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五十九话    校庆舞会突发事件

方兰兰突如其来的重感冒让程晓云一直怀疑是上次的肺炎没有好利索造成的,但是中间一直没有任何的问题就直说嘱咐她按时吃药。

等到校庆这天,因为紧张中午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只是喝了几杯酸奶,同学担心的看着她问她不吃点吗?方兰兰摇摇头,抱着水杯子裹着羽绒服坐在那里蔫蔫的不想动。

当几个人在学校门口汇合的时候,杜见锋的眼睛挪不开了,他看起来好像有瘦了,他是在和小孙讨论案情吗?他知道东郊出了个焚尸案,现在案子毫无头绪,找不到任何线索。他们是安排完了下面人的工作之后才赶过来的。

方孟韦和孙朝忠都穿着便装,因为今天是小妹的校庆,穿着警服过来会造成一定的恐慌。

方孟韦看到杜见锋的时候,眼睛迅速的湿了,方步亭咳嗽了一声带着他们进了学校的大礼堂。

因为提前和校长打了招呼,所以校长只是派了学生按照邀请函上面的区域安排了他们的座位。方步亭的左手是程晓云和方孟敖夫妇,右手是杜见锋、方孟韦和孙朝忠。

没事儿的,别担心,兰兰可以撑住的。程晓云担心的捏着自己的手,方步亭伸手拉过她的手安慰她。

我就怕,这个孩子要强的很,哎。程晓云担心不已的回握住丈夫的手,汲取力量。

兰兰,要不中间的劲舞就别上了,少一个人不打紧的,你看你现在的状况连妆都不好上了。同学给她画妆都觉得吃力,只能给她先补水在上妆。

方兰兰喝了好几口热水,嘶哑着嗓子说没事儿,同学赶紧捂住她的嘴巴,行了,别说话了,你听听你的嗓子都成什么了?

你今天没怎么吃饭,先吃点巧克力吧。舞伴给她化了些秋梨膏,看着她喝掉,又递给她一块巧克力。

很快,校庆就开始了,主持人来到后台看着他们说,准备好了没有。大家点点头。

不行就不要上了,最后一个舞蹈在上也可以。老师过来看着她,她摇摇头表示没有事情。老师没有办法了,嘱咐她的舞伴照顾好她。

没事儿的,你要相信兰兰。孙朝忠在底下坐立不安的,方孟韦按着他。

我怎么相信她啊,她是重感冒,现在还没有好利索呢。

那怎么办?总不能把她扛回家吧,她准备了很久的。

很快两个主持人就站到了场上,宣布校庆正式开始,各个社团和班级都有节目,开场是舞蹈社的华尔兹,方兰兰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来。

换好舞裙,觉得有点头重脚轻,闭上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方兰兰站在了最后一个。听着音乐踏着节拍,旋转着出现在了家人的跟前,几个旋转转的她头晕,本能的随着音乐的节拍跳着舞步,还好舞伴知道她的状态,不时的提醒她,并没有跳错。

开场的华尔兹一结束,她就被同伴拥簇着回到了后面的休息室,同伴问她中场的舞还跳吗,她摇摇头,她知道自己没有剩下多少体力了,中场的舞要是跳了,最后的那个舞蹈她就没有劲了。

还好中场的舞蹈是她和另一个女孩同时排练的,她不在刚好那个女孩儿刚好顶替她出场。只不过她替代不了方兰兰的节奏掌控,中场的劲舞是方兰兰掌控节奏的,她只能站在场边拿着一个鼓槌敲出节奏,在劲爆的音乐中这个节奏并不突兀。旁边的同伴不时送上热水,让她喝掉发汗只是效果一直不明显。

等到主持人开始报幕双人绸缎舞的时候,方兰兰已经开始出现了眩晕的状况,她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发烧了,这场病来得的很突然,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她穿着体操服,换好鞋子,来到了场地的中央,中央已经安装好了两条绸带,她站在绸带的中央,身上系上了安全绳,她知道以她现在的状态,不可能完全抓紧绸带,而这首曲子有一部分要求她完全是在绸带来上面完成。

她的舞伴拽了拽安全绳,对着场边点点头,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绸带里面,这个时候歌曲的前奏响了起来,孙朝忠一愣,这个月他经常听到方兰兰哼这首歌,他的目光追寻在女孩的身影,看着她被拉到了绸带的中央。

 “穿越红尘的悲欢惆怅,和你贴心的流浪,刺透遍野的青山和荒凉,有你的梦伴着花香飞翔……”张靓颖的歌声响了起来。

她的人影在绸带中飞舞着,她抓住绸带绕着飞了下来,被她的舞伴接住,她的状态极差几次差点栽倒,孙朝忠看的心惊胆颤的,被方孟韦牢牢的按住:冷静,现在你不能下去。

可是……

没有可是,现在能做的只有相信兰兰和她的舞伴。

方孟敖紧紧的抓住何孝钰的手,双眼通红的看着在场中央飞舞的小妹,何孝钰诧异于方孟敖此刻的手如此的冰凉,她看着在场中飞舞的小妹,她看的出来动作不是很流畅,看到她头冲下向下滑,她捂住了嘴巴:兰兰的状态现在不适合做这个动作。

我真的,可是,现在只能等演出结束。

不行,我要去打120,兰兰要马上送医院,不能耽误下去,在耽误下去她的病情会加重的。

孝钰,我们现在不能动。她被方孟敖按住了。

何孝钰掏出手机给同事发短信,请她派一辆救护车到大学门口,等着接人。

杜见锋知道方孟韦此时有多么的不安,伸手拉住他的手,他一愣回头看着他,想抽却抽不出来,因为他的手在抖,手心冰凉,杜见锋只是握住用自己的手去温暖他的手,给他力量支持他看完这场演出。

方兰兰此刻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她头晕眼花的被带着跳接下来的舞步,她握住自己的手,指甲刺破了皮肤带来的疼痛,让她保持了片刻的清醒。

等她被从安全绳上面接下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了,同伴半抬半抱着她送到了后面的休息室,等到主持人宣布散场的时候,孙朝忠直接起身跑到了他一直注意的那个出口。冲进了后台的休息室,抓住一个学生问,同学,方兰兰在哪里?

那间房间,她的状态现在很差。学生指着那扇半掩着的门。

知道了,谢谢你。孙朝忠道谢。

方孟韦和杜见锋紧跟着他,却被人群冲散了,方孟韦只好抓住学生问路,然后对着何孝钰挥挥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那扇门。

别慌,救护车已经到学校门口了。我刚打电话了,他们马上就到,千万别慌。何孝钰进去就看到孙朝忠抱着方兰兰有些不知所措,过去拉住他。

救护车响着警笛出现在了礼堂的门口,孙朝忠抱着方兰兰出去。

跟着车,我跟着过去。军区附院。何孝钰把孙朝忠推下去。

孙朝忠还想上车,车已经动了,何孝钰和护士迅速的关上了门,她握住兰兰的手,护士在给方兰兰做物理降温。

孙朝忠站在门口半天没有动弹,等他回神之后,他已经被方孟韦硬拽拽上了杜见锋的车,方孟敖开着方步亭的车跟在后面,此时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个问题,为什么方孟韦又上了杜见锋的车?

——————————————————————

这个故事很大一部分灵感来自于这场舞蹈,这个舞蹈是去年八月份我去看了一场马戏表演,最后就是这首歌的双人舞,长达七分半钟的表演。

 


评论(1)
热度(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