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四十九话   没事儿别乱撩

晚上杜见锋很准时的出现在了警局,笑呵呵的看着孙朝忠带着方兰兰跳华尔兹。

哎,老子听说华尔兹是和情人跳的哎,小兰兰,你准备和谁跳啊。杜见锋开始挑拨离间。

这,不会吧?兰兰,我不想你别人跳舞了。孙朝忠看着女孩儿。

老杜你够了啊,我都看了一个下午了。方孟韦揉着太阳穴,显然是被妹妹给刺激到了。

为什么你进来都不会有人拦你?方兰兰十分的不满。

老子开的是军车,他们拦我做什么。杜见锋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面,站到方孟韦的身后给他揉脑袋。

带了什么?方兰兰想看那个袋子。

肉,糖酥肉和糖醋排骨。杜见锋逗她。

你,哦!她捂着嘴巴就跑出去了,孙朝忠瞪了他一眼追了出去。

你又逗她,明明不是肉,你非要说是。你要干嘛?方孟韦拉着杜见锋的手。

老子啥都没干啊,她怎么了?杜见锋一脸的无辜。

早晨起来吐了,吐的太狠了,胃液把食道灼伤了,早上做了一次治疗,下午又做了一次治疗。方孟韦看着他。

昨天不是还没事儿?杜见锋不是很理解方兰兰的反射弧为啥这么长。

基本上吧,小丫头是个美食之上的人,她吃东西的时候基本上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喽!方孟韦耸耸肩。

一天没见,好想你。杜见锋拉他过来亲了一下。

什么嘛?才一天而已。方孟韦推了他。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杜见锋在他耳边说。

他想到了那个梦脸红了,不好意思的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讨厌。

是,我讨厌,怎么办?老子就是喜欢你,怎么办?杜见锋搂着他。

怎么样,还难受吗?孙朝忠拍着方兰兰的后背。

好像我最近都不能吃肉了。方兰兰手撑着洗脸台,轻轻的摇摇头。

没关系,不吃肉还可以吃别的。孙朝忠牵着她的手往回走。

我大哥好像知道了。

知道有能怎么样呢?

估计会找你打一架吧。

这么暴力啊,我还真的不害怕呢。

你会还手吗?

会。你笑什么?孙朝忠看着方兰兰在笑。

我在想你打架的样子,想象不出来。方兰兰看着他。说话间走到了方孟韦的办公室门口。

孙朝忠拉住了她,不让她进去,她疑惑的看着他,他微微的向前倾身吻上了她的唇。轻轻的一下。

你又睁着眼睛,闭上眼睛。孙朝忠看着她。方兰兰轻轻的笑了一声,闭上眼睛,伸手搂住他的腰。

你今天怎么了?杜见锋亲的正上瘾就被方孟韦推开了,.

都说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揽住方孟韦又亲了上去。

今天他和方孟敖说,如果有一天我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孟韦不是兰兰。

你敢,我不允许。方孟敖急了,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说你是不是喜欢孟韦了?我告诉你,不行,绝对不行?方孟敖揪着杜见锋的衣服。

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军队管理条例你不知道吗?

我……我知道,我说的是如果。

我的大哥,我父亲是不会同意的,我也不会同意。

杜见锋亲够了才放开方孟韦,看着他不停的喘着气,把他搂在胸口,孟韦,我一辈子都不会放手的。

老杜,你,方孟韦说不下去了,他感觉有个东西在顶着他的胸口,那个尺寸让他暗自咽了一下口水。

你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方孟韦站了起来问他。

没什么事儿啊,就是想亲你了。他坐在了他的办公桌上看着他。

你,真的没事儿吗?方孟韦的手指顺着他的衣服往下滑,被他一把捉住。

调皮。杜见锋把他的手指放到了嘴巴里面轻轻的舔着。酥麻的感觉顺着手指传遍了方孟韦的全身。

别玩火,昂?感觉到另外一只手在他身上轻轻的滑动着,他的脚一勾就把那两条长腿锁住了,把人整个锁到了他的跟前,挑着眉毛看着眼前这个他做梦都想吃掉的小孩儿。

玩火的可不是我。手向下滑去,耳朵被唇贴上了。

怎么,敢点火,敢不敢灭火。手一伸搂住了腰,好细的腰身,用一句话形容叫不盈一握,他暗自咽了一口吐沫。

你已经死过一次了。手指滑过他的下巴,划过脖子,按倒了锁骨的中间。唇依旧贴着耳朵。

是吗?要试试吗?伸手捏住下巴,两个人面对着面。

想在哪里试?手在下面滑动着,胯轻轻的扭着。

现在,这里,敢吗?唇贴着唇。

我饿了。门被推开了。

啊,你们继续继续。我们出去吃饭。门又被关上了。

方孟韦的脸腾的一下红了,杜见锋抱住他笑了,笑得很是开心。

丢死人了,都是你。方孟韦没有推开他。

来,我看看,害羞了呀,刚才撩我的勇气哪里去了?嗯?杜见锋挑眉看着小鸵鸟。

方孟韦用手指捅他,却发现这个家伙浑身都是肌肉,被杜见锋捉住两只手各亲了一下。

走,吃饭去。杜见锋看着他。

不去,小鸵鸟靠着他。

不饿吗?我买的可不光是吃的。杜见锋搂着他。

还有什么?方孟韦从他的怀里挣了出来。拿过塑料袋,才发现里还有一条裤子,西装裤。

为什么给我买裤子?方孟韦不是很理解。

我喜欢看你穿裤子的样子。杜见锋摸摸鼻子。

我可以试试吗?方孟韦眨了一下大眼睛。

可以,杜见锋的鼻血开始蠢蠢欲动。

你不许看。方孟韦找了一条手绢把杜见锋的眼睛蒙住。

好好好,我不看,不看。杜见锋把手放到手绢上面。眼睛被捂住了,但是其他的感官放大了。他竖着耳朵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一会安静了。

换好了吗?杜见锋听不到动静了。伸手摘下手绢,呼吸顿时止住,那条裤子将他下身的曲线勾勒的非常漂亮。

 


评论(3)
热度(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