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五十八话    不管开始还是结束,我都不会放弃。

我应该带上那个戒指的,现在没有机会了。方孟韦靠在他的怀里。

可以带,我们现在带戒指。

我的那枚在办公室。

我们去拿。杜见锋放开他。

方孟韦坐好之后眼睛是红的,泪水就要掉下来了;而杜见锋转过头看向窗外,用牙齿咬住自己的手指,拼命止住自己的眼泪。

我在这里等你,你上去拿吧,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杜见锋开着车带方孟韦回到了警局,坐在车里看着他。

好。方孟韦答应了,打开门进了办公楼。杜见锋下了车靠在车跟前点了根烟,看着方孟韦办公室的方向。想了想开着车出去买了一些东西回来,等了很久他才下来。

坐上车,杜见锋并没有带他回家而是去了一家宾馆,方孟韦什么都没有问他,而是和他并肩走进了电梯,看着楼层上升。

到了房间,杜见锋就推他去洗澡而且叮嘱要洗的时间长一点。方孟韦点点头就从里面锁上了门,打开了花洒,眼泪混合着热水留下了。

过了好久听到了敲门的声音,方孟韦才惊觉洗了很久,伸手把门打开了,就看到杜见锋脱掉了衣服进来了。

两个人第一次坦诚相见,站在花洒下,杜见锋吻住了他的唇,水混合着眼泪流进了嘴里。方孟韦想转过身,被杜见锋搂住。

不要吗?他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哭了很久。

要,但是不是在这里。杜见锋低头堵住了他的嘴。

两个人洗干净之后,杜见锋给他擦干了头发之后用手帕蒙住了他的眼睛,拉着他走出来,让他坐在椅子上。

过了好一会才给他解下手帕,方孟韦惊呆了,房间里面被蜡烛摆成了心的形状,桃心里面摆着一束玫瑰花,旁边摆着两个盒子,床单上面全是玫瑰花瓣。

只能这样了,你就凑合一下。杜见锋看着他,伸手拉他走进了那个桃心里面。

可是?为什么?方孟韦看着他。

本来我想的不是这样的,可是没有办法。杜见锋弯腰拿起两个盒子递了一个在他的手里,拿出戒指戴在他的手指上。

有点大。方孟韦吸吸鼻子。

是有点大。杜见锋看着他给自己套上戒指。

不说点什么吗?方孟韦的眼泪又下来了。

你想听什么?杜见锋笑了一下,把眼泪逼回到自己的眼睛里。

难道不应该是不关生病还是健康都要不离不弃吗?

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杜见锋伸手擦掉了他的眼泪,他说一句,孟韦跟着说一句。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

别说了。孟韦捂住了他的嘴看着他的眼睛,泪水一直在打转。

杜见锋猛地吻住了他的唇,不停的撕咬着彼此的唇,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虽然情动却做不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们?杜见锋压在他的身上,头在他的颈侧。他只是搂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终于杜见锋将自己嵌进了他身体,俯下身吻去他的泪水,看着彼此,哪怕是到达了高潮射了出来,他都一直在看着他,像是进行某种仪式,像是在进行祭祀,两个人放纵着彼此的。直到筋疲力尽才拥着彼此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早上方孟韦醒来的时候,地上和床上已经被杜见锋收拾干净了。看到他正好要叫他起床吃饭。吃完饭,杜见锋搂着他坐在床边,玩着他的手指。

我们真的分手了对吗?

对。

以后都不见面了吗?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不要这样好不好。杜见锋的声音在颤抖。

我们,该走了。方孟韦扭头看着他。

好,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去。杜见锋答应了。

一路沉默,两个人来到了路口,方孟韦松开安全带打开门就下车了:我走了,保重。

杜见锋目送他走进了院子里,他把车停在了一旁,坐在车里看着两个院落:巷子里面,左面是方家,右面是杜家,他记得方孟韦出生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小女孩,他还和父亲说过长大要娶弟弟当老婆,因为弟弟像妹妹。父母笑的要岔气了。

爸,我回来了。方孟韦站在院子门口看到自己的父亲。

都结束了?方步亭看着他,知道他此时不好受。

是,都结束了。

知道了,去休息吧。

爸,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

是的,按照规定是这样的。这是方步亭最无奈的地方,一个、两个都是这样,方家还真的是出情种。他暗自叹息,在想怎么可以成全小儿子。

去休息吧,你大哥已经被我轰走了,今天家里只有你一个人记得按时吃饭。方步亭交代到。

是,爸,我知道了,我去休息了。方孟韦上楼回到房间里,摘下了手上的戒指放进了盒子里面,收在了床头的抽屉里面。他希望自己的父亲没有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但是根本瞒不过一个老侦查员的眼睛。

方步亭已经看到他手上的戒指,和隐藏在领子下面的吻痕。他的车到了路口他就看到了杜见锋的车停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

 


评论(1)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