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凌李】下雪了(上)

梗来自范晓萱的《雪人》

——————————————

凌远从来没有想过他会重新开始,曾经他是一所大型医院的院长,上任之初信心满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下属们一次次的不信任,朋友们一次次的不理解,他对他的职业产生了厌倦。当他得知自己的妻子背着他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天平彻底倾斜了,彻底的压垮了他。

这一次席卷半个中国的出血热,他也是受感染者,他冷漠的看着隔离病房之外的妻子,执笔签下了离婚协议,这个叫林念初的女人从此和他毫无瓜葛。

他看着妻子近乎疯狂的想冲进病房,却被外面的人拦了下来,他只是对着她冷淡的笑了一下。

等他病愈之后,等到的是妻子的质问: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你有什么不满你说出来啊?

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我是你的丈夫吗?你凭什么打掉我们的孩子。林念初,你真的爱我吗?不要在和我说爱了,你太可笑了。你根本就不爱我,否则你就不会打掉那个孩子,你爱的是你自己,是凌远夫人的名分,是院长夫人的头衔。现在请你从我的办公室出去,带着你的东西离开我的家。我不想看到你了。凌远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冷漠的看着门口一众偷听的人。

凌远,别这样。韦天舒抓住他的胳膊。

放开。凌远冰冷地说。声音都带着冰碴子:从今天开始,你们是死是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凌远,你非要这样吗?

我怎样了,你不是一直不想写报告吗?好啊,我成全你。凌远拿出他的报告一撕两半之后转身离开,去了卫生局递交辞呈,也不管主管的局长是个什么样的脸色,他知道自己解脱了。

回到了家里,把妻子的东西打包扔在了门外指着门让她滚,开始打包整理自己的东西,东西全部打包之后放在了一个属于他的仓库里。用最快的速度卖掉了房子,坐着飞机离开了温暖的江南,出现在了寒冷的北国,把所有的过往全部扔在了千里之外。关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QQ也好,微博也罢,全部被他一一注销,注销手机卡,更换了联系方式。

他的离开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的善后处理迟缓的进行着,得知他辞职之后,杏林分院被撤资,所有的设备被无限期的滞后捐赠,副院长找到了老院长,希望他能找凌远回来主持大局。只不过电话打过去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最后压根就是空号。老院长只能苦笑一下,不在管医院的事儿了。

此时的凌远正在酒店里休息,他第一次不用半夜被叫起来而睡到自然醒,不用因为做手术耽误吃饭而按时吃饭。

吃完饭他开始盘算自己要做些什么的时候H医科大学的邀请函被送到了他的手上,他看着这封邀请函,冷笑了一声,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打开了门准备出去好好逛逛这座传说中的冰雪之城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错了,门口站着两个怎么看都像是教务处的人。

您好,凌远先生吗?

是的,我是,你们是?

您好,打扰了,我们是H医科大学的,这位是我们主管教育的校长。

请进,不知二位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凌远坐在了会客的沙发上,泡了壶茶。

两个人害怕他不相信,递了名片,凌远蹙眉,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一下两个人的信息,才确认自己没有被骗。

我已经辞职了,没有在当医生的打算。凌远看着来人。

啊,不好意思,其实我们之前给您发过E-mail,您说没有时间,我们想请你担任我们的客座教授,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可以担任教授。校长十分客气的看着眼前这个人才。

我想知道您是是怎么知道我现在的地址的?凌远依旧蹙着眉。

说了您可能不相信,我们也不知道您就在这家酒店,只不过。说着校长递过一个信封。今天早上它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凌远接过信封打开一看是一张电脑打印出来的纸张,上面有着他现在住的酒店的名称和房间号,包括他的联系方式。凌远十分的不悦,他知道自己的隐私被侵犯了。

我们没有调查您,就冒昧的前来询问了一下,酒店的前台告知我们,您确实是在这里住着,所以我们就来打扰了。校长擦着额上的冷汗,这个男人的气场好冷,好强大。

我可以考虑两天吗?因为我现在真的不想接触和医院有关的事情。凌远软化了态度。

答应他嘛,答应他,你又没有什么损失。一个细小的声音出现在了凌远的耳朵边。

那好,请您慎重考虑,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校长告辞了。

等人一走,凌远就锁上了门,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喝到:出来,不要在我身边搞小名堂。

我都说了不让你插嘴,你看看吧,被他发现了。两个三寸大的带着翅膀的小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凌远觉得自己的理智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于是很光荣的晕倒了。

我都说了不要说话,你偏不听,你看看吓着人了吧,自己弄吧,我不管你了。一个小人瞬间消失了。

卷头发的小人凝聚起来一个小小的雪球扔在了凌远的脸上,成功的把他冻醒了。

嗨,你好,我叫李熏然。啊,别晕了,你怎么又晕了呀。

他会说话,还有翅膀,还会飞,呵呵。凌远再次晕倒了。

你要是在晕倒我就下雪吧你埋了。李熏然凝了个大雪球把凌远砸醒了。

呵呵,我是谁?我在哪里?凌远看着小家伙一脸懵逼。

呼,气死我了,你是第一个听到我说话的人类竟然给我晕倒了两次,真是的。李熏然插着腰。

凌远捉住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甚至差点把他的衣服扒下来。

你,你,你,你要干嘛?李熏然奋力挣脱了凌远的手,急急忙忙的飞离他比较远的距离看着他。

没有放电池的地方,做的和真的一样?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了吗?凌远摸着下巴瞅着他,大有把他解剖的意思。

不和你说了,我走了。你太坏了。说完李熏然消失了。

凌远目瞪口呆的看着小不点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他的眼前,他呵呵了一声很想晕倒,但是凭空出现了一个大雪球,吓的他打了个冷战。赶紧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漫步在大街上,看着周围的人来来往往,他觉得很惬意,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很安逸的坐在咖啡厅里,静静的品尝一杯咖啡。断掉了和所有人的联系,他才知道原来世界可以这么安静,安静到他都不想挪动一下地方。

他的手机号码此时还没有换,只不过手机被扔在了酒店的房间里面,去了营业厅办理了停机业务重新办了电话卡。

晚上回到酒店之后换掉了电话卡,就看到空中悬停着那个叫李熏然的小家伙。

你要干嘛?凌远扶额。

我不干嘛,我就是来问问你,你现在打算要干点啥。

你到底是什么啊?没有电池还会飞,还会说话。凌远又伸手抓住他了。

我是精灵,冰雪精灵,不要抓我啦?李熏然拼命的挣扎,极力摆脱他的纠缠。

哦,原来真的有精灵啊,来,小精灵,我们聊十块钱的。凌远乐的哈哈大笑。

你不相信,你竟然不相信我。小小的李熏然叉着腰看着他。那个模样简直不要太可爱了。

还是被凌远抓住一顿揉头发,李熏然一脸的生无可恋看着那个玩他玩的很开心的大男人心理在琢磨现在的男人都这么幼稚吗?

玩儿够了,凌远把他放到头顶上面顶着他去了浴室准备洗澡。

啊,凌远你这个老流氓,你要干嘛?放开我啊,不要扒我的衣服啊。李熏然叫唤着。

哇,你居然有小内裤啊。还有丁丁。伸手摸了一下,看到小家伙浑身泛红。

哇,你起反应了。说完捂着嘴巴笑了起来,然后被雪糊了一脸。

用手把脸上的雪清掉之后,就看到李熏然扭着小脑袋在生气,伸手捅捅他的小身子:生气啦?好了,我相信你是个小精灵。现在,我们洗澡吧。

凌远清洗干净浴缸之后泡了进去,把李熏然放在看胸口和他一起泡在浴缸里。

唔,好舒服啊。两个人同时说。

我好久没有这么防松了。凌远看着胸口趴着的小人说到,只是小人儿已经睡着了。

还真是的,竟然睡着了,信不信我把你丢到水里淹死啊。凌远拎着小家伙出了浴缸,用浴巾包起来送到了床头柜上,自己才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就被一个大雪球糊到了脸上,你又抽什么风啊。凌远不乐意了。

这个毛巾又不知道是不是干净的,你就用它把我裹了起来,你到底是不是医生啊?李熏然光着小小的身子瞪着凌远。

我是不是应该用消毒液消一下毒在拿来裹你啊,我现在辞职了,不是医生。凌远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了他的身上。

呀呀呀,气死我了。李熏然张牙舞爪的飞了出来。

再扔我雪球,我就把你丢到水里。凌远伸手顶住他的小脑袋。

唔,李熏然小小的脸上一脸的委屈。

凌远用自己的衣服做了一张小床,让李熏然躺进去,在给他盖上自己的衣服,关灯也睡了。

不过,你为什么一定要睡在我的房间里啊?凌远不解。

那个,我就是想睡在这里啊?怎么?不行吗?李熏然有点霸道。

也不是不行,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凌远侧过头看着旁边的小不点。

我为什么可以听到你的声音啊?

我愿意让你听到啊。

总觉得怪怪的。

为什么啊?

因为我总觉得你是个玩具啊,还是智能的。凌远特别的理直气壮。然后,又被雪球糊到了脸上。

李,熏,然,我要把你丢到水里。凌远抓住毛巾把脸上的雪弄下来。就看到李熏然盘着小腿漂浮在空中极其严肃的看着他。

我那里像玩具了?我明明是个小精灵,你竟然说我像玩具。

好啦,小精灵先生,可以睡觉了吗?凌远打了个哈欠。

好,睡觉,晚安哦。不许打呼噜,否则再次是冰块哦。

睡觉啦。凌远把他按到了衣服里。


评论(8)
热度(5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