦给自己的毛巾上面倒了点热水递过去,杜见锋接过毛巾捂住眼睛上面。

对了,我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那个区的十四号别墅吃过饭,对吧?方孟韦问道。

对啊,是杨欣开的门呢,我还问沈菲租金一个月多少钱,她说她也不知道,那里是付了一年的租金。方兰兰咬着筷子,孙朝忠伸手拿掉筷子,塞回她的手里。

都有谁去了?

我们舞蹈社的成员。

吃的什么?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那天那个菜看起来油乎乎的,还有股腥味,那个红烧肉,看着一点都不像猪肉,反正那天的肉我没有吃。

你的意思是?孙朝忠愣了,看着方孟韦。

我不能确定,因为小王从厕所提取到大量的血迹。

方兰兰低着头吃着东西完全没有注意他俩在说什么,杜见锋已经出去了。

对了,那个骨头汤挺好喝的。方兰兰抬头来了一句。

兰兰,够了,别说了,你知不知道那天你们吃的是什么?孙朝忠喝斥道。

不知道,反正不是猪肉。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杜见锋进门听到这句话,差点又吐了。

杜大哥,麻烦你送兰兰回去,我们要在研究一下案情。方孟韦发话了。孙朝忠拿了个纸杯子猛往嘴里灌水。

方兰兰不明所以的被送回了家。一夜好眠。

第二天,方孟韦再次提审杨欣,杨欣还是否认他去过那套别墅。

孙朝忠接到报警电话说垃圾场物体不明的塑料袋,带着法医和队员、痕检出发了。

那些物体不明的塑料袋里面装的是尸体,但是就是找不到尸体的小腿。

行了,找不到就别找了,带回去吧,先查查DNA在说。孙朝忠发话了。

收队之后,带着人回到了警局,路上法医问他,为什么不着丢失的那个部件。

我怀疑,沈菲可能办了个RR宴,把那个部位吃掉了。孙朝忠抿着嘴巴。

你有什么根据?法医差点就吐了。

兰兰说去过那个别墅,还吃了一次饭,说那个肉看起来不像是猪肉,油乎乎的还有股腥味。而且别墅的味道怪怪的。孙朝忠打了把方向避开了一辆车。就把车停路边了。

一车的人几乎全吐了。法医指着孙朝忠的鼻子,你没有告诉兰兰吧。

没有,昨天她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把饭都吃掉了。孙朝忠摸了把脸。

你,我告诉你,今天她要是反应过来你试试看,估计学都上不成了。法医斥责。

想到了,她爸妈都在家,没关系。孙朝忠笑了笑。

方兰兰在家吐了个昏天黑地,早上才反应过来昨天听到了什么,差点把胆吐出去,胃液还把食道灼伤了。程晓云直接就把女儿扔到了医院。

方孟韦等他带队回来,就带着另一队去了杨欣家,小吴看到了一堆刻录的光碟,拿着袋子全部装了回去。

这边尸体已经确认是魏涛的了,法医火冒三丈的几乎要冲出去揪着杨欣打一顿了。孙朝忠接到方兰兰的电话之后,开着车就直奔医院了。

所有的证据都显示是沈菲和杨欣合伙杀了魏涛,就是找不到直接的证据,当方孟韦准备在去一趟别墅的时候,小吴从影碟里面发现了作案的全过程。

你们俩是不是疯了,人都死了,你们,你们还。方孟韦气的直拍桌子。

你没有谈过恋爱吗?你难道不知道,爱一个是可以发疯的,所以我疯了,听了她的话,把那个男人杀了。杨欣略显激动。

旁边的记录的小警员此时还没有明白过来方孟韦生气的原因,待听完整个过程的时候,也出去吐了。

恶心,你们俩简直是让人发指。方孟韦摔了本子。

方兰兰做完了第一次的治疗被孙朝忠带了回来,准备下午在做第二次的治疗,路过审讯室的时候看到了杨欣,瞬间冷了脸。

方兰兰捏了捏拳头,孙朝忠一把没有拉住她,她已经推开了审讯室的门,揪起杨欣就是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到了杨欣的脸上。

兰兰!孙朝忠拉她。

放开我。方兰兰一甩手就甩脱了孙朝忠的手,接着又是一拳套在了他的肚子上面。

我,我要告你们,屈打成招。杨欣捂着肚子退了好几步。

那你去啊,我不是警察,你随便去告啊。方兰兰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我告诉你,就你们做的那些事儿,你看是法官先受理你的杀人案还是督察先来查你所谓的屈打成招。

方兰兰还准备在打,就孙朝忠硬是拉住了,好了,别打了,还不带下去。

方孟韦拉住了孙朝忠摇摇头,对着旁边的人也摇摇头。

孟韦,你!孙朝忠不解的看着他。

没关系,有录像的。方孟韦指了指顶上的摄像头。

方兰兰又是一拳打在了杨欣的身上,杨欣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嘴角渗出了血丝。

你,恶心。方兰兰转身气哼哼的走了。

方孟韦示意下属把他送去医院检查。孙朝忠直接追了出去,出去就看到方兰兰头靠着墙坐在那里。

 


评论(5)
热度(1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