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六十五话    你为何而来?我为你而来。

声明:我笔下的崔中石离原著甚远,不要拿原著来比哦。

在方步亭模棱两可的态度下方孟韦被从医院接回了家里,因为方兰兰放寒假,所以家里有个人陪着他说话。

杜见锋会从营部过来给他带点吃的,说不上几句话就被随后而来的方孟敖揪出去打架。

方孟敖一直纠结一个问题:为什么是孟韦,为什么是我弟弟?但凡你看上别人我都会帮你出谋划策,为什么这个人是我弟弟。

杜见锋纠结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反对,你凭什么反对,我家就剩我一个人了,我乐意,你为什么要反对。

其实问题纠结的一个点就是杜见锋他家就剩他一个人了,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平衡点。

杜见锋用子弹壳给方孟韦粘了一个坦克,从窗户上翻进他的房间。看着方孟韦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他,看的心痒痒的不行,只能亲一下赶紧跳出去开车跑路,最近方孟敖和狼狗似的,多待一分钟就被揪着打一架。

在家养了几天,方孟韦获准去上班,方兰兰则是没是就往警局跑,要不就去找何孝钰,两个人嘀嘀咕咕的。

一月底,机械化师迎来了一个新政委主持工作,老政委痛哭流涕的交接了工作宣布退休了。

政委,您现在方大队的屋子里面休息一会,您那屋我还没有打扫出来。小勤务兵按照军长大人的吩咐把人送到了方孟敖的宿舍里面。

他站在屋子里面道谢之后锁上了门,手指尖划过他的书桌,他的台灯,他的书柜,书柜的最下层放着几本不属于方孟敖看的书。

来到洗手间,他看到了那一套他喜欢的牌子旗下的洗浴用品,柠檬的味道沐浴露和润肤露,洋甘菊味道的护肤品。

看到桌子上面摆着一套茶具,烧水泡了一壶茶,茶香四溢,他的思绪却飘远了,十几年前,他青春年少,他风华正茂,或许他们本不该有交集,但是他俩还是有了交集,爱的深沉,爱的浓烈,他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他知道他喜欢看什么书。

回到自己营区宿舍的方孟敖打开房门之后看到了一个绝对想不到的人坐在沙发跟前看书。听到门响回头看向了门口的方向,看到是他露出了一个温婉的笑容。

方孟敖浑身一抖,打了个激灵,准备退出去的时候,那个人说话了:孟敖,我不打算躲你了,你打算躲我吗?

你休息吧,我回家去睡。方孟敖关上门之后面对着门。

孟敖,别这样,我来找你,和往事无关。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温和。

方孟敖没有回头,而是抬起头咽下了泪水,他与他之间从来都不能两全,他想过放弃,但是放弃谈何容易。

我不过去,我就在这里坐着,你转过来让我看看你好不好?他淡淡的笑了。

我们已经结束了,还是不见得好。方孟敖稳稳自己的情绪。

我们从来没有开始过,既然没有开始,谈何结束。他笑了,笑得风轻云淡。是啊,他从来没有说过爱他,他也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这句话仿佛是两个人之间的禁忌。

方孟敖的内心在挣扎,他知道一旦打开门,他就解脱了,彻底的解脱了,但是他打不开那扇门,他的头抵着那扇门,手一直在门把上面放着,就是按不下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在挣扎。

那个人如何不是在挣扎,他本不想来这里,本不愿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他还是来了,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遵从了内心的渴望,遵从了身体的渴望,最终还是坐在了这里。

他起身走到了他的背后,手抚上了他的身体,隔着衣服能感觉到他在颤抖,或许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你不该来这里,你要什么传个话,我自然会派人给你送去。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说话的声音在抖。

孟敖,转过来让我看看你。

当初不告而别的是你,将我拒之门外的是你,不愿意见我的还是你,对我视而不见的也是你。既然你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孟敖,我只是回来看看你而已。他苦笑不已,这算是后遗症吗?

这样你就可以见到我了,看吧。方孟敖转身走到洗手间,站在镜子跟前,说完他闭上了眼睛。

他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看着他轻颤的睫毛,伸手覆上他的面庞,描画着他如画的眉眼,就像那个时候,一点点的亲着他的脸一样。

别,别这样。方孟敖闭着眼睛克制着自己想抱他的欲望。

他停下了手,手划过他的唇,侧过身,走出了洗手间,来到书架跟前,打开了书柜的门,拿了几本书,走到洗手间门口:既然你不想见我,那我走了,你休息吧。

方孟敖以为他一旦离开,他俩在见面的机会几乎是零,但是这一次他判断失误了。

别走。他捶了一下洗脸台,转身拉住他。

孟敖,放手。他站住了看着他轻轻的说。

孟敖,我们都有家,我们都有孩子,能看到你,我就足够了,我不想你背负骂名,你是大队长,我是教官。就这样,放手吧。他抓的很紧,他笑了,看着他的男孩儿笑了

孟敖,就算是这个晚上,明天我还是一样要走。方孟敖一步跨到他的跟前将他搂入怀里,他伸手推开了他。

至少今晚别走。方孟敖妥协了

此时,他知道他赢了,但是他也输了,或许他们从来没有赢过。

仅仅是一个唇与唇的碰触,就让两个人读出了对方对自己的渴望,方孟敖拿走了他手上的书,要脱衣服的时候,他伸手拦住了他。

孟敖,够了,我真的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方孟敖愣住了

我下午就过来了,我一直在等你,勤务兵告诉我,你不一定会回来,我打算等你到十点,你要是真的不回来,我就走了。他弯腰捡起了被扔在地上的书,转身走到桌子跟前

一句话就像一盆凉水一样,将他浇了个透心凉,浇灭了他的火焰,站在那里,方孟敖想了一下:我送你。

好,我下去等你。他说完打开了门走了出去。来到了楼下,在停的很整齐的车里找到了他的车,一辆性能很不错的SUV,看着车牌笑了一下:FA097。九月七号,方孟敖的生日。

方孟敖换了一身衣服拎着自己的电脑和他的包来到了楼下就看到他站在那里。

突然方孟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叫他了,是叫他崔教官还是叫他中石。

方大队,在不走该吹熄灯号了。此时崔中石回身看到他站在宿舍楼门口,

上车吧。方孟敖快步走了过来,打开了车门

崔中石拉开副驾驶,坐好系上安全带,方孟敖把东西放到了后座,回身看着他,他并不看他,而是用闭目养神,感觉的他的目光:不走吗?你打算看我一晚上吗?

方孟敖没有问他这么晚了准备住哪里,而是驱车来到了他的公寓。一路上崔中石都在小睡,中间停车等绿灯的时候,方孟敖把座椅轻轻的放了下去。给他盖上了自己的大衣。

停车的时候,并没有惊动他,下车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和可能要用的东西。返回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站在车头等他了,手里挂着他的大衣,看着那栋楼房。

评论(4)
热度(1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