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凌李】下雪了 (中三)

下雪了(中三)

回到宿舍凌远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心里发堵,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准备晚饭的时候,他会习惯性的往自己的左肩送筷子,送到一半的时候愣了。曾经有人坐在他的肩膀上面尝味道,那个人是谁?

做好饭的时候,看到碗橱里那一盒子过家家用的迷你餐具,凌远拿起垃圾桶准备把那套迷你餐具丢掉的时候,莫名觉得有点难受,但是还是把那些东西扔进了垃圾桶。

洗碗的时候,没有人给他递洗碗布,没有人帮他把碗收到碗橱里,好像有个人曾经这么做过?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洗澡的时候,他会下意识的往左肩膀上面抓一下,但是抓到的是空气,谁曾经待在他的左肩膀上面吗?谁和他曾经在浴室里面嬉戏打闹过。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对着空气说一声晚安,但是没有人答应。他挠挠头,什么啊?为什么他觉得有人会回答他呢?

早上睡醒的时候他会下意识的用手挡一下脸,却没有任何东西砸中他的脸,他觉得自己魔怔了,但是看到自己枕头旁边那个用小毛巾被做的小床的时候他不淡定了。

他拿起那个小毛巾被,上面有印着小熊,他记得那是得知前妻怀孕之后他逛婴幼商店的时候买回来的,他准备了一整套娃娃用的东西,但是这一切都被那个叫林念初的女人毁掉了。

凌远看着那个盒子和那块小毛巾被陷入了沉思,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床头。

手机响了,上面的提示今天有他今天有两节课,中午要炖黑豆。

他看着手机很纳闷,他不记得自己做过备忘录,依稀他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他的手机上面跳来跳去,那是谁?是谁在他的手机上面跳来跳去?

他不在纠结这些既然有课,那就要去上课才对,起身洗漱,换好衣服,做好早餐要吃的时候就看到垃圾桶里的那套迷你餐具,还挺新的,扔掉怪可惜的,于是弯腰捡了出来。放到水池里,坐回到桌子跟前吃饭。

上课的时候,他偶尔会盯着黑板的一个角落愣神。谁在黑板的角落里对他做鬼脸?

但是他的学生觉得老师好像变了一个人,以前讲课的时候会和他们开开玩笑,但是现在上完课布置完课后练习就走了,似乎不愿意在教室里面多做停留。

中秋节很快到了,凌远拿着手机翻着电话号码,却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说声祝福,打给养父打吗?算了,养母会不高兴的。给妹妹打吗?他嘲笑自己,在他们眼中他只是个外人吧。在那个家里也只有凌欢把他当哥哥,凌岳只当他是父亲善心资助的一个小孩罢了,每次叫他大哥的时候,他都只是冷冷的嗯一声。

他有家吗?他问自己,或许曾经有过,但是现在他没有家,连他的生父他都厌倦不已,何来他的家,家于他而言只是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他已经没有家这个字的概念。

或许他的宿舍可以称之为家,这里也不过是他用来休息的地方。现在他也不喜欢回到宿舍,太空了,他不喜欢,于是他会在下课之后,去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喝一杯咖啡,坐着看书,然后点一份餐点。

但是他看到他宿舍门上贴着一个家字的时候不自觉的笑了,家啊,他和谁说过他想要一个家,家里有他,还有一个等着他回家的人。但是,是谁说过自己会等他回来的?

下午他带着学校分的月饼回到了他的宿舍里面,不管如何不想踏进这里,他还是会回到这个空荡荡的宿舍,他总觉得这个套房里面应该有个人等着他,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晚上他给自己做了一碗粥,凉拌了一个萝卜丝,放到餐桌上面,他会下意识的往一个碗里盛一点出来,看到碗橱里那套迷你餐具,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小衣服和小鞋子,冰箱里面那半抽屉的冰淇淋,加上这套迷你餐具,他到底遗忘了什么?

是谁,是谁,到底是谁?那个时常出现在梦里的小小的身影到底是谁?他藏在了那里?他为什么就是不出来?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好痛苦?为什么天上的月亮是圆的,而我却形只影单?

莫名其妙的,他抱着那一盒小小的餐具哭了,眼泪想止都止不住的往外流,他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卧室,打开衣柜,从最里面掏出那个放着小衣服的盒子,坐到了地上,到底是谁?为什么他就是想不起来?

今年的八月十五是和国庆节挨着的,所以学校放了十天的假。

第一天他看着堆在地上的箱子,实在是不想收拾,就把箱子堆在了一个角落,躺在地毯上面看着天花板。

翻个身啦,我给你按摩,看着我干嘛?快点啊。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一晃而逝。那到底是谁?

这里的冬天很冷哦,快点啦,去买啊,冬天的衣服,打折哦,很便宜的。凌远打开衣柜,果然衣柜里面有冬装,和谁一起去买的?不知道。

我要吃冰淇淋,你不可以吃哦,你的胃不好,为什么不去看看中医啊?中医学院那些老头还蛮厉害的呢。是谁在他的耳边不停的念叨着让他去看看自己的身体。

要按时吃饭,你要记得养我,不然我会被饿死的,你不希望自己的房客被饿死吧,我可不想当第一个被饿死的精灵。

你是我的房客吗?凌远对着空气不自觉的回答。

房子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其他人,到底是谁对他说过这些话的。

他拿出手机开始翻电话本,他想从电话本里找出来他遗忘的是什么。手机里面全都是学生和同事的祝福短信。

他登录了自己的邮箱,看到了一大堆的未读邮件,他还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有人会问问他的情况,但是全部都是在质问他为什么辞职,为什么不办理交接,杏林分院被撤资了要他负责的信件,连凌欢都是在责备他。

他冷笑着删除了全部的邮件,注销了这个邮箱,重新注册了新的邮箱和QQ号码。

他趁着假期,回了一趟海市,去办理一下未办理完的手续,包括户口的变迁等一系列的事宜,因为有学校开的证明,所以办理的很快。出门的时候和凌岳擦肩而过。

凌远?等一下。凌岳诧异的看着那个背影,几步追过去拉住了凌远的胳膊。

凌远回头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位先生,有事儿吗?

小远,我们谈谈。凌岳抓着他不放手。

先生,你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凌远甩开他的手。

小远,站住,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哥哥,但是爸爸因为你的事情旧病复发住院了,你就不去看看他吗?凌岳搬出了父亲,希望留住凌远。

我说过了,你认错人了。

凌远,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你还是我弟弟吗?

这位先生,你搞清楚,我是个孤儿,没有兄弟姐妹,我的父亲母亲很早就过世了。凌远冷冷的说着,从小到大凌岳从来没有把他当成过弟弟,只是当成家里的一个房客,一个被父亲资助的小孩。

凌远,你可以不当我是你大哥,但是父亲现在就在医院,他可是把你抚养长大的。凌岳面目狰狞极了。

先生,你搞错了吧?你是不是喝多了?凌远不在搭理他,而是拦了一辆出租车,回自己住的酒店,同时打电话订了晚上的机票。

凌远没有看到,他走了之后一道光打在了凌岳的身上,他只是愣了愣看着凌远上了一辆出租车,转身走了。

回到了H市已经是半夜了,他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躺在了地毯上面,眼泪流了下来,他觉得好难过。他的手机里面保留着养父发给他的最后一条信息:小远,不管在哪里都要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不用担心家里,爸爸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因为没有照顾好你,爸爸很内疚,只要你过的幸福,爸爸就开心了。还有,爸爸放你自由,从今天开始,你不是我儿子了,凌岳不是你的哥哥,欢欢不是你的妹妹,你也不是第一医院的院长。儿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自由了,再见,不要在回来了。

保护他也好,保护自己也好,他知道父亲把他辞职之后引发的风波一力全部承担了下来,让他从此不必在自责。

他看到所有的一切平息了之后,他的养父的登报宣布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也宣布许还山不是他的生父,他的生父在他生下来一年之后过世了,还出具了死亡证明,舆论一边倒的谴责许还山,说他卑鄙。而许还山却拿不出来他们是父子的证明。从那一刻,他知道自己自由了,也知道自己欠了养父很多。

他躺在地上闭着眼睛,梦里那个小小的身影始终在他的眼前飘来飘去的。

第二天吃完饭,他开始了寻梦之旅,他利用假期走遍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却想不起来是谁陪着他来过这些地方,看着手机里的那些照片,照片里面那个笑的开怀的小小身影,泪眼模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想到你我就会觉得心好痛。

等到假期结束了之后,他去了中医学院,找老大夫看自己的身体,老大夫斟酌了很久之后才下了药方叮嘱他按时吃药。

他苦笑着看着手里那一大包的草药,真的好苦啊。

——————————————————

中二

活在凌远记忆力的小不点

======================

我是一个懒人,你们都应该知道的,长篇的一、二之类的我实在是懒得打了,可以在对应的TAG下面找,我已经修改完了。

一个懒人的目录,各位凑合着看吧,不全,有几个单篇的没有整理进去。

懒人的目录

评论(7)
热度(3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