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六十三话    救我,救救我

方孟敖一大清早就气势汹汹的坐在杜见锋营房的门口,周围的士兵看到他的表情都绕道而行,生怕惹到这个杀神。

杜见锋送方孟韦回到病房之后就接到了毛利民的电话。

老大,你快回来吧,方大队长堵在你的办公室门口,我们都要绕道。他好可怕。毛利民快要哭了。

Woc,毛利民,他比老子还可怕吗?杜见锋十分的不满。

目前看来是这样,他叫我告诉你让你快点回来。毛利民哭丧着脸挂了电话。

哎,天天打架他不烦啊。杜见锋看着电话苦笑不已。

吃的东西,吃完在回去。方孟韦看着他。

好,天塌下来吃饱在说。杜见锋坐在椅子上面开始往肚子里填东西。

晚上我在过来,你想吃什么?孙朝忠看着方兰兰。

想吃糖醋肉。方兰兰写,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可是,你为什么这么能睡啊?孙朝忠看着她问。

不知道,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好像梦中我在解什么东西。方兰兰写完打了个哈欠。杜见锋左瞅瞅,右瞅瞅,狐疑的看着他俩。

别看了,快吃。方孟韦往他嘴里塞了个包子。

杜见锋回到营地就看到方孟敖靠在他的车在抽烟,眼睛都不抬一下。

你昨晚去哪里了?方孟敖吐了个眼圈。

昨晚我在营地。杜见锋也靠在了自己的车上。

是吗?

你不是打过电话了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了电话转移吗?方孟敖斜着眼睛看着他。

胡说八道,老子昨天晚上就在屋子里。

是吗?你忘了转移你的宿舍电话了,我是先给你的宿舍打的电话。方孟敖把烟掐灭。

我昨天在办公室睡了一晚上。杜见锋抱着胳膊看着他。

编,接着编。慢慢编,我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来。方孟敖脚在地上踢着。

方孟敖你爱信不信。滚回你的营部去,别在老子这里耀武扬威。杜见锋火了。

这就急了,你昨晚根本就不在你的办公室里。你在医院和孟韦在一起。方孟敖瞪着他。

对,我是和他在一起,你能怎么样?不要想把我们拆开。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你为什么不为你自己考虑一下,你以为我父亲母亲会同意,你以为我为什么想要你娶兰兰。你是不是疯了。

孟敖,你难道不知道我的感受吗?当年的事情就是因为你顾虑太多。

够了,不要和我提当年的事情,当年的事情今天在重演,而且我知道孟韦的性子,如果你们现在不分开,将来保不齐他会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我现在很清醒!你走吧,我今天不想和你打架。

你以为我乐意天天和你打架?如果不是因为你一直和孟韦在一起,我才不会和你打架。

够了,不要总是拿我和孟韦的事情当借口,你是不满当年崔教官和你不告而别,所以你现在跑来拆散我们,拆开我们你就高兴了,你就满意了对吗?啊,我是一个伟大的哥哥……还没有说完,肚子上面就挨了一下。

你为什么一定要曲解我的意思,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为什么每次都要逼我动手。方孟敖揪着他的衣服领子。

是不是你心里清楚,不用拿我当借口。杜见锋一把挣脱他。

和你简直说不清楚?

那就不要和我说啊,我是不会分手的。

你要干什么?昨晚你们做了什么?你是不是和他……方孟敖看到了隐藏在杜见锋衣服下面的痕迹。

你,你们真的,真的发生了。你疯了是不是?方孟敖一个没有忍住又掏了他一拳。被杜见锋硬生生的抓住了,两个人又打了起来。

方孟韦已经带着孙朝忠回到了警局,孙朝忠眯了一下眼睛。

你们昨晚是不是?孙朝忠一把拉住他的胳膊。

回去告诉你。方孟韦拽着他快步走回到办公室关上门说悄悄话。

两个人头对头的说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此时方孟韦和孙朝忠的脸都通红。方兰兰再度陷入沉睡,梦里依旧在解方孟韦手边的红绳。

下午下班,方孟韦就被大哥拦截了,硬是被带回了家里,杜见锋跟着方孟敖就到了警局,看到方孟韦被方孟敖拽上了自己的车,知道方孟敖真的生气了。

回到家里,方孟敖就把他灌倒在沙发上面怒气冲天的瞪着他。

你是不是疯了?你想干什么,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为什么你一定要反对我们,为什么?

为什么?还要我告诉你为什么吗?昂?你是不是没有脑子啊,你爱上谁不好你爱上了杜大哥,小祖宗,算哥求你了,你们分手吧,好不好。

如果不是他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的。你为什么一直反对,反对兰兰,反对我,现在兰兰找到了意中人,我也找到了意中人,你为什么不祝福我而是要反对我?方孟韦瞪着他哥哥

父母都不会答应的,你要我怎么答应。啊?你给我一个可以答应的理由,但凡有那么一点可以答应的理由我都不会反对 。要不哥给你找个女朋友啊。方孟敖开始哄弟弟。

我不喜欢女人,否则你以为孝钰我会放手吗?我就是喜欢杜大哥,大哥你准备要拆散我们吗?方孟韦看着他。

为什么一定要是杜大哥,为什么一定要是他,不可以,不可以。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我为什么要你同意,只要父母同意就可以了,我为什么一定要你同意。

孟韦,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他们家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你想成为罪人吗?算哥求你了,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啊~!方孟韦嚎了出来,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方孟敖手忙脚乱的给他擦眼泪。

你走开,你走开,不要碰我,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残酷的事实再一次被揭开,方孟韦有点承受不了了,拿过一个抱枕对着方孟敖劈头盖脸的就打了过去。

何孝钰带着儿子回来就看到了小叔子正在打丈夫,儿子拍着手乐呵呵的看热闹。

你们在闹什么?多大的人了,还闹。何孝钰出言阻止。

老婆,你先带儿子上去,要不就先回你爸哪里。方孟敖开始赶人。

你们在干什么?威严的声音从天而降,方孟韦更加绝望了,父亲和母亲回来了。

饭桌上面,方步亭一声不吭的看着小儿子,方孟韦笑了笑起身:我吃不下,我先回去了。

孟韦,多少吃点。程晓云担心不已。

妈,我真的吃不下。

好了,上去吧,想吃的时候在吃,去吧。方步亭发话了。方孟韦上楼的脚步有千金重。

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许在提,我自会处理。方步亭看着方孟敖。

 


评论(2)
热度(1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